茶顏醉色
作  者╱
李念祖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博雅文庫
出版日期╱
2016/07/01   (2版 1刷)
  

若無法看見預覽文件請按此下載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957-11-8634-4
書  號╱
RA08
頁  數╱
144
開  數╱
25K
定  價╱
300

※書籍推薦人
水彩畫家楊恩生老師 專文推薦
※推薦文
心如工畫師   能畫諸世間
── 寫在茶顏醉色之間 ──

楊恩生

  人生的緣份真的非常奇妙。我與念祖兄幾乎同時進入台師大,我修美術,他唸文學。在校時互不相識,畢業後卻在同一家影視公司工作。我走遍台灣各地,在電視節目中以一枝畫筆「畫我家鄉」;念祖兄器識宏遠,學富五車,也以一枝筆為電視節目「放眼看天下」紀錄了世界的繽紛萬象。在那段青春不留白的歲月中,我們走在王國維所說「獨上高樓,望盡天涯」的路上。
  二十多年過去了,雖然沾滿顏料的彩筆把自己從青絲畫成華髮,但王國維「衣帶漸寬終不悔」的生命堅持,仍然是我在繪畫之路上的座右銘。而一向以文筆見長的念祖兄,在得意電視媒體多年之後,卻出人意表的投出一記變化球。他捨棄時髦的電子媒體,用傳統的文筆當畫筆,把唐詩中的香茶美酒全都像變魔術一樣,變成了畫。
  面對著眼前一幅幅表現的不慍不火,樸素雅致的水彩和鉛筆畫作,我實在無法置信有誰可以是《大方廣佛華嚴經》所說能畫諸世間的工畫師,以這樣純淨的色彩畫出酒之醉色和茶之素顏。
「這是你畫的?」他笑著搖搖頭,把手指向右下角的簽名──高華。
  畫了這麼多年的畫,也教了這麼多年的畫,感觸最深的是:在現今一切都由電腦執筆的高科技時代,幾乎所有的平面美術設計都可以由電腦來完成。那麼還有多少人願意以手中真實的筆來作畫呢?又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我為了這兩個問題,專程訪問了這位念祖兄不知從那裡找出來的才女高華。
  高華她喜歡具象,不擅想像,從小塗鴉就展露了超齡的寫實能力,不論是畫輛汽車,畫隻貓,畫片樹葉,無不唯妙唯肖,栩栩如生。她作畫,沒有企圖,沒有目的,無論是出版社請她畫的插畫,還是喜歡她畫作的人請她作畫,她都全力以赴,一絲不苟的完成。她從未想過要如何在藝壇出人頭地?自己的畫作在市場上該值多少錢?是不是要勤於寫生,磨練繪畫的技巧?她從來不想,她只是以靜如止水之心,遇到要畫或想畫的就畫,畫累了就停止。
  做為一位畫家,高華對於畫材並不挑剔,而且非常愛惜。畫紙用法國ARCHES廠的機制紙Canson,因為它表面顆粒較淺,適合平塗、渲染、疊染等精細的表現。畫水彩的顏料是從學生時代就用的學生級Cotman水彩顏料。自十九歲考大學迄今,8c.c.的錫管裝顏料許多已乾透,勉力擠出一點,加水稀釋也還可以再用,而且一點也不影響她作品的精緻美感。
  當前藝術的風潮是不停地超前、創新,少有人願意以復古、寫實的手法,僅僅只是為了呈現諸如一只茶器這樣「小小物件」的單純美感,而放空自我,聚精會神,一筆一筆的畫出自己心中的感覺和印象。
高華像個中古時代為手抄本聖經繪製插畫及抄寫經文的修士,以宛如僧侶般的自制與規矩,將生命的激情與使命融入作品之中,完全沒有去考慮自己辛苦的付出,是否能換得世間的名聞利養。
  念祖兄與書中的茶器、酒器有緣,這些茶器、酒器因而得以不為軀體所限,展現顧盼之間的巧笑歡顏。高華與念祖兄也有緣,僅僅集兩人之畫筆、文筆,就在滾滾紅塵中勾勒出一方難得的清涼天地。我因畫與他們二位結緣,得以在這本精美的著作中留下片語隻字,實在深感榮幸。
  我相信《茶顏醉色》定能在攘攘人世尋獲知音。愛茶、愛酒、愛詩、愛畫的人,看到這本書,應該都會和我一樣,觸動心弦,原來王國維所說「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優劣」,果然是真實不虛的。
念祖兄說他為了追尋生命中美好的事物景象,曾經跋涉千山萬水,就像王國維說的「眾裡尋他千百度」。沒想到在進入不惑知命之年,偶一回首,卻在自己家中的瓶瓶罐罐間找到了美的靈感。他放下高薪的工作,重新享受學生時代讀書寫字的樂趣,還笑著對我說,也許有一天要請我指導他作畫。他太謙虛了,他行遍天下,博覽群書,早已胸有成竹,以心作畫了。

李念祖
一九五六年生,資深媒體人及作家。曾服務於廣播公司、電視公司多年,現致力於文藝創作。其所製作主持之廣播節目「環球音樂站」,曾獲紐約國際廣播展銅牌獎。已出版之著作有《嘉瑞延喜》、《昭華錫福》、《注春啜香》和《黃金天下》。《黃金天下》並榮獲二○○九年第一屆國家出版獎優等獎。
※繪者簡介

高華
一九七五年生,復興商工美工科平面設計組第一名畢業。曾任漢聲出版社、躍昇文化出版社美術編輯及廣告公司美術設計,現為知名珠寶工作室助理設計師。其平面美術設計作品曾榮獲時報廣告金犢獎。

楊恩生推薦序:心如工畫師 能畫諸世間
兼代自序:茶顏醉色寫陶瓷

春晝提壺飲
秋葵煮復新
方流涵玉潤
圓折動珠光
起嘗一甌茗
高風味有餘
尊中貯靈味
相得半酣時
傾碗更為壽
憂醉不能持
昨夜瓶始盡
今日花前飲

酒德頌
茶德頌
茶酒論

安藤忠雄的東京
大學建築講座
為真實世界設計
52則非知不可
的舞蹈欣賞概念
演員筆記:表演
工作者的實務手

劇本筆記:讀劇
必修的22堂課
日常生活美學:
擁抱美感生活的
5堂課




春晝提壺飲

黃庭堅〈雙井茶送子瞻〉:「想見東坡舊居士,揮毫百斛瀉明珠。」

提梁壺的形制可以上溯至商周時期的青銅酒器提梁卣和戰國及漢代的提梁盉。相傳嗜茶的蘇東坡在宜興蜀山講學時,喜愛當地的提梁壺,後世因而稱此一壺嘴兩側有支架,可以手提的茶壺為東坡提梁壺。不過宋朝時茗飲為煎茶法,茶葉置於茶碗之中,而非今日置於壺內。因此蘇東坡所喜愛的宜興提梁壺,其實應該只是當時用來燒水之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