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空間的對話:漢寶德看建築
作  者╱
漢寶德
出版社別╱
博雅
書  系╱
美學誌
出版日期╱
2011/10/05   (1版 2刷)
  

若無法看見預覽文件請按此下載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986-6098-15-4
書  號╱
RA13
頁  數╱
176
開  數╱
20K
定  價╱
300 (特價 237)



  本書作者以個人多年經驗及閱歷,將認為值得介紹給廣大讀者的建築物,用一種導覽的口氣,陳示在大家面前,讓讀者們可以多認識些建築,進而欣賞建築的美。
  既然是欣賞,要自了解開始。本書是以一般讀者為對象,首先要介紹這建築的來龍去脈。建築是一種理性為基礎的藝術,簡單的說明結構或功能是免不了的,但為了減少太過理性的感覺,作者在行文間總是以遊記的方式敘述,增加些故事性。只是對於缺乏美感素養的人,只靠說是沒有用的。所以一定要對照相片,希望引起讀者的共鳴,幫助讀者體會到美感。
  雖然建築美學要普及化,是相當不容易的,但本書嘗試向前邁出的一小步,相信有助介紹建築美感的著作能夠多被注意到。

漢寶德
1934年出生於山東省,國立成功大學建築學士,美國哈佛大學建築碩士及普林斯頓大學藝術碩士。
曾任東海大學建築系系主任、中興大學理工學院院長、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館長、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校長、中華民國博物館協會理事長、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世界宗教博物館館長。
現任世界宗教博物館榮譽館長、漢光建築事務所主持人、總統府資政、文建會顧問、教育部諮詢委員等。

曾獲全國十大傑出青年建築獎(1968)、教育部頒一等文化獎章(1994)、中華民國建築學會建築獎章(2000)、國家文藝獎第一屆建築獎(2006)、台南藝術大學榮譽博士(2007)、台灣大學榮譽博士(2008)、雜誌最佳專欄金鼎獎(2009) 、中國建築傳媒獎—傑出成就獎(2010)。

著有【建築的精神向度】、【建築、社會與文化】、【築人間—漢寶徳回憶錄】、【中國的建築與文化】、【漢寶德歐洲建築散步】、【漢寶德談美】、【收藏的雅趣】【如何培養美感】、【漢寶德的人文行腳】等作品。

萊特:西塔里生的感動
凝固的音樂:廊香聖母堂
典雅的臺灣博物館
臺南的武廟與大天后宮
精緻的火柴盒:劍橋國王學院教堂
凡.得.羅:鋼骨玻璃之美
霍爾:羅耀拉紀念教堂
顛覆現代主義美學–范求利:哥倫布小鎮上的消防站
陳其寬(或貝聿銘):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
泰姬瑪哈:世上最美的墳墓
高第:遊戲、幻象與美感
金門王宅:窄巷的天際線
巴黎群賢堂:圓頂建築與都市空間
徽式建築:宏村的自然錯落之美
雪梨歌劇院:令人難忘的國家地標
京都平等院,像振翅待飛的鳳凰!
洛韶山莊:白色的幾何雕塑

安藤忠雄的東京
大學建築講座
為真實世界設計
52則非知不可
的舞蹈欣賞概念
演員筆記:表演
工作者的實務手

劇本筆記:讀劇
必修的22堂課
日常生活美學:
擁抱美感生活的
5堂課




典雅的台灣博物館

◎漢寶德

前兩期介紹過兩位世界級大師的作品,大家不免覺得有些生疏。難道在台灣就沒有什麼好看的建築嗎?
從建築史的重要性上說,確實沒有,但找可以看或稱得上美觀的建築倒也不難。要舉例子,就從日治時期的建築中找比較容易,因為他們佔領台灣是有長治久安之大計的,就把從歐洲學來的那一套搬過來了。這些建築雖談不上獨創性,歐洲文化中典雅的風格是可以看到的。
在為數眾多的公共建築中,以國立台灣博物館最適合用為審美學習的範本。這是因為自開始,它就是一座文化類建築,擺脫了殖民帝國獨有的那種豪氣。我說這話是因為日人在台建造的西式官衙,不免用建築的語彙來表現出統治者的權威與霸道。總統府就是很好的例子。這樣的氣派,用不到圖書館或博物館等以教化為目的的建築上。

大家為何看不到台博館

台灣博物館的前身是省立博物館,日治時是總督府圖書館。在當時,這棟建築是重要的地標性建築,面向著館前路,對面是台北火車站。這是巴洛克時代都市設計的重要原則,也是十九世紀都市美化的重要手法。搭火車來到台北,自大門出來,看到遠處的博物館圓頂及柱列,長程的疲勞就消解了一半。自博物館參觀後出了大門,也可以看到熙熙攘攘的火車站大門廳。
可惜的是戰後尚可以看到的這些景象,在台北市新建設中都消失了。執行建設的工程官員不懂得都市空間美感的道理,新車站的位置與台北市的街道失掉了視覺的連結,使這座亮麗的博物館也在市民的眼中黯然無光,連一個完整的正面都看不到了。
台博館的建築屬於法國的學院派,是典型的古典主義作品,建築的精神都表現在正面上。今天要欣賞台博,非站在館前路的中間不可。由於車水馬龍,市民已無此機會,坐在車上勉強可以,但車速快,哪有此心情?何況台北市政府把館前路劃為單行道向車站方向,如果到了門前下車,距離已經太近,必須仰視,這時能舒服得看到的,只是六根大柱子的門面,上面的圓頂已在眼界邊緣了。要看圓頂與屋頂的全貌只好繞到公園裡去。
不幸的是即使繞到公園裡雖可看到圓頂,也看不到正面的全貌,因為全被樹木所遮掩。這一點,可以說明我們的政府官員完全沒有把台博館這座建築放在眼裡。

上圓下方的、美的原則

在外國,重要而具有地標性的建築都要保持相當突顯的外觀,不可以隨便遮掩。樹木之屬只能做為陪襯,不能太多,目的不過是希望它的美可以為民眾欣賞得到。可憐的台北市民,街上的建築大多醜陋,有這麼一座可以看的建築,卻埋沒在樹木與交通混亂之中。
為什麼看到各向正面那麼重要呢?因為這類古典學院派的建築,都在正面圖上下過功夫的。它沒有什麼新的創意,但美的比例卻細心斟酌,絲毫都不馬虎。設計者是當年的日本建築師或設計師,並非什麼名家,但顯然受過嚴格的學院訓練,在造型與比例上都是上得了檯面的,因此在美感上的成就,並不會輸給歐洲的同類建築。
欣賞這樣的建築要分三個步驟才能看得透澈,一是遠看,一是近看,一是細看。
遠看是看全面。古典主義的設計是左右對稱,上圓下方,造型均衡勻稱,最合乎美的原則。在這裡要說明「古典」與「古典主義」是不同的。古典是指古希臘與古羅馬的原則,是美感原則創生者,所以今天常把絕佳美人稱為「古典美人」。古典主義則是文藝復興追隨古典原則,吸收後世創發的元素,結合而為比古典更古典的美感。其中一種重要的元素在古典時代沒有的就是圓頂(dome)。 圓頂又稱穹窿,並非必要,但重要的建築都有圓頂。圓頂像天,有明顯的紀念價值。
古典建築最普遍的語彙是柱廊,最嚴肅莊重的是古希臘的多立克式,也就是雅典巴特農神廟的式樣。它的柱子曲線優雅,比例勻稱。這種式樣最常見的是正面六根柱子,上面加三角形山牆。山牆搏風內則置以雕刻,使正面造型十分富麗、典雅。台博的正面大體相同,只是上面增加了圓頂。

處處見黃金比例

學院派建築的圓頂被廣泛使用,花樣也很多。最成熟的圓頂,高聳入雲,非常動人,如倫敦聖保羅教堂或華盛頓的國會大廈的圓頂,是白色,半球體下有圓環柱廊,是手工時代工程的傑構。不肯花精神,圓頂也可以很不起眼,如倫敦特拉法格廣場上的國家畫廊,就是失敗的例子。
十九世紀以來,金屬建築材料出現,圓頂這樣非常困難的工程就大大的簡化了,因此以鋼鐵為骨架,銅版或鉛版為表面的圓頂就代替了石造的結構。在大廳的上方先築一個方形的平台,在平台上搭圓頂。銅片新建時為橙紅色,生鏽後為墨綠色,與白色對比起來,另有一種高貴的風采。這就是台博館建築所採用的組構方式。
學院派的公共建築外觀最單純的就是山字式構圖。中央為入口大門,就是前文所描述的下為略突出的柱廊,上為圓頂。然後向左右兩面展開,採用同樣的柱廊的語彙,形成韻律,到兩端收頭,亦略突出,上亦為山牆平台。因此整體看來,上下左右比例勻稱,主從分明,落落大方。台博館就是這樣一座典型的作品。
非常可惜,由於建築不受重視,這座建築自各方向都看不到全部了。我本希望當年自新公園方向可看到背面全景,原本還有水池倒影,誰知近來背面也被大樹遮蔽,只能看到圓頂了。因此我只能用建築圖來說明欣賞它的方法,也就是比例解析法。
下面是一張立面圖,可看出中央正面幾何形重疊的構成:自上而下有半圓形、矩形、三角形,圓形柱列。如果站得夠遠,都全看得到。這些幾何形用線段的比例關係組合成一個美觀的整體,它使用什麼比例呢?
首先,有幾個重要的水平線條必須掌握。自下而上,地平線,台階高度,柱頭高度,山牆尖端高度(也就是整座建築的高度),圓頂平台高度,最高點。這座建築的比例基數沒有採用黃金比,採用的是倍數比。自地面到橫樑頂的高度是橫樑到屋脊的一倍。自屋脊到圓頂頂點的高度等於地面到橫樑頂。六根柱子的通寬等於柱高的一倍。這是最穩重的比例,幾乎是不會失敗的。
中央正面部分與整體的和諧關係,可以用兩根斜線表示出來,那就是正面方形基座的對角線,是與兩翼建築的對角線相平行的。兩翼收頭的寬度怎麼決定的呢?自斜線的上端以直角畫另一斜線,落地就是建築的末端。
我不怕讀者們厭倦說明這些幾何關係,因為談欣賞必須知道緣由,才能深解。比如台博的圓柱是多里克式,柱身有凹糟線,為什麼不到底?如果知道設計者調整柱身的比例,使凹棱部分的高度與其下到地面的高度,約略呈黃金比,可能就更能體會建築細緻的美感!

邊邊角角都有典故

誠然這座建築的美感貫徹到很細緻的部分,是值得市民們細細品味的。因為今天已少有古典美的建築了。這類建築樣樣都要交代,門窗都有裝飾收邊,而且都是有典故的。
下面有限的篇幅讓我們介紹一下內部的大廳空間。這是台博最華麗的空間,絕對值得多加逗留細賞。
最上面是圓頂透進的光所照亮的圓形彩色玻璃畫,為同心圓圖案,非常醒目。下面可以看到圓頂落在方形基座上的結構關係:圓形要經過「弧三角」才變成方形。線腳的裝飾是很優雅的。目前的管理很好,有燈光把這裡照亮,可以仰頭觀賞。
方形基座的下面是兩排柱子支撐著的大廳。為了增加華麗的印象,設計者採用每邊四根柱子支撐。柱子用富裝飾性的柯林多式,柱頭是一個花籃,再加上金色的串珠,顯得十分高貴典雅。一圈柱子還不夠,在外圈再加四根方柱,採用同樣的柱式,創造了世上少見的柱廊式大廳。可惜柱子的黑色的基座太高,一般觀眾很難有仰頭欣賞的機會。

*國立台灣博物館為慶祝成立一百週年,2008年底前有一連串的慶祝活動,詳情請上
     http://www.ntm.gov.tw/tw/index.aspx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