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運動心理學
Exercise Psychology
作  者╱
Janet Buckworth、Rod K. Dishman、Patrick J. O’Connor、Phillip D.Tomporowski
譯  者╱
高三福、姜定宇、趙俊涵、陳景花、高鳳霞、陳欣進、李季湜、蔡宇哲、徐晏萱、鄧詠謙
出版社別╱
五南
出版日期╱
2022/06/17   (1版 1刷)
  

若無法看見預覽文件請按此下載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626-317-617-1
書  號╱
1B2G
頁  數╱
472
開  數╱
16K
定  價╱
820


Janet Buckworth博士
是俄亥俄州立大學哥倫布校區運動科學副教授,教授有關健身運動行為改變的高階大學部和碩士課程。她在健身運動心理學和行為改變的著作豐富。
Buckworth的專業知識備受推崇,曾被邀請在許多研討會擔任專題演講,講授健身運動心理學以及運動與憂鬱的相關主題。此外,她在運動依附的研究更曾獲得美國國家健康總署(NIH)的獎助。
Buckworth是美國行為醫學會和美國體育健康休閒及舞蹈學會的會員,同時是美國運動醫學學院的院士。她和她的丈夫Chuck Moody居住在俄亥俄州的都柏林。Buckworth喜歡帶著狗跑步、烹飪以及閱讀小說。

Rod K. Dishman博士
是運動科學和心理學教授,也是喬治亞大學雅典校區運動心理學實驗室的副主任。他曾在美國、加拿大和歐洲的政府機構擔任運動科學顧問。他的研究曾獲得美國國家健康總署、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美國心臟學會和美國奧林匹克委員會(USOC)的獎助。Dishman是美國運動醫學和國家運動科學會的院士,並且是國際奧林匹克運動科學委員會的22位創始會員之一。他也是2008年美國身體活動指引科學諮詢委員會的成員。他住在喬治亞州的雅典,喜歡騎自行車和重量訓練。

Patrick J. O’Connor博士
是喬治亞大學雅典校區的體育學教授和運動心理學實驗室的副主任。他曾擔任美國健康與公共服務部的顧問,2008年美國身體活動指南諮詢委員。他曾在80個學術會議發表研究,撰寫許多期刊論文及專書。O’Connor是美國國家體育學會和美國運動醫學會的院士。他與妻子Sarah Covert以及雙胞胎孩子Aydan和Siena住在喬治亞州的雅典。O’Connor喜歡訓練和參加各種路跑競賽。

Phillip D. Tomporowski博士
是喬治亞大學雅典校區的體育學教授兼認知與技能學習實驗室主任。他曾合著三本書,編輯兩本教科書,並撰寫了許多專書章節和期刊論文。他曾在美國和英國擔任大學計畫、國際計畫、社區服務計畫以及政府和非政府機構的顧問。Tomporowski是美國運動醫學會的院士。他居住在喬治亞州的雅典,是一位武術教練,喜歡參加鐵人三項的比賽。
※譯者簡介
高三福、姜定宇、趙俊涵、陳景花、高鳳霞、陳欣進、李季湜、蔡宇哲、徐晏萱、鄧詠謙
高三福
現職:國立清華大學運動科學系教授
   國際運動心理學會註冊心理師(ISSP-R)

姜定宇
現職:國立中正大學心理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國立中正大學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趙俊涵
現職:紐約州立賓漢頓大學博士生

陳景花
現職:陸軍專科學校通識中心助理教授

高鳯霞
現職: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健康事業管理系副教授
   臺灣工商心理學學會秘書長

陳欣進
現職:國立中正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

李季湜
現職:國立中正大學心理學系教授
   臺灣心理學會理事

蔡宇哲
現職:哇賽心理學創辦人兼總編輯
   臺灣睡眠醫學學會大眾教育委員會委員
   臺灣應用心理學會監事
   臺灣科學媒體協會監事

徐晏萱
現職:國立中正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
   國立中正大學諮商中心輔導與諮商組組長
   腦心智發展與心理復健學會理事

鄧詠謙
現職:國立中正大學心理學研究所碩士生

第一部分 簡介與基本概念
第一章 健身運動心理學的基礎
第二章 健身運動心理學的基本概念
第三章 行為神經科學
第二部分 健身運動與心理健康
第四章 壓 力
第五章 情感、心情與情緒
第六章 焦 慮
第七章 憂 鬱
第八章 健身運動與認知功能
第九章 活力與疲勞
第十章 睡 眠
第十一章 健身運動與疼痛
第十二章 自 尊
第三部分 身體活動行為的心理學
第十三章 健身運動與身體活動之關聯
第十四章 行為改變理論
第十五章 改變身體活動行為的介入措施
第十六章 自覺強度(Perceived Exertion)
詞彙表

圖解變態心理學
失落、哀傷諮商
與治療 : 客
體角色轉化模式
胡塞爾現象學概
念通釋 (限中
國大陸以外地區
銷售)
兒童輔導與諮商
─了解兒童•諮
商服務•技巧訓

結構式遊戲治療
:接觸、遊戲與
歷程回顧
海德格與《存在
與時間》



1B2G健身運動心理學參考文獻.PDF



在過去30年來穩健的研究累積,健身運動心理學已成為一個新興研究領域。不過,健身運動心理學的基本思想已經存在很長的時間。在過去的歷史裡,哲學家和醫生都曾撰寫文章,提到有關心理健康與運動的關係。早在公元前四世紀就認識到運動與心理健康之間的關係,古希臘醫師赫洛狄克斯(Herodicus),他以體操醫學來治療病人(Kollesch 1989, Phillips 1973)。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雖然他曾批評赫洛狄克斯以運動作為治療的方法,但他認同運動對於身體和精神疾病的價值(Littre, 1842)。
早期的猶太教作家亦指出運動的好處。舊約聖經有許多鼓勵身體活動的記載:「她用力量束腰,並加強手臂。她認為自己的收穫很好。力量和榮譽是她的衣著。她必因來日而歡喜」(箴31:17-18,25)、「懶惰的人的願望殺死了他;因為他的手拒絕勞動」(箴21:25)、「一個懶惰的人被比喻是一塊骯髒的石頭,每個人都會嘶嘶聲使他丟臉」(箴外經22:1)。拉比.摩西.本.邁蒙(Rabbi Moses ben Maimun,又稱邁Maimonides),是12世紀的猶太哲學家,也是埃及蘇丹薩拉丁(Saladin)地方的醫師,在他的《密西拿律法》(Mishneh Torah)中,即強烈建議身體活動,「不鍛煉不運動久坐生活的人……即使他吃好食物並按照妥善的醫學原則照顧自己,他的所有日子都會很痛苦,他的力量也會減弱」(Rosner 1965,1353)。邁蒙(Maimonides)還認識到身體活動的心理益處「在所有類型的運動中,最有益的是體操,使靈魂感到愉悅」(Bar-Sela, Hoff and Faris 1964,20)。
英國神學家羅伯.伯頓(Robert Burton)在《憂鬱的解剖學》提出久坐生活型態的風險,「與運動相對的是懶惰或缺乏運動,這是身心的禍根……七個致命的罪孽之一,也是導致憂鬱的唯一原因」(1632,158)。這些早期的思想一直延續到20世紀,例如:1905年有運動對憂鬱的影響的報告(Franz & Hamilton, 1905);在1930年代,運動是精神病患者的休閒治療方法(Campbell & Davis, 1939-1940)。1926年有人從心理生物學觀點提出解釋運動效果的機轉,認為運動之所以有效,是因為刺激神經和增加腺體分泌,使得憂鬱的情況獲得改善(Vaux, 1926)。
二元論與一元論
健身運動心理學的定義,涉及到數百年來哲學家和早期心理學家對心理(Mind)和身體(Body)本質的不同看法,以及身心之間的關係。二元論認為,人類具有肉體和非肉體的靈魂,身心被認為是分開的,需要不同的原理來解釋其不同的功能。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是二元論者,主張物質世界與靈魂之間有明顯的區別。
圖1.1所示的是法國哲學家、數學家和生理學家勒內.笛卡爾(René Descartes, 1596-1650),他認為人類是由身體和靈魂組成的,他認為這兩個部分是相互作用的。笛卡爾在1633年左右完成的De Homine(即《人類論》)(Steele 1972),這是是第一本有關生理心理學的論文,笛卡爾試圖解釋靈魂是如何控制身體。他認為身體是靈魂所控制的機器,靈魂從感官中獲取訊息,做出決策並由大腦來控制身體。為了解釋反射行為,笛卡爾提出了物質身體是由靈魂通過中空管(神經)從大腦到肌肉的流通所控制。非物質靈魂從大腦中的松果體來控制身體,從而調節靈魂的流動。其實,笛卡爾的觀點並未完整解釋非物質靈魂如何控制物質身體,或身體是否會影響靈魂。
德國哲學家戈特弗里德.馮.萊布尼茲(Gottfried von Leibniz, 1646-1716)提出,身體和靈魂是分開的,而且在功能上是平行,而不是相互作用。他的觀點為19世紀中後期的實驗心理學奠定了哲學基礎,當時諸如葛斯塔夫.費希納(Gustav Fechner, 1801-1887),赫爾曼.馮.亥姆霍茲(Hermann von Helmholtz, 1821-1894),威廉.馬克斯.馮特(Wilhelm Max Wundt, 1832-1920)和威廉.簷姆斯(William James, 1842-1910),得以從傳統醫學和生理學中跳脫而出,開啟了實驗心理學領域。費希納如圖1.2所示,在1850年建立了心理物理學領域的基礎,當時他以比較物理刺激強度的變化來了解心理和身體的關係,例如:光的強度變化和明亮感的關係。亥姆霍茲如圖1.3所示,他以聲音知覺的研究開創了生理心理學領域,他也是第一個測量神經傳導速度的人。馮特曾經是亥姆霍茲的助理,馮特是科學心理學的創始者,使心理學脫離醫學和生理學成為一門獨立的學科,而詹姆斯被公認為美國心理學之父。
在二元論發展的同時,一元論認為單一的物質原理足以解釋事實,亦即認為身心是相同的。一元論假定,心理僅存在於身體的功能,及身體與環境的相互作用裡。儘管柏拉圖(Plato)的學生亞里斯多德(Aristotle)是一位二元論者,但他的自然二元論認為,所有物質都是有形的,而且靈魂和身體構成了一個相互依存的實體。英國哲學家湯瑪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 1588-1679)是笛卡爾主義者,擴展此觀點,並說「存在的一切即是真實,真實是持續的變動發生」。根據霍布斯的觀點,心理的活動是神經內部的變動,而且與其他的變動原則有共通之處。這些思想奠定了身心一元論,有別於形而上靈魂的基礎。
美國精神病學之父班傑明.拉許(Benjamin Rush, 1746-1813)是《獨立宣言》的簽署者,也是一元論者。他區別道德行為(心理)與道德見解或良知之間的差異。他認為身體的各種因素,例如:腦的大小、遺傳、疾病、發燒、氣候、飲食、飲品和藥物等,都可能影響心理。1772年,拉許進行了「運動訓練」,他為年輕人和老年人推薦各種運動,包括跳舞,來改善身體的力量和健康。但是,不清楚Rush是否支持運動對心理健康的效果,因為他的「放鬆椅」(見圖1.4)顯示出他對身體活動相當狹隘的觀點。
生物學基礎
生理學是健身運動研究的基礎,但是健身運動心理學的初學者或許會訝異,心理學領域也是起源於生理學。心理學之父馮特(Wundt)1879年在萊比錫大學建立了第一個心理學實驗室,馮特(Wundt)在此之前已經接受過醫學和生理學方面的訓練(見圖1.5)。1875年,威廉.詹姆斯也已經在哈佛進行心理實驗。詹姆斯.蘭格的情緒理論(James-Lange theory of emotion,以丹麥生理學家的名字命名)認為,身體反應是情緒反應的來源。儘管後來的研究沒有支持,但該理論源於一元論的觀點,並引發有關情緒的生物學基礎的論辯,此一論辯一直持續到現今的健身運動心理學。
馮特同時代的精神病醫生埃米爾.克雷佩林(Emil Kraepelin)、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和阿道夫.邁耶爾(Adolf Meyer),他們支持將神經病理學應用在精神病,因為器官病理學的研究促進了一般醫學的發展(Whybrow, Akiskal & McKinney, 1984)。在20世紀初期主流精神病學已從神經生理學的方向轉移,克雷佩林繼續根據病理生理學對精神疾病進行經驗分類,而佛洛伊德和邁耶爾轉向人類經驗和內省來解釋和治療心理病理學。此外,邁耶爾後來批評佛洛伊德忽視心理疾病的生物學原理,並在1915年向美國醫學會引介心理生物學的概念(Winters, 1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