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研究法補編─〈中國考古學之過去及將來〉〈歷史統計學〉合刊
作  者╱
梁啟超著、林志宏導讀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大家講堂
出版日期╱
2022/06/01   (2版 1刷)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626-317-331-6
書  號╱
1C55
頁  數╱
256
開  數╱
25K
定  價╱
280



中國歷史研究法補編(中國考古學之過去及將來、歷史統計學合刊)
《中國歷史研究法補編》是在《中國歷史研究法》後所著,論述史家所應有的修養及各項專史的研究見解,所論述舉例都是中國歷史值得探討的歷史人物。著重探討了各種專史的研究、寫作方法,比較中國歷史研究法,更具可操作性,故梁氏以之作為舊著的補充。
另收錄〈中國考古學之過去及將來〉、〈歷史統計學〉二文,供讀者參考,以明梁啟超撰作之緣由。

梁啟超(一八七三–一九二九),字卓如,別號任公、滄江、中國之新民及飲冰室主人。廣東省新會人。興趣廣泛,學識淵博,在文學、史學、哲學、佛學等諸多領域,都有較深的造詣,是中國近代思想家、文學家、學者。
在思想方面,光緒二十二年(一八九六),和汪康年黃遵憲等創辦時務報。光緒二十四年(一八九八)八月,發動維新變法失敗;九月流亡日本,在日本創辦清議報。光緒二十八年(一九○二),又創辦新民叢報和新小說。這些報紙雜誌對於新思想的輸入和宣揚,都有極大的影響
在史學方面,一九○一年至一九○二年,先後撰寫了《中國史敘論》和《新史學》,批判封建史學,發動「史學革命」。
在學術方面,一九一八年底赴歐,遊歷各國。回國後,從事文化教育事業和學術研究活動,陸續寫下了《清代學術概論》、《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先秦政治 思想史》、《中國歷史研究法》、《中國文化史》等具有高學術價值的著作。一生著述豐富,所遺《飲冰室合集》,計一百四十八卷,一百餘萬字。

緒 論
總 論
第一章 史的目的
第二章 史家的四長
第三章 五種專史概論
分論一 人的專史
第一章 人的專史總說
第二章 人的專史的對象
第三章 做傳的方法
第四章 合傳及其做法
第五章 年譜及其做法
第六章 專傳的做法
第七章 人表及其做法(略)
分論二 事的專史(略)
分論三 文物的專史
第一章 文物專史總說
第二章 政治專史及其做法
第三章 經濟專史及其做法
第四章 文化專史及其做法
第五章 文物專史做法總說
分論四 地方的專史(略)
分論五 斷代的專史(略)
中國考古學之過去及將來
歷史統計學

柏拉圖〈斐德羅
篇〉─論修辭術
柏拉圖《會飲篇
》─論愛美與哲
學修養 Sym
posium
中國歷史研究法
─〈研究文化史
的幾個重要問題
〉〈新史學〉合

文章作法
中國佛教史
美學散步




導 讀


近代中國的史學發展,大致歷經了三重思想變化,而且每次都與現實環境的牽動密切有關。第一次變化的內容,主要係為了因應晚清危局,界定「什麼是歷史」?結果是提出「新史學」的口號。第二重變化焦點則在於「如何研究歷史」?最能說明這方面的成果,便是一九二○年代由胡適(一八九一—一九六二)等人所推動的「整理國故」運動。至於最後一次所經歷的變遷,是關於「怎樣解釋歷史」,以做為未來選擇和取決的途徑;我們可以舉「社會史論戰」和馬克思史學在中國發展做為代表。本書的作者梁啟超(一八七三—一九二九),即是第一重「史界革命」運動的發起人;毫無疑問,本書也是標示著中國傳統史學邁向現代史學的轉型代表之作。
梁啟超的史界革命及意義
梁啟超,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是戊戌變法領袖之一,也是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被譽稱為「百科全書式的巨人」。梁一生其實有著非常燦爛且豐富的傳奇故事,其定位始終是研究歷史的人最感興味的題材。陶希聖(一八九九—一九八八)嘗以民國「五.四」運動為分期,說之前思想界主要以梁任公為首,此後則是胡適開啟風氣,成為文化運動的導師。儘管這樣的比喻未必全屬事實,但卻恰如其分地點出了清末民初思想界中梁啟超的位置。其中,梁生平活動最常為人所稱道的,即是他在近代中國提出史學革命的貢獻。
二十世紀初「新史學」口號之所以能夠提出,絕非無的放矢,有其時代背景的因素。簡單地說,晚清以降由於中國接連遭受政治和外交上的挫敗,愈形激發了民眾強烈的救亡圖存意識。為了思考如何來拯救國族危亡,當時許多人努力尋求各種解決途徑,梁啟超便是其中之一。這位「言論界的驕子」極敏感地掌握時代趨
勢,選擇以史學為起點,重新出發;很快地,他的言論席捲了整個輿論及知識界,不能不說獨具匠心。因為對中國人來說,「史」原本就是一門古老又熟悉的學問,早已流傳悠久,累積了相當豐富的經驗和思想資源。無論從代表私人立場的史記,還是到官方所主導編修的正史,甚至其他形形色色不同的紀傳、編年,乃
至地方志等文類,可以說,史學發展在中國的學術傳統堥瓣ㄜ砲矷C然而,史學知識原本所該具備鑒往知來的功能,卻在十九世紀時一連串外人列強的壓迫之下,暴露其缺點,也失去了應有的地位。人們反而從以往的歷史教訓中,找不到如何因應這「三千年來未有之變局」的對策。梁啟超即於此風潮下趁勢而起,對史
學提出深刻的反思。就在一九○一年時,梁先發表中國史敘論;一九○二年又有新史學一文,昭告民眾不能再沿襲過去舊有的歷史思維,高唱史界必須革命的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