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作法
作  者╱
夏丏尊、劉薰宇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掌中書
出版日期╱
2022/06/01   (1版 1刷)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626-317-782-6
書  號╱
1CA0
頁  數╱
192
開  數╱
32K
定  價╱
220 (特價 174)



怎樣閱讀?怎樣寫作?
----------------------------------

本書是夏丏尊在長沙第一師範學校和白馬湖春暉中學的作文課講稿,後經劉薰宇先生結合自己的教學實踐修改編輯成書。教學生從作文的基本態、作記事文材料的取捨和整理、順序,文學的記事文,敘事文的意義,記事文和敘事文的混合……總結了記敘文、說明文、議論文等類文章的具體寫作方法,以及如何通過寫作篇幅短小形式多樣的小品文等方法迅速提高寫作能力等實際問題,並借名家名作之例文,對寫作中常遇到的問題給予精闢的意見。

夏丏尊(1886-1946),本名夏鑄,字勉旃,後改丏尊,號悶庵,浙江上虞松廈人。是中國近代教育家、散文家。學術著作還有《文藝論ABC》、〈生活與文學〉、《現代世界文學大綱》等及編著有 《芥川龍之介集》、 《國文百八課》、《開明國文講義》 等。譯著《近代的戀愛觀》、 《近代日本小說集》 和 《續愛的教育》 等。

劉薰宇(1896-1967)貴州貴陽人。新中國成立後,曾任貴陽中學校長,貴陽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著有《數學趣味》、《因數與因式》、《苦笑》等。


緒言

第一章 作者應有的態度

第二章 記事文
第一節 記事文的意義
第二節 作記事文的第一步
第三節 材料的取捨和整理
第四節 記事文的順序
第五節 文學的記事文

第三章 敘事文
第一節 敘事文的意義
第二節 記事文和敘事文的混合
第三節 敘事文的要素
第四節 敘事文的主想
第五節 敘事文的觀察點
第六節 觀察點的變動
第七節 敘事文的流動
第八節 敘事文流動的中止
第九節 敘事文流動的順逆

第四章 說明文
第一節 說明文的意義
第二節 說明文的用途和題式
第三節 說明文的條件
第四節 條件的省略

第五章 議論文
第一節 議論文的意義
第二節 命題
第三節 證明
第四節 演繹法、歸納法和類推法
第五節 續前
第六節 證據的性質分類
第七節 各種議論的聯絡
第八節 議論文的順序
第九節 作駁論的注意

第六章 小品文
第一節 小品文的意義
第二節 小品文在文章練習上的價值
第三節 小品文練習的機會
第四節 小品文作法上的注意—著眼細處
第五節 小品文作法上的注意—印象的
第六節 小品文作法上的注意—暗示的
第七節 小品文作法上的注意—中心
第八節 小品文作法上的注意—機智
第九節 實際作例和添劑
第十節 分段與選題

附錄
一 作文的基本的態度
二 論記敘文中作者的地位並評現今小說界的文字
三 我在國文科教授上最近的一信念

柏拉圖〈斐德羅
篇〉─論修辭術
柏拉圖《會飲篇
》─論愛美與哲
學修養 Sym
posium
中國歷史研究法
─〈研究文化史
的幾個重要問題
〉〈新史學〉合

中國歷史研究法
補編─〈中國考
古學之過去及將
來〉〈歷史統計
學〉合刊
中國佛教史
美學散步




第五節 文學的記事文

記事文雖以記述事物的狀態、性質、效用,使人理解為主;但也有記述事物的美醜的一類,而不以使人理解為目的。前一類,稱為科學的記事文,只是作者對於事物的認識的報告,比較偏於客觀的,前幾節所舉的例都是。後一類稱為文學的記事文,乃是表現作者對於事物的印象,主觀的成分比較多。例如:以「月」為題,就有下面的兩種作法。

(一) 月球是星體中最和人相近的。在天空中,一面繞著地球轉動,同時隨著地球繞太陽而行。它和地球一樣,還有自轉。它的自轉和繞著地球轉動,都大約是二十七日又零一周,所以地球上的人只能和它的大部分相見。月球上也有山,山嶺最高的約二萬六千公尺至一萬七千公尺,如阿奔那尼(Apennines)一山,壁立雄峻的奇峰竟有三千多個。它的本體原是黑暗的,只是反射太陽的光以為光。太陽照著的部分全向地球的時候,看去很圓,這叫作「望」。太陽不照著的全黑的部分向著地球的時候,叫作「晦」。太陽照著的和沒有照著的各有一部分向著地球的時候,叫作「弦」。

(二) 窗外好像水國,近的屋,遠的山,都用了不很明白的輪廓,在空中畫著。屋角樹林的下面,暈著神秘的色光。熄燈以後,月光闖入室內,在床上鋪著一條青黃色的光帶。夜靜了,不知哪裡來的嗚咽悠揚的笛聲,還隱約地在枕上聽得。

右面第一篇,讀了雖然可以得到關於月的狀態和性質的知識,卻不能感到月色的美觀和月夜的情趣;這便是科學的記事文。第二篇,卻恰好相反,只能給讀者以月色的美觀和月夜的情趣,至於月的性質、狀態,卻一點不曾寫到;這是文學的記事文。

作文學的記事文須觀察經驗,對於材料選擇和整理,與作科學的記事文一樣。除了這些條件以外,還須特別注意下列各項:

(1)想像
 因為文學的記事文,是表現作者所得的印象,所以在記述事物以前,必須將要表現的印象重現於心中,然後執筆。

即如前例關於「月」的文字,內中都是作者曾經目見過的光景,不是憑空假造的。在作這文時,只是將舊有的印象,一一在心中再現,然後依樣記述。作這類的文字務必依自己所感受的記述,不可依賴成語來堆砌,如說到月,不可便用些「月白風清」、「月明星稀」之類的話。這是第一步工夫,也是最難的事,但
唯其難能,所以可貴;能夠做到,就不愧為作家了。
(2)注意特色
 作文學的記事文,雖然要依作者自己所感受的記述,但局部的瑣碎記述,不但不能使光景活現,並且不能使人得到所記述的事物的深刻的印象;所以必須捉住特色,捨棄其餘,任讀者自己補足,例如:要記述人物,把他的眉毛、眼睛、鼻頭,都記上幾百字,分裂瑣碎,令人看了,就要莫名其妙,不能使所記的人物的狀貌在讀者心中活現了。現從小說中找幾條例來看:

第一個肌膚微豐,身材合中;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溫柔沉默,觀之可親。第二個削肩細腰,長挑身材;鵝蛋臉兒,俊眼修眉,顧盼神飛,文采精華,見之忘俗。—《紅樓夢》第三回

這馬兵都頭,姓朱名仝,身長八尺四五,有一部虎鬚髯,長一尺五寸,面如重棗,目若朗星,似關雲長模樣,滿縣人都稱他美髯公。……那步兵都頭,姓雷名橫,身長七尺五寸,紫棠色面皮,有一部扇圈鬍鬚,為他臂力過人,跳二三丈闊澗,滿縣人都稱他做插翅虎。—《水滸》第十二回

她身材不甚高大,胸脯十分豐滿,……臉顯得特別的白,這種樣子真和久居家中閉戶不出的人的臉色相同,彷彿蕃薯深藏地窖裡所變成的顏色一般。她雙手十分闊,卻不很大;頭頸從大衣領裡透出來,顯得又白又胖。在她那雪白光澤的臉上一雙又黑又亮的眼睛不住的閃動,眼神雖然顯出十分疲乏的樣子,卻還有活潑氣象,內中有一隻眼睛略為斜一點。—《復活》第一章

這三個例,第一二個雖是舊式的描寫法,但寥寥數言中,卻能表出迎春和探
春、朱仝和雷橫的狀貌。第三個,也足以表現一個墮落了而久居監獄的女子的神
氣。所以能夠這樣,就是捕捉了特色的緣故。

(3)抒述心情
 要使所記述的事物在讀者心中活躍,不但須記述客觀的事物,還須記述主觀的心情。換句話說,就是須記述從感覺上得來的印象。所以要作好的文字,非對於事物有銳敏的感覺不可。例如:

夏天的太陽,已經下了山;跟著就要睡去的樹林中,滿了森然的寂寞;建築用的大松的樹梢上,反映著就快燒完的晚紅,還帶著些紅光,下面卻已經薄暗,帶著些濕氣了。好像從樹枝蒸發出來的又乾又觸鼻的香氣,微微地可以聞得。從遠山野火飄來可厭的煙氣,夾雜在香氣中,卻分外地強烈,柔軟的夜,不知在什麼時候,無聲無響地落到地上了。鳥到太陽沒落,也停止了聲音,唯有啄木鳥還用了很倦怠的音調,在那裡發夢囈似的單調的微音。—《泥沼》

讀了這段文章,那夏日傍晚松林中的一種蒸鬱寂寞的景象,好像目見身歷了。感覺在近代文學上有重要的地位,文字上能加入感覺,就有生氣。與其說:

「寒風吹著面孔」;不如說,

「寒風刀刮似的吹著面孔」;與其說,

「麥被風吹動」;不如說,

「麥被風吹得浪一般地搖動」。

因為後者比前者有生氣,容易使讀者得著印象。我國從來的文章,都只記事物,不記情感,實是很大的缺點。

這裡所應當注意的,就是所記述的感覺並不是故意加入的事。作者對於事物果能精密地觀察,對於記述果能誠實不欺,心情和感覺自然會流露於筆端。如果只是將這一類的辭硬加上去,不特不好,而且可厭。舊式文章中,凡記述風景的時候,末尾常附加「誠勝地也」,或「嗚呼歎觀止矣」之類的文句,記述悲慘的人事的時候,末尾必加「嗚呼可以風矣」或「噫不亦悲夫」一類的文句。其實,是否「勝地」,能否算得「觀止」、「可風」、「不可風」、「堪悲」、「不堪悲」,都要讀者自己去領略的,不能由作者硬用主觀的意見命令式去強迫。因此這方法現在已不適用,特別在純文學上不能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