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佛教史
作  者╱
蔣維喬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大家講堂
出版日期╱
2022/05/01   (1版 1刷)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626-317-637-9
書  號╱
1C53
頁  數╱
440
開  數╱
25K
定  價╱
520 (特價 411)



本書為以近代治史方法撰寫的中國佛教簡史。

《中國佛教史》初版於1928年,以日本學者境野哲《支那佛教史綱》為依據,系統地講述自東漢明帝起,迄晚清止,佛教傳入中國後的發展演化過程,對歷代佛教界的重要事件、人物、經典的移譯及各教派的形成等多有具體的敘述和闡釋。作者認為中國於佛教義理的方面有發達的學問,只是因不注重考史而影響深研義理。由此可見本書為彌補考史之缺而作,全書包括十八章,對佛教在東土的傳播,其間的發展興衰,直至民國初年中國佛教之狀況,進行了系統的、提綱挈領的描述和講解,其中不乏卓識;在今日仍為一本瞭解中國佛教歷史的基本讀物。

蔣維喬(1973-1958),字竹莊,別號因是子,江蘇武進入。早年致力於教育事業,曾任教育部秘書長、江蘇省教育廳長、東南大學校長等職。後皈依諦閑大師,法名顯覺,為虔誠的佛教徒。後又親隨太虛大師學習因明學。
宣導科學靜坐養生,1914年,根據體悟撰寫《因是子靜坐養生法》,首創以現代科學解釋傳統功法的先例。此外,蔣維喬先生也是現代著名的佛教學者、佛學教育家。於1918年在北京大學哲學系開設 「唯識學」課程,是開設佛教課程之始。另有著《中國佛教史》、《佛學綱要》、《佛教概論》、《佛教淺測》等書。

敘言
凡例
卷一
第一章   佛教東傳之期
第二章   佛經傳譯之初期
第三章   四大翻譯
第四章   南北佛教之中心
第五章   佛教之弘傳與道教
第六章   隋唐以前之二大系統(一)
第七章   隋唐以前之二大系統(二)
第八章   禪之由來
卷二
第九章   極樂往生與兜率往生
第十章   天臺宗之起源及其開創
第十一章   嘉祥之三論宗
第十二章   造像與石經
第十三章   會昌以前之佛教概說
第十四章   唐之諸宗
卷三
第十五章   華天之再興唐武周世之破佛
第十六章   宋以後之佛教
卷四
第十七章   近世之佛教
第十八章   近世各宗

柏拉圖《會飲篇
》─論愛美與哲
學修養 Sym
posium
中國歷史研究法
─〈研究文化史
的幾個重要問題
〉〈新史學〉合

文章作法
中國歷史研究法
補編─〈中國考
古學之過去及將
來〉〈歷史統計
學〉合刊
美學散步
談美




(五)
淨土宗

淨土宗之持名念佛,自唐代善導提倡之後,既普被於一般社會;宋明以後,則無論禪、律、臺、華各宗,皆兼修念佛法門;是則淨土可謂諸宗融合之歸宿處矣。近代各宗大德比丘之兼宏淨土者,已見各宗之下,可以勿論;其專力闡揚淨土者,亦指不勝屈;舉其最著名者:清初則有省庵、夢東二師;清末則有古崑法師;最近則有印光法師;至於居士之精修淨土者,如周夢顏、彭紹升、楊文會等,前章已述之;茲不復贅。

省庵法師,名實賢,字思齊;常熟時氏子。世業儒;師初生即不茹葷;總角時有出塵之志;十五歲出家;於經典過目不忘。二十四歲,圓具;嚴習毘尼,不離衣鉢;日止一食;脅不帖席;率以為常。後謁紹曇法師,聽講《唯識》、《楞嚴》、《止觀》,晝夜研窮,於三觀十乘之旨,性相之學,無不通貫;曇師即授記莂,傳靈峰四世天台正宗焉。既而禁足於真寂寺,日閱三藏梵筴,夕課西方佛名;三年期滿,每應各叢林之請,升座講經;歷十餘載,江浙緇素;傾心歸師。晚年,更屏絕諸緣,純提淨土;結長期,嚴規約;晝夜六時,互相策勵;人皆謂永明再來也。乾隆五十八年癸丑佛成道日,謂弟子曰:﹁我於明年甲寅四月十四日,當生淨土。﹂自此掩關,晝夜課佛十萬聲;及期出關,囑付院事;十二日,斷飲食,斂目危坐;五更,具浴更衣;面西趺坐,合掌稱佛名而寂。春秋四十有九。著《淨土詩》一百八首《西方發願文註》一卷、《續往生傳》一卷、《東海若解》一卷、《勸發菩提心文》一卷、《舍利涅槃諸懺》,並行於世。

夢東禪師,名際醒,字徹悟,一字訥堂,號夢東;京東豐潤馬氏子。幼而穎異,長喜讀書,經史群籍,靡不淹貫。二十二歲,因大病,悟幻質無常,發出世志;病已,遂出家。歷參諸名宿,預講筵,於性相二宗,《法華》、《楞嚴》、《圓覺》、《金剛》等;圓覺頓開,了無滯礙。既而參粹如純禪師,明向上事;乃傳其法,為臨濟宗三十六世;磬山修七世也。每憶永明大師,乃禪門宗匠;尚歸心淨土,日課十萬彌陀,期生安養;遂主張蓮宗;日限尺香晤客;過此,惟禮拜而已。嘉慶間,退居紅螺山資福寺;本期習靜終老,而衲子之追隨者眾,遂成叢林。如是十年;一日,集眾付院務;誡弟子曰:﹁念佛法門,三根普被,無機不收;吾數年來,與眾苦心建此道場,本為接待方來,同修淨業;凡吾所立規模,永宜遵守,不得改弦易轍;庶不負老僧與眾一片苦心也。﹂於是示寂。手結彌陀印,安詳而逝。時嘉慶十五年十二月也。壽七十。著有《念佛伽陀》一卷;《夢東禪師遺集》二卷。一名《徹悟禪師語錄》,內容略有異同。

觀省庵、夢東二師:一則臺宗嫡系;一則臨濟宗嫡裔;然皆以本宗兼修念佛,皆專力於淨土法門,予後世以絕大之影響;誠有見於末世眾生,根器淺薄,非淨土不能當機也。至今海內叢林,以淨土立宗歷世規模勿失者,世人咸知紅螺山資福寺;是則夢東禪師之遺澤,不其遠歟!

道光時,紅螺資福寺沙門達默,著《淨土生無生論會集》一卷;自敘云:﹁會集者,謂釋題一科,皆出徹祖之筆;若不集之,恐失傳也;論中著述,盡採臺宗之意;若不會之,恐失詳也;今會而集之,作斯名焉。﹂達默,蓋夢東禪師之法孫也。

古崑,字玉峰,號戀西比丘;咸同年間人;自稱幽溪傳法後裔,極推崇幽溪之《生無生論》;篤志淨土,故自願嗣幽溪之法也。其病中發願詞云:﹁古崑於癸酉年三月初五日,身染重病,直至秋間。夜不安眠,口不開味;生死之事,未知如何;想我此生,別無所能;只有淨土一門,極力相信;誠恐宿業深重,現生不能如願;豈不孤負佛恩,枉被法服,虛消一切信心;供養佛袈裟下,失卻人身,最堪痛惜;異方便中,不成道業,寧不悲傷;故於九月二十三日,在天台教觀,啟建四十九日七期;禁止言語,不敢放逸;每日早晨,敬燃臂香三炷,供養阿彌陀佛。﹂是可見其對於淨土之懇切矣。著有《淨土隨學》二卷;《淨土必求》、《蓮宗必讀》、《念佛要語》、《念佛四大要訣》、《淨土自警錄》、《淨土神珠》、《西歸行儀》、《永明禪師念佛訣》、《念佛開心頌》、《上品資糧》,各一卷。

省元法師,山東蓬萊縣人。俗始賀氏,名憲章。慧而好學,考入邑庠,旋食餼。與友赴鄉試,薦不售。友抑鬱以歿,師為經紀其喪事,悟生死無常,遂有出世志。渡海至遼陽千山,依中會寺思禪師數年。又赴高麗訪師。至營口,遇道士趙了夢,一見,即稱師有仙骨。繼復遇舒龍禪師,授以教外別傳,乃回中會寺,皈依思公座下,薙度為僧。時年二十九歲也。既而詣天津海光寺法啟和尚,受具足戒。聞房山縣上房山境地幽勝,宜於修養,遂往山上兜率寺,住堂參學。
比移雲梯庵住靜。日祇中午稀飯一餐,搬柴運水,悉躬親之。一日,正擔水回庵間,忽忘身心,虛空粉碎,大地平沉,自此寂照真境,時復現前。後往昌平銀山。居數年。來北平。住極樂、通明、廣化、慶寧、嘉興等寺,均未久。迨民國七年,孫靜庵、周志甫兩居士,請師住拈花寺,願終身供養。師乃閉關三年,出關後,十方四眾問法者蹤相接,師皆隨機開示,特注重念佛法門云:

文字般若,口頭三昧,都是不中用的。惟自行住坐臥之中,單提一句阿彌陀佛,默默持念,不用出聲,不可閉眼,只要字字分明,時時寂照,不疾不徐,勿忘勿助,無間無雜,密密綿綿,直至一心不亂,忽然離念,寂光真境,任運現前,那時正信不疑,決定發願往生矣。

未幾仍閉關,閱六年之久。於民國二十一年,舊曆九月二十七日子時圓寂。臨終三日前,預知時至,告人曰,老僧自有安閒法,八苦交加總不妨。及往生時至,趺坐西望念佛含笑而逝。逝後異香滿室,大眾嘆為稀有。師遺命棄骨東海,荼毘之日,五色舍利,多至千數粒云。

印光法師,名聖量,別號常漸;陝西郃陽人;俗姓趙氏。少為儒生,有聲庠序。年二十一,悟世相無常,出家圓光寺。由是遍參知識,叩向上事;淹通宗教,專力提倡淨業;初駐紅螺山;既而卓錫普陀法雨寺;一衲之外,身無長物;終歲居藏經樓,脫粟糲食,影不出山者二十年;二六時中,唯持彌陀名號。嘗云:﹁自量己力,非仗如來宏誓願力,決難即生定出生死;從茲唯彌陀是念,唯淨土是求;縱多年以來,濫廁講席,歷參禪匠,不過欲發明淨土第一義諦,以作上品往生資糧而已;所恨色力衰弱,行難勇猛;而信願堅固,非但世間禪講諸師,不能稍移其操;即諸佛現身,令修餘法,亦不肯捨此取彼,違背初心。﹂法師之推尊淨土,於此可見。居普陀時,雖與世鮮通;然緇白聞名而求開示者日眾;法師口宗筆答,凡所為文,字字從性海中流出,而仍無一語無來歷。會高鶴年朝普陀,得師文稿數篇,刊於上海《佛學叢報》。浙西徐文霨,復搜求師之文字,彙印成冊,名《印光法師文鈔》行世。於是讀其文而向慕者益多;皈依弟子幾遍海內。法師體貌魁梧,道風峻肅;與人語,直割肺腑;雖達官貴人,絕無假借。尤盡力於慈救事業;凡水旱賑濟、監獄講道、放生池、慈幼院等,往往經法師之提倡,即底於成。又以近代戰禍不息,皆眾生殺業太重,不明因果所致;刊送《安士全書》,以期挽回人心,多至數十萬部。今年已六十餘,精修不懈,方今修淨業者,無不奉為準則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