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老年•論友誼•論責任
作  者╱
馬庫斯.尤利烏斯.西塞羅
譯  者╱
徐奕春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經典名著文庫
出版日期╱
2021/08/03   (1版 1刷)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986-522-436-3
書  號╱
1D4Q
頁  數╱
344
開  數╱
25K
定  價╱
420 (特價 332)



《論老年》
是一篇對話體。西塞羅認為,老年可以和人生的其他任何時期一樣幸福。他對於人生、死亡、敬老、養生等問題都有鞭辟入裡的論述。這篇對話雖然寫於兩千多年前,但至今讀起來仍然覺得非常親切,猶如在傾聽一位閱歷豐富的長者在暢談人生。文章中許多觀點至今仍然不與現實違和。

《論友誼》
是一篇系統性論述友誼的文章。他認為,友誼是不朽的諸神賜予我們最好、最令人愉悅、最合乎我們天性,也是最崇高的東西。友誼容不得半點虛假,是朋友之間一種親善和摯愛。
西塞羅的《論友誼》,可以說就是一篇關於友誼問題的人生指南,它可以使我們在處理友誼問題時變得更加理智,並且更好地享受與朋友的友誼所帶來的快樂。

《論責任》
它採取的是一種書信形式,也是西塞羅一部重要的倫理學著作。它討論道德生活中的一些基本準則,以及人在社會生活中所應當履行的各種道德責任。閱讀此文,不但可以從中了解西塞羅的倫理思想和許多歷史知識,而且還可以體會到西塞羅散文中一種質樸的美感。

馬庫斯.尤利烏斯.西塞羅(Marcus Lullius Cicero,西元前106∼西元前43)。他出生在羅馬沃爾斯克地區一個古老的山區小城,一個富有的家庭裡。
西塞羅從小就很聰明,也是一個聞名遐邇的小神童。他除了學習拉丁文外,對詩歌也產生濃厚興趣,還翻譯過一些希臘斯多噶派學者的詩作。
二十五歲的西塞羅成為一名律師,並以自己的口才為人們提供法律服務,甚至在西元前66年當選為大法官,西元前63年當選為羅馬最高行政長官——執政官。西元前51年,他回到羅馬。當時凱撒和龐培為獨攬權力展開激烈的爭鬥,西塞羅反對凱撒。西元前44年,凱撒(專制的暴君)被刺身亡後,西塞羅又積極活動於政治舞臺。西元前43年,他被敵方的劊子手殺害,結束了一生。
西塞羅是一個多產作家,他的全集有好幾卷,包括關於修辭學和許多哲學與政治問題的論著、隨筆、對話、演說和書信。他的重要著作有:《論國家》、《論法律》《論老年》《論友誼》《論責任》《論榮譽》(已散失)……《書信集》等。
※譯者簡介
徐奕春
徐奕春

論老年
論友誼
論責任
第一卷道德上的善
第二卷利
第三卷義與利的衝突
人名索引

精神分析引論
政府論
藝術哲學
大美霸權的浮現
:後冷戰時期大
國政治的邏輯
制度經濟學(上
)
制度經濟學(下
)




論老年

提圖斯,如果我能幫你消除困擾你心靈的煩惱,拔掉那枚使你心靈發炎化膿的毒刺,你將如何報答我呢?

阿提庫斯,上面這幾行詩原本是那個財產上貧窮而名譽上富有的人寫給弗拉米尼努斯的,現在我把這幾句詩轉贈給你,但是我完全相信你並不像弗拉米尼努斯那樣一天到晚憂心忡忡。
因為我知道你是一個富有理智、性情沉穩的人;而且我還知道,你從雅典帶回來的不只是一個姓氏古羅馬人的姓名一般由三個名字組成,即praenomen、nomen和cognomen,第三個名字cognomen是姓氏或別號。提圖斯•龐波尼烏斯因曾長期居住于雅典,且對希臘文學和語言有深入的瞭解,故將“阿提庫斯”(Atticus,有雅典之意)作為其第三個名字。所以,西塞羅說他從雅典帶回來了一個姓氏。——中譯者,而且還有雅典的文化和健全的見識。但是我覺得,目前使我感到憂慮的一些情形有時也會使你感到煩惱。但是在這方面給與你安慰是件比較重大的事情,應當另找時間再談。現在我已決定為你寫一部關於老年的論著。因為你我都已年近古稀,或者至少說都已步入老年,因而都有一種心理上的負擔;儘管我完全相信你也會像對待其他任何事情一樣鎮靜達觀地對待老年問題,我還是想為消除我們的這種負擔做一點事。但是當我決定撰寫關於老年的論著時,我就馬上想到了你,覺得它也許對我們兩人都有好處,所以應當把它作為禮物贈送給你。對於我來說,撰寫這本書確實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它不僅將老年的煩惱一掃而光,而且甚至還使晚年生活變得悠閒而又快樂。因此,對哲學怎麼稱讚都不會過分,因為它能使其忠實的信徒毫無苦惱地度過一生中的各個時期。關於其他的論題我已經談得很多了,並且將來有機會還要再談;但是,我現在獻給你的這本書是談論老年的。在這整本書中,我並不是像科斯的亞奡策咧獐阭痍伝ㄕ姪桭竣坐f來論述老年的(因為神話畢竟是不可信的),而是假借年事已高的馬爾庫斯•加圖之口來論述老年,以便使我的論著更有分量。此外,我還設計了這樣一個場景:萊利烏斯和西庇阿在加圖家堙A對加圖能如此安逸地遣度餘年表示驚奇,於是加圖就回答他們所提出的問題。如果本書中的加圖似乎顯得比人們通常從他自己的著作中所看到的更有學問,那麼,這應當歸功於希臘文學,因為人們都知道,他晚年曾潛心研究希臘文學。我還需要說什麼呢?你馬上就可以從加圖的口中瞭解到我對於老年的全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