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田隨筆【第3卷】
Les Essais
原文作者╱
Michel de Montaigne
作  者╱
蒙田
譯  者╱
馬振騁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經典名著文庫
出版日期╱
2019/08/01   (1版 1刷)
  

I  S  B  N ╱
978-957-763-501-3
書  號╱
1DAH
頁  數╱
560
開  數╱
25K
定  價╱
500 (特價 395)



名列隨筆散文經典的《蒙田隨筆》,共有三卷, 1580年《蒙田隨筆》分兩卷出版,1588年《蒙田隨筆》第三卷在巴黎出版。

《蒙田隨筆》是107章隨筆的文集(第一卷內容包含57章、第二卷內容包含37章、第三卷內容包含13章),涉及日常生活、傳統習俗、人生哲理等內容。其中最著名的一章為第二卷的「雷蒙·塞邦贊」,充分表達了蒙田的懷疑論的哲學思想。

書中用語平易通暢,行文間充滿著對人事冷峻的觀察、辛辣且幽默的批判、豐富的知識、旁徵博引的精采名言摘錄,對自己的勇敢剖析,也不媚俗地直言。《蒙田隨筆》在法國散文史上占有重要地位,開創了隨筆式作品之先河。

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 1533-1592)
出生於法國南部佩里戈爾(現在的多爾多涅省)的蒙田城堡,是十六世紀法國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思想家、作家、懷疑論者和冷峻的人類觀察家。出身貴族,早年學習拉丁文,成年後閱歷廣博,親歷戰爭也遊歷歐洲各地,思路開闊,38歲即辭官隱居,1572年開始撰寫名列經典的《隨筆集》。蒙田的散文主要是哲學隨筆,因其豐富的思想內涵而聞名於世,被譽為「思想的寶庫」。主要作品有《蒙田隨筆全集》、《義大利遊記》、《自然神學》。
※譯者簡介
馬振騁
馬振騁
  法語文學翻譯家。1934年生於中國上海,1957年南京大學外語系法國語言文學專業畢業。先後在北京輕工業學院、上海第二醫科大學任教。譯著多部作品,曾獲中國最權威的首屆「傅雷翻譯出版獎」。

導讀  投入智慧女神的懷抱
原版《引言》
致讀者

第一章 論功利與誠實
第二章 論悔恨
第三章 論三種交往
第四章 論分心移情
第五章 論維吉爾的幾首詩
第六章 論馬車
第七章 論身居高位的難處
第八章 論交談藝術
第九章 論虛空
第十章 論意志的掌控
第十一章 論跛子
第十二章 論相貌
第十三章 論閱歷
名詞解釋--人名、地名、歷史事件
蒙田年表
名詞索引

健全的思想
判斷力批判
經驗與自然
純粹理性批判(
上)
純粹理性批判(
下)
歷史學家的技藝



書評
愛默生提到《蒙田隨筆》:「剖開這些字,會有血流出來;那是有血管的活體。」
尼采談蒙田:「世人對生活的熱情,由於這樣一個人的寫作而大大提高了。」
孟德斯鳩:「在大多數作品中,我看到了寫書的人;而在這一本書中,我卻看到了一個思想者。」

第一章 論功利與誠實
誰都難免說傻話,可悲的是還說得很起勁。
他花大力氣去說大傻話。
——泰倫提烏斯
這事跟我無關。我的傻話都是漫不經心時傻裡傻氣說出來的。想說就說,也隨說隨忘,毫不在乎。我對著白紙說話也像對著任何人說話,求的是真,有下例事件為證。
雖則提比略拒絕背信棄義而遭受那麼大的損失,但是誰對背信棄義不痛恨呢?有人從德國捎話給他,他若認可,可以用毒藥把阿爾米尼除掉。(阿爾米尼是羅馬最強大的敵人,與瓦魯斯對陣時曾卑鄙地對待羅馬人,曾獨力阻擋羅馬在這些地區擴張霸權。)他當下答覆說: 羅馬人民一貫手執武器光明正大報復敵人,從不偷偷摸摸使用詭計。他不講功利,而講誠實。
你可以對我說,「這是個偽君子」。我相信。他這類人做這樣的事沒有什麼了不起。但是從憎恨道德的人嘴裡說來要尊重道德,這意義也不可小看。尤其他受真理所逼說出這樣的話,即使內心不樂意接受,至少還要用言辭加以掩飾。
我們的制度,不論在公共領域或私人領域,處處都不完美。但是自然中沒有無用的東西,即使無用的也有用,這個宇宙中的萬物息息相關,無不有其位子。我們人身則由病態的品性組合而成。野心、嫉妒、羨慕、報復、迷信、失望,在我們身上與生俱來,難以改變,也可從野獸身上看到其影子。殘忍性——這個違反自然的惡行,也是如此。因此,我們看到其他人受苦,內心不但不同情,還會產生一種難以形容的幸災樂禍的快感;連孩子也體會得到;
大海中白浪滔天,
生死掙扎的觀賞者在岸邊。
——盧克萊修
誰能從人身上消除這些品質的種子,也摧毀了我們人生的基本條件,同樣在我們的制度中,有一些必要的職能,不但是惡劣的,還是罪惡的。這些罪惡有它們的位子,還竭力在彌合我們的關係,就像我們的健康要靠毒藥維持。尤其這些罪惡對我們是必要的,共同的需要也就抹去它們的本質,從而也變得情有可原的了。這樣的事還應該讓更有魄力、更無畏的公民去做,他們犧牲榮譽與良心,就像有些古人犧牲生命去拯救自己的國家。我們這些弱者,還是去扮演一些更輕鬆、更少風險的角色。公眾利益需要有人去背叛、去撒謊、去屠殺,我們不該叫那些較聽話、較懦弱的人去擔當如此重任。
事實上,我經常看到一些法官透過舞弊、許願或寬恕,使用哄嚇詐騙來誘使罪人招供,而感到氣憤。若使用其他更合我心意的方法,這對於法律,甚至對於贊成這種做法的柏拉圖都是有益的。這種不講信義的法律,我認為會受到別人的傷害不亞於受到自己的傷害。不久以前我曾回答說,由於我很不樂意為一位君王去背叛一個普通人,我也就不會為一個普通人去背叛一位君王。我不但痛恨欺騙,也痛恨人家因我而受騙。我絕不願為此提供內容與機會。
我也曾幾次參與君王之間的談判,在今日令我們相互廝殺的分歧與不和中進行斡旋,我竭力避免他們因我而產生誤解,因我的假象而迷惑不解。樽俎折衝的人要不露聲色,掩飾自己的心意,裝得最中立、最迎合別人的觀點。而我卻把自己最強烈的意見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全盤托出。我這個稚嫩的談判新手,寧可完不成任務也不願有違於自己良心!
幸好直到今天為止,一切都那麼順利(肯定是全靠好運氣),斡旋於敵對雙方的人很少比我受到更少的懷疑、更多的禮遇和親善。我做事開誠布公,初次交往就深得人心,取得信任。不論在什麼世紀,純樸與真誠總有機會被人接受的。而且,不謀私利的人心直口快,不會遭人懷疑和討厭,真正可以用上伊比里德的那句話,雅典人埋怨他說話粗暴,他回答說:「先生們,不要看到我直言不諱,而要看到我直言不諱並不是在謀一己之利。」
我直言不諱時,語言激烈,很少顧忌說得過重和刺傷人心,即使在背後也不會說得更加惡毒,完全是一種坦誠與有感而發的表現,因而也更易讓人覺得我不是心懷叵測。我行動時只思行動,不期望其他結果,也不考慮其長期後果、也不提長期建議;每次行動都是針對事件本身,成功則好!
此外,我對於那些大人物也不急於表示愛憎,我的意願也不沾任何的個人恩怨。我只是以正統的老百姓的感情看待那些君王,不因私利而興奮或洩氣。這點我對自己心存感激。我對公義大事態度很節制,不會頭腦發熱。對於蠱惑人心的假設與私下的許諾也不偏聽偏信。憤怒與憎恨都越出履行正義的義務,這些情欲只是對不以單純理智來恪守義務的人是有用的。任何合理公正的意圖本身就是自然的、溫和的,不然就會變質成為煽動性的和不合理的。這使我走到哪裡都昂首闊步,心胸坦蕩。
說真的,我不怕承認這個事實,遇上必要時我會按照那則民間故事中老嫗的做法,靈活地把一支蠟燭獻給聖米迦勒,另一支蠟燭獻給他的對手蒼龍,做到兩邊不得罪。我會為正義的一方赴湯蹈火,但是光是為此而盡我的力量。不妨讓蒙田莊園在浩劫中一起毀滅;但是能不這樣,我就要感謝命運讓它倖免於難;只要我盡責中尚有一線希望,我將努力使它保存下來。清心寡欲的羅馬騎士阿提庫斯站在正義的一方、失敗的一方,在這人事變幻莫測的亂世,不是依靠溫和與節制而實行自保的嗎?
像他這樣不參政的人,較為容易;在我這類任務上,我覺得要做得恰如其分,不抱有橫加干涉的野心。國家多難、四分五裂之際,搖擺不定、模棱兩可,還有無動於衷,沒有傾向,我覺得這既不高尚也不誠實。「這不是一條折衷的路,而是一條不通的路;這不啻是等待事件來了站到命運的那一邊。」(李維)
在鄰國鬧糾紛時或許還可以這樣做。敘拉古暴君吉洛,在蠻族對希臘人發動戰爭時暫不表態,而是在德爾斐派駐一個使團,置辦許多禮物,窺測命運之神降臨到哪一方,然後乘機向勝利者討好。若用這種方式對待國內事務則是一種背叛行為,那時必須表明意圖採取立場。
但是對於一位不擔任公職、也沒有明確使命急於完成的人,我覺得不參與其事還是比不加入國外戰爭更可以原諒(然而我對自己不這樣原諒)——按照我們的法律,誰不願意是可以不參與國外戰爭的。不過,即使全身心投入的人,也可保持某種分寸與節制,當暴風雨襲來時,吹過頭頂而免遭災難。當初我們希望已故的奧爾良主教德.莫爾維利埃閣下這樣做不是很有道理的嗎? 在當今那些勇於表態者之中,我也認識一些人,他們公正溫和,不論上天準備什麼不幸的遭遇與貶謫給他們,他們都能屹立不倒。
我認為讓君王自己去跟君王打打鬧鬧,而好笑某些人興高采烈投入到力量那麼懸殊的紛爭中去。因為一般人不會跟一位君王有任何個人過節,以至於為了榮譽根據義務要去公開勇敢地向他發動進攻;他若不喜歡某一個人,那最好是尊重他。在維護法律與保衛國家中這一點是不變的;那些為了個人目的而製造動亂的人,對那些保衛者即使不尊重,也是原諒的。
但是出於個人利益與情欲所產生的刻骨仇恨,不應該稱為「責任」(我們天天在這樣做),一種背叛陰險的行為不應該稱為「勇氣」。他們把自己邪惡暴烈的天性稱為「熱誠」;使他們心熱的不是事業,而是他們的利益;他們煽動戰爭不是因為正義,而是因為要戰爭。
在把對方視為敵人的人之間,完全可以做到合情合理、光明正大。你也要帶著感情對待他們,即使不能平等對待(因為這方面程度上會有所不同),至少要溫和對待。對於一個向你要求一切的人也不必悉數照付,對於他們適度的感謝也可以心滿意足,可蹚過混水,但不要在混水裡摸魚。
全力為雙方效勞的另一種方法,在於多憑良心,不是在於多加小心。雙方都對你提供同樣的禮遇,你為一方背叛另一方,另一方難道不知道你今後也會對他做同樣的事嗎?一方就會把你當做小人。他聽著你時,就在算計利用你的不忠為他謀利。因為兩面討好的用處是會給他們帶來什麼;但是利用的人也會儘量防著不讓他們帶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