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抓地了沒?當學士袍遇上市鎮
作  者╱
王俊秀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博雅文庫
出版日期╱
2019/06/01   (1版 1刷)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957-11-9914-6
書  號╱
RI23
頁  數╱
304
開  數╱
25K
定  價╱
380 (特價 300)



大學理應「大大的學」,其身處的市鎮不但是一本打開的課本,更是地方學與大學抓地(USR)的起點。

Town and Gown(學士袍與市鎮)這個西方大學發展史中最重要的關鍵詞,訴說著千年來學士袍與市鎮相遇的故事,到底是市鎮披上學士袍,還是學士袍擁抱市鎮,真是晴時多雲偶陣雨。但其過程就是大學的抓地力或最近被推動的大學社會責任(USR)了。

雖然東西方的大學發展脈絡有所不同,但是大學與所在市鎮的良性互動與相輔相成,理應成為每一所大學的「標準配備」,而不是「選用配備」。市鎮成為大學的身軀,大學則成為市鎮的心靈。

本書分成歐美、日本、台灣篇,外加一特別篇,詳細探討日本國立大學法人化之後的社會貢獻,前面各篇分別探討T&G其他發展、大學對抗賽、合作社、農夫市集、鐘塔與市鎮的關係、大學城的發展等。
※書籍推薦人
總統府資政、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兼任研究員 蕭新煌
希望基金會董事長 紀政
聯合推薦

王俊秀
自稱抓地文俠,是清大教授,也是公民記者。美國德州理工大學環境規劃博士、日本筑波大學環境科學碩士。作者為環境社會學者,持續參與民間環境與文資保存運動,創辦清華竹蜻蜓綠市集與輔大真善美聖農學市集。

除環境社會學專書出版外,近著有:黑蝙蝠之鏈,2011,聯經。人民財團與信託社會,2012,巨流。一根稻草的革命(譯作),2013,綠色陣線。

歐美篇
第一章 學士袍與市鎮的起源
第二章 Town and Gown在何方相遇
第三章 大學城:城鎮穿上學士袍
第四章 英國的大學co-op(合作社)
第五章 英國牛劍划船對抗賽與市鎮
第六章 Town and Gown的鐘聲響起
第七章 美國哈耶划船對抗賽與市鎮
第八章 美國的大學合作社
第九章 美國的大學農學市集

日本篇
第十章 日本早慶戰與市鎮
第十一章 日本的學園町與學園都市
第十二章 日本大學校園生活者的合作運動
第十三章 日本的聯合國大學農夫市集

台灣篇
第十四章 梅竹賽與新竹
第十五章 台灣的大學合作社
第十六章 台灣的大學農學市集
第十七章 台灣的大學鐘聲與市鎮
第十八章 大學的抓地力:清大個案
第十九章 大學抓地力:苗栗有個蓮荷國

特別篇
第二十章 日本大學的法人化與社會貢獻

李家同閱讀筆記
:聊電影聊小說
聊好書
跨越三個世界的
魅麗與迷思:科
技、人文、社會
的知識凝煉
世界社會科學名
著精要
大量閱讀的重要

自然維他命:虛
擬時代連結生命
的最佳補給
理想國的磚塊:
當盲目民粹遇到
審議民主




第一章 學士袍與市鎮的起源

西方早期的大學脈絡來自修道院,許多大學生常有宗教身分,穿著就像修士或教士。這些宗教服飾、彌撒祭服就漸漸演化成為學士袍:黑色學術長袍附帶著垂布與帽子。如此穿著在當時時空背景下被認為是適合於學習的服裝,後來逐漸成為大學的傳統。此外,學士袍 也扮演著社會標誌的角色,垂布開始有不同顏色以區分不同學院。更 重要的是穿著學士袍的大學生可以與市鎮的居民區隔,乃形成了「學士袍與市鎮」(Town   and Gown: T & G)這個詞。
中世紀的高等教育機構與市鎮成為鄰居,時間可以上推至柏拉圖於紀元前387年所設立的學院(Academy),當年的學院設在雅典的 城牆外,就像一座可以學習的東正教神殿。不過隨著另一所基督教的 學院由東羅馬帝國的查士丁尼大帝【2】(527-565年在位)於西元529年設立,柏拉圖的學院也被迫關閉。
12世紀時,大學先後出現在義大利及歐洲各地,但並沒有校園,而是由校方在市鎮內租房子授課。後來雖然出現幾棟號稱校園的 房舍,但並非後稱之住宿學院,因此當時大部分學生散住於大學所在 地的市鎮內。學者們也因此集中在某些市鎮的特定區域,例如巴黎塞納河的左岸,後來成為有名的拉丁區,也是後來索邦大學(Sorbonne University)的所在地。顯然中世紀時的大學比雅典學院時期更能與市鎮結合,因此大部分中世紀大學都設在市鎮內。之所以如此,大學的存在需要該市鎮共享公共設施,包括支持師生生活的市場與政府治理等。不過大學依賴市鎮的程度也 起了變化,特別是大學經費主要來自天主教會,不依賴市鎮的經費與 管理,因此作為教會受益者,大學竟成了宗教聖殿,學者們也不受市 鎮法令之規範。大學獨立於市鎮的管轄權,在中世紀居然非常普遍,各種法令竟因人、組織與地區而有所不同,市鎮與鄉村不同、市鎮內各教區也不同,因此,大學的獨立自主管轄,自外於市鎮規範,更是 其中一大特色。
如此發展,產生了學士袍與市鎮的對立關係,一方面,大學的 獨立自主與所在市鎮漸行漸遠;另一方面,大學漸次對其鄰近地區展開 鯨吞蠶食,緊張關係更是雪上加霜。就如同技師同業公會,中世紀大 學則由學者同業公會與學生組成,只要學者有了分會組織,他們就可 以與市鎮展開課堂及租屋租金之協商。由於學者們並未擁有校園的產權,因此如協商不成,便威脅將大學遷移至另一個市鎮。例如於1290年設立的葡萄牙里斯本大學,曾因此而遷移至科英布拉(Coimbra)數次,1537年原來的里斯本大學就地成立了科英布拉大學,而全新的里斯本大學則在1911年出現。學者們也會罷課而離開市鎮 數年,例如巴黎大學的學者因1229年的學生暴動事件,離開巴黎二年。
不少大學有外國學生,身穿異國服飾,口操拉丁文或混合語,他 們也不會說當地方言。語言障礙與文化差異更讓學士袍與市鎮的關係緊繃,一邊(學士袍)傲慢,另一邊(市鎮)憤怒。
學生們在中世紀大學享受了不受當地法令管轄的特權,而那些特 權通常由教皇任命的主教來守護。依據1231年的教宗詔書,學者只 要受到挑釁:從租金協商不成到自認為受到冒犯,就可以停課,以致大學與市鎮一有衝突就停課。有些個案,連教皇都親自介入。1288年,教皇尼可拉斯四世曾要求義大利北部的帕拉瓦市,在15天內取消 對學者們不利的法令,否則就要關閉當地大學。也因此大學常將它對 市鎮的不滿,透過教會的力量提出訴求,經常獲得成功,兩邊的對立乃不可避免。
學生們在教會的羽翼下受到法律保護,縱使犯罪,也只會在教會 法庭上受審。如此「法律免疫」,使得學生們囂張地進行了不少犯罪行為,更讓學士袍與市鎮的緊張關係升溫。
衝突在中世紀的大學城中似乎不能避免,城中有兩股不同勢力,各有不同的優先順序與忠誠度,卻分享共同的市鎮空間。暴力行為更 司空見慣,不但在學者與市民之間,而且也在市民之間與來自不同 地區的學者之間。
中世紀時,學士袍與市鎮之間的暴力事件頻傳。1209年,由於 牛津大學的一個學生殺害了當地的一位婦女,結果有兩位大學的教士 被當地人吊死,數位教士連夜逃往劍橋,以免受到追殺。類似事件陸續發生於1238、1248、1263、1272年,雙方互有死傷,不過王室與教會都站在大學這一邊,以致大學校長愈加強勢,而市長成為弱勢。
最有名的暴力事件被稱為聖喬拉思提卡日暴動(Scholastica's Day Riot),發生於1355 年2月10日,起因於兩位牛津大學生與旅館酒吧主人的衝突,學生抱 怨酒的品質,接著引起口角、丟酒杯與毆打酒吧主人。市長要求校長交出兩位肇事學生不果,雙方敲鐘(市鎮為聖馬丁教堂、大學為聖瑪麗教堂),找人帶著武器,互相攻擊,暴動持續三天,結果有63位學 生與30位市民喪生、數百人受傷、許多建築與書籍受損。暴動仲裁之 後,仍是大學贏,市鎮被要求每年2月10日,市長要帶著63位市民, 到大學的聖瑪麗教堂向校長鞠躬道歉,並交付63便士的罰款(每位死亡學生一便士),這項謝罪行動持續了471年,直到1826年市長拒絕 為止。
由於在牛津大學的學士袍與市鎮關係「晴時多雲偶陣雨」,許多學者因不同原因離開,竟因而造就了劍橋大學的成立,不過學士袍與 市鎮的對立仍在劍橋產生,國王不得不提供特權以保護大學,對後續 發展影響極大。15世紀中期,國王開始收回大學生的特權,並下令教 會改革大學,禁止學生抵制與罷課的行為。從此以後,歐洲大學與市 鎮間的關係逐漸朝向相互支持的模式發展。有些市鎮甚至提供大學教 職員工的薪水、學生貸款,同時規範房租、書價與提供學生需要的各種服務。跟以前的對立關係比起來,市鎮開始以在地的大學為榮。
中世紀後期,學士袍與市鎮的關係還是晴時多雲偶陣雨。有些陷入危機的大學被有活力的市鎮所拯救;有些致力發展的市鎮卻危及大 學的安定。另外,大學可以豐富了市鎮的文化生活;亦可以閉門造車 無益於市鎮文化。
比起以前,學士袍與市鎮的關係是有改善的,雖然爭議與衝突仍 然時有發生,這時場景已來到美國的康州紐海文市(New Haven): 耶魯大學的所在地。耶魯學院創立於1701年,於1716年移到紐海文市落地生根。1753年,Thomas Clap(1703-1767)校長將本來在市內 第一教會的週日崇拜儀式移回學院舉行,因為身為基督新教公理會的牧師,他對第一教會牧師的神學論點有所懷疑,從此展開了學士袍與 市鎮的矛盾關係。
回顧幾世紀來的學士袍與市鎮間的關係,有變數有常數,其中的一個常數就是學生,有句格言可總結之:一頭牛牽到哪裡,還是頭牛。作為大學生,除了學習之外,自由時間也是大學生活的一環,這些自由時間的使用常被外界認知為製造麻煩與困擾,包括暴力事件。
1806年,休假的水手們與耶魯學生以拳頭、棍棒、刀械互相鬥毆。1841年,耶魯學生與市鎮消防隊員發生衝突,學生們攻擊消防隊 並砸毀設備,市鎮則威脅要燒掉學校,軍方不得不出動維持市鎮秩序。1854年,兩邊人馬在戲院上演全武行,磚塊與子彈齊飛。當市鎮的帶頭者受傷後,學生們撤退回學校,市鎮群眾居然架設兩門民兵的大砲瞄準學校,所幸為當地警方阻擋未釀成大禍。平靜了一陣子,1919年服役歸鄉的青年們認為學生有侮辱之嫌而大怒,群起攻向學校的老校區,發現門已關閉,於是打破了所有窗戶。後來湧向市區的戲院與餐廳,攻擊能找到的學生。1959年,市區舉行的學生雪球大戰,場面失控,參加學生被警方逮捕。接著在聖派崔克日(3月17 日)遊行中,學生以雪球向警察發動攻擊,號稱:雪球暴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