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國的磚塊:當盲目民粹遇到審議民主
作  者╱
朱雲鵬、王立昇、吳中書、鄭睿合、吳建忠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博雅文庫
出版日期╱
2017/10/01   (1版 1刷)
  

I  S  B  N ╱
978-957-11-9307-6
書  號╱
RI22
頁  數╱
276
開  數╱
25K
定  價╱
350

※書籍推薦人
劉兆玄   前行政院院長
趙維良   東吳大學副校長
謝邦昌   台北醫學大學管理學院院長
余致力   台灣透明組織顧問團召集人
※推薦文
推薦序   一磚一世界
劉兆玄   前行政院院長


民國100年12月初,中華文化總會、中央大學和台大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在台北合辦了「王道文化與公義社會」研討會。在那個會上,我第一次接觸到「審議式民主」這個具有啟發性的議題。會中朱雲鵬教授發表的文章是「具王道精神的審議式公共選擇機制」,另外由朱教授推薦而受邀前來的澳大利亞迪肯大學何包鋼教授,則發表了「協商民主和協商治理」一文。
透過這個機緣,我瞭解到不但西方若干國家正在嘗試這個模式,連對岸浙江省溫嶺市的澤國鎮也開始用這個方式徵求鎮民的意見,來定出當地公共建設的優先順序。台灣稱為審議式民主的這個機制,在大陸被稱為協商式民主。當初該鎮就是透過何包鋼教授的介紹,邀請推動此方式的美國史丹福大學費什金(James Fishkin)教授,親自去指導整個過程的設計和執行。
   費教授的審議式民意調查,其精華在於用隨機抽樣的方法,讓團體成員聚在一起,接受專家簡報,進行小組討論,再由小組對專家提出問題……如此經過兩輪之後,成員對於議題的內容有了相當深入的瞭解,然後就透過問卷調查,探知與會成員的意向。這樣的民意調查,是受訪者經過了對問題有較深入瞭解的過程,然後形成的意見,和一般民意調查不同。而依據統計學原理,隨機抽樣只要樣本達到一定規模,就可以忠實地反應母體。
很高興看到朱教授和其他幾位專家,把審議式民意調查模式在台灣舉辦過的幾次活動,詳細地紀錄在本書中。也很高興看到吳建忠教授,詳細地把澤國鎮和其他參與類似實驗的大陸城鎮的經驗,介紹給我們。
不可諱言地,西方的民主制度,走到現在,的確出現了很多警訊。如何讓民主優質化,是台灣也是全世界都必須面對的問題。建立一個符合民本精神,又不會造成國家和社會失序的民主制度,是一個複雜而困難的議程。但我相信,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希望如本書書名所示,大家都往這個方向努力,一人砌一塊磚,如此我們有一天或可看到「理想國」的出現。


推薦序   理想的公共治理模式
趙維良   東吳大學副校長

理想公共治理模式是什麼?已有許多專家學者討論過,本書主要的目的在於介紹審議式民意調查在台灣和中國大陸的最新實驗。投身教育界的我對於第二章所介紹「十二年國教基北區家長論壇」的論述印象最為深刻,書中提到:政府在實施十二年國教時,同時要重新規劃高中的入學制度。有一派的看法是未來應當消滅明星高中,讓高中和國中一樣社區化,另外一派的看法是為維持我國人才的競爭力,大學入學應維持其競爭性,此時如果消滅公立明星高中,只會創造更多的私立明星高中,對於社會階層的流動反而不利。贊成前一派看法的人士,主張公立高中特色招生,也就是透過競爭性考試入學的名額應當逐年遞減,如果有超額需求,就用抽籤決定。主張後一派看法的人士,則持相反看法,認為入學制度雖可以加重學業以外表現的權數,但當這些其他表現相當時,還是應當以學科考試成績決定高下,堅決反對抽籤。
上述兩者意見各有不同立場,適合用審議式民調的方法來處理。個人認為雖然各種審議民主發展出不同的實務方法,但是它們都擁有共同的特點。首先,它們都確認了在公共議題中,需要有更多元的公民參與,並且不只是專家和政治工作者;公共討論應該對法律、政策、大眾行為、知識、態度以及文化實踐產生影響。即使在代議民主當中,審議民主仍然應該扮演促進公共對話與審議的角色,以使公共議題能尊重更多元的利益與價值。雖然審議民主仍有許多爭議,不過其提供了在信仰、價值、文化與生活經驗多元差異下,尋找解決方案的可能。
朱雲鵬教授為本校講座教授,也是國內著名經濟學者,在社會上享有崇高聲望,歷經產、官、學各領域的經歷,書中的論點最後討論到審議式民意調查的未來潛力,描述一個類似審議論壇的模式來系統性地蒐集團體成員意見,形成改革議程的有效方法。作者所提出的方法不只對於企業內部適用,相信對於學校在做出重要決策時,也應該一樣適用。


推薦序   見微知著
謝邦昌   台北醫學大學管理學院院長

在現在這樣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可以選擇的方法有很多種,無論是傳統面訪、電話訪問、大數據分析,每種方法都有其專屬的優劣之處,重要的是如何依照情勢來設計適當使得要推論母體能被涵蓋調查到的調查方法。
統計學與人生處世法則息息相通。統計學上最常被應用的專案,即平均數、變異數、隨機抽樣及常態分配。就其個別特性觀之,深深覺得它與我們為人處世的道理,旨趣相通。
如本書提到之隨機抽樣之代表即「見微知著」。古代農業社會大家庭的農婦,為了要知道大鍋飯是否煮熟了,往往是在鍋裡任意抓起一小撮嘗嘗,若那一小撮熟了,就代表那一鍋飯全都熟了。又如廚師烹菜,取一勺湯嘗之,即知全部菜的鹹淡。此即是隨機抽樣具有代表性的真義。人生在知人方面,從任何人的一些言行格調中,即可知其人之學養品德的高下;在做事方面,即做此一事可推見其餘之事;為學亦然,論語云:「聞一以知十」、「舉一隅,以三隅反。」即是最好的說明。
統計乃是從眾多複雜現象中廣泛蒐集資料、整理分析、歸納、大量觀察的一種科學研究方法,它可以探尋各種現象的特性及其相互關係或變化法則,循此法則,可以推測其變動趨勢,再從不確定中作出決策。故其應用範圍廣泛,舉凡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社會等各方面,均須借助統計作為研究分析之基本工具。若缺乏精確的統計資料作為決策依據,則猶如瞎子摸象,一切施政難以切合國家與人民的實際需要,甚至完全脫節,致使國家的進步與發展產生困難。由此可見統計與國計民生關係密切之一斑。


推薦序   為台灣增添理性成分
余致力   台灣透明組織顧問團召集人

民主政治的發展,是人類智慧的結晶,也充滿了對於打造出一個理想國的殷殷期盼。然而,時至二十一世紀,全球民主國家許多民眾似乎並未感受到民主政治所帶來的幸福、快樂、善良與公義的生活,反而是產生了期盼與現實有所落差的民主赤字(democratic deficit)。
民主赤字產生原因之一,乃是未能兼顧優質民主的兩個重要價值:平等參與(equal participation)與審慎思辯(deliberation)。平等參與價值的體現,是希望人人有權參政,有表達意見,參與決策的機會。而審慎思辯的意涵,則是指參與決策者能對於不同政策選項的正反意見與利弊得失,有認真思考和相互討論的機會,以期政策抉擇能是深思熟慮後的理性產物。
為了追求平等參與,過去民主發展的趨勢,是朝向更直接的民主,在政府決策過程中擴大參與。這樣的方向雖然促進了平等參與價值的追求,但在同時卻降低了審慎思辯的精神。直接且更廣泛的民眾參與,除了有理性無知(rational ignorance)的問題 外,也使得民眾對於投票與表達意見有過高的義務感,即使原本沒有意見,也會在未經深思熟慮下,為了投票而投票,為了表達而表達。在這種情形下,部分公民投票或民意調查所蒐集的政策意見,可能與經過審慎思辯後的民意有所差距,未必就是制定良善政策的依據。
本書參考了美國學者詹姆斯.費什金(James S. Fishkin)教授所創建的審議式民調(deliberative poll),對如何兼顧審慎思辯與平等參與的價值,從理論思考與政策實作兩方面,作了詳細的介紹與深入的探討,是一本非常值得推薦的科普書籍。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曾倡導:「政治就是不斷說服、價值反省、謹慎判斷、以及觀念分享的理性過程。」期待本書的出版能為台灣未來的政治過程,添加一些不斷說服、價值反省、謹慎判斷與觀念分享的理性成分。

朱雲鵬
現任台北醫學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及東吳大學巨量資料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台灣大學經濟系學士及經濟研究所碩士、美國馬里蘭大學經濟學博士;曾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中央研究院社科所所長、景文技術學院校長及中央大學教授兼台灣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王立昇
現任台灣大學應用力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國教行動聯盟理事長;台灣大學電機系學士、美國馬里蘭大學電機系碩士及博士;曾任美國馬里蘭大學系統研究所訪問資深科學家、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訪問學者、中國浙江大學訪問教授。

吳中書
現任財團法人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台灣大學經濟系學士、美國西北大學經濟學博士;曾任中央研究院經濟所研究員、國立東華大學管理學院院長、台灣經濟學會理事長、中華財經策略協會理事長、中國信託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鄭睿合
現任財團法人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三研究所分析師;台灣大學經濟系學士、中央大學產業經濟研究所碩士;曾任中華經濟研究院輔佐研究員、臺灣綜合研究院高級助理研究員、中央大學台灣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專任助理。

吳建忠
現任台北海洋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助理教授兼人事室主任;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博士;曾任台北海洋技術學院通識中心主任。

推薦序 一磚一世界 劉兆玄
推薦序 理想的公共治理模式 趙維良
推薦序 見微知著 謝邦昌
推薦序 為台灣增添理性成分 余致力
作者序

第一章 人類群體對理想公共冶理模式的追尋
第1節 城邦、國家、企業面臨的共同問題:團體治理
第2節 歷史終結了嗎?
第3節 從民主到民粹
第4節 審議式民調提供了一盞可破除盲目民粹的明燈
第5節 公民由隨機抽樣參與公共決策始自雅典時代
第6節 不同態樣的民主改善機制:公民共識會議和參與式預算
第7節 台灣及其他地方舉行審議式民主的歷史軌跡
第8節 晚近台灣和中國大陸的實驗:本書章節規劃

第二章 十二年國教基北區家長論壇
第1節 十二年國教怎麼來的?
第2節 高中入學制度如何變化?
第3節 是否應當保留公立優質高中?
第4節 為何要舉辦十二年國教基北區家長論壇?
第5節 十二年國教基北區家長論壇的研究方法
第6節 家長本尊贊成名校抽籤入學嗎?
第7節 結論與影響:基北家長不支持抽籤

第三章 審議式民主工作坊:能源政策
第1節 緣起
第2節 研究方法
第3節 隨機抽樣、公民審議之詳細流程
第4節 工作坊的成果
第5節 摘要與結論
附錄:「審議式民主工作坊—能源政策」公民論壇會議手冊

第四章 中國大陸參與式預算與協商式民意調查的政策實驗
第1節 對參與式預算的基本思考
第2節 溫嶺市澤國鎮實施協商式民調的起源
第3節 2005年以後澤國鎮協商式民調的演變
第4節 結語

第五章 審議式民主的應用和未來
第1節 大團體如何開「榮團會」讓下情可以上達?
第2節 以審議式的民意破解民粹
第3節 以審議式民主處理棘手政策議題或蒐集民眾真實意見
第4節 公共治理的試金石
第5節 堆疊出理想國的一塊磚

參考文獻

自然維他命:虛
擬時代連結生命
的最佳補給
人類面臨的重大
問題
大學的陽光與森
林:課堂外教授
要告訴你的
別當政治門外漢
李家同為台灣加
油打氣-台灣值
得我們驕傲
大量閱讀的重要





第一章 人類群體對理想公共冶理模式的追尋

第1 節  城邦、國家、企業面臨的共同問題:團體治理
人是群居動物。一旦群居,勢必面臨規範群體生活的治理問題。從古代的部落,到城邦,到現代的國家,從早期的氏族團 體,到行業聚合,到近代企業,都必須面對這個問題。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寫《理想國》,是從城邦的角度,來探討最佳治理模式,而他心目中的城邦大小,是5,040 位公民。 當然,依照當時,也就是西元前第四世紀雅典的實況,大約有十餘萬公民及其家人,另有約2萬5千邦外人士和至少20萬的奴隸。所以,在柏氏的心中,就「理想國」而言,顯然雅典還太大。

柏氏應當沒有辦法預見,西方在他之後的馬其頓、羅馬帝國和東方的帝國,以及15 世紀以後興起的近代國家,其規模 比5,040 人大出很多;他當然更不可能預見,後世出現的企業團體,從最小規模的家族企業開始發展,到現在大規模的公司,其成員人數可能超過一個國家;例如:沃爾瑪全球雇用了約200 餘萬人,而富士康(鴻海)雇用了約120 萬人。
本書所稱「理想國」,是引用柏拉圖的書名,來探討群體治理模式。群體治理模式有許多層面,而且不同種類的團體,所需要處理的層面也有所不同;本書主要推介的「審議式民意調查」,是群體治理全盤制度中一個可以被考慮的單元,好比磚頭是整棟建築的一個單元,故書名定為《理想國的磚塊》。
在本書中,我們將從歷史的角度,來探討這個群體治理方式的由來。我們也將舉出晚近採行過這個制度的案例,包含實驗活動和真實應用,其主體涵蓋人民團體、企業和城鎮,其地點則跨越台灣、中國大陸和其他地方。

第2 節 歷史終結了嗎?
西方從國家政治制度角度,來看群體治理,柏拉圖的《理想國》應當是重要的經典之作。柏氏寫該書的時候,雅典民主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走向沒落。同樣位於希臘半島但實施寡頭政治、全民皆兵的斯巴達, 在一連串的戰爭中,逐步把雅典所建立的城邦聯盟瓦解。到了西元前404 年,雅典投降,被迫拆除城牆、裁撤海軍、放棄所有海外領地。斯巴達沒有把雅典人民貶為奴隸,但脅迫雅典接受一個「三十人執政團」所領導的政府。這個政府鎮壓支持民主政治的人士,大肆屠殺,造成全邦驚恐。
三十人執政團在一年多後被政變推翻,民主政治回到雅典, 但黃金時代沒有回來。在言論上質疑並挑戰包含民主在內各種既有觀念的蘇格拉底,在西元前399 年,還因「對神不敬」及「迷惑年輕人心靈」罪,被公民組成的審判團處死。七十歲的蘇格拉底,在和家人與弟子道別後,喝毒藥而亡。
蘇格拉底是柏拉圖的老師,也是《理想國》對話式內容所引述言論占主要篇幅的人物。該書中所描述的理想治理模式,是由受過嚴格教育和經驗養成而獲選拔出線的哲學家,來擔任統治者,而非由公民大會做決策。但統治者和軍人這兩個被禮遇的階級,不能有自己的家庭,也不能有自己的財產,以防徇私;後世的研究者把這種制度稱為「公妻」和「共產」制。柏拉圖很清楚,這種「理想」在現實上很難實現;退而求其次,斯巴達的寡頭統治,在他眼中比民主政治更接近理想治理模式。
不過,歷史的演進很難預測,經常跟著歷史腳步走的政治思想言論,也隨之改變。斯巴達的霸權只維持了十六年,就被底比斯挑戰,其後一連串的內戰削弱了各城邦的國力,造就半島邊緣的馬其頓崛起。西元前338 年馬其頓大敗底比斯和雅典的聯軍, 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到了亞歷山大大帝時代,馬其頓還建立了橫跨歐亞的帝國。

後繼馬其頓帝國而起的,是義大利的羅馬帝國。在起始階段,羅馬重視法律,也重視國王、貴族和公民間權力的平衡,但隨著版圖的擴大,從渥大維開始,逐漸趨向於皇帝集權。有時皇帝不傳位給自己親子,而是傳給養子,故有「傳賢」的味道;這種繼承方法在西元第二世紀安東尼(Nerva–Antonine)皇朝所謂「五賢帝」期間特別成功,造就了羅馬帝國的極盛時代。
五賢帝最後一位是馬可.奧理略(Marcus Aurelius),他不但是皇帝,也是思想家。 法國的史學家圖夏爾(J. Touchard)說,馬可.奧理略的言論明白彰顯他有「歷史已經終結」的想法,意思是最好的政治制度已經確認—就是像羅馬這樣的帝國體制;今後政治制度的演進或選擇不再重要,重點應當在於如何繼續保存現有的制度。
從事後看來,歷史不但沒有終結,其變化超出想像。從羅馬到中世紀、宗教革命、近代國家興起、英國的光榮革命、工業革命、法國大革命、美國獨立、兩次世界大戰、到其間的俄國共產革命、共產黨統治中國大陸、冷戰、冷戰的和解、柏林圍牆的倒下,再到1991 年蘇聯的瓦解。
蘇聯瓦解後兩年,美國一位學者福山出了一本書,名為《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之人》,其意義和羅馬皇帝馬可.奧理略當時的想法一樣,就是最好的制度已經勝出,以後不必再談政治制度的演進和選擇。有所不同的是,馬可.奧理略以為「賢君帝國體制」是歷史的終結,福山則認為歷史終結於資本主義和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

到了現在,也就是經過了二十餘年,眼看世界各國政治制度和經濟情勢的轉變,學者又開始懷疑歷史是否已經終結。如果歷史已經終結,為什麼許多採用一人一票民主制度的國家,陸續發生貧富差距擴大、債台高築、經濟泡沫乃至接近破產的地步?例如:引發2008 年金融海嘯的美國,就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國家; 2012 年歐債危機時,面臨國家破產而幾乎脫離歐元的希臘,債台高築的西班牙、葡萄牙和義大利,也都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國家。
許多人指出,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發展至今,產生一些難解的問題,包含:一、在媒體煽情的助威下,是否走向民粹政治? 二、政治人物的首要技能在於表演—不論是首長或民意代表皆致力於此,民主政治應有之理性討論程序是否付之闕如?三、是否短期救急政策凌駕於長期發展政策之上,導致國家債台高築, 終至瀕臨破產?四、雖然一人一票,真正有政治影響力的是否只限於少數家族和團體,所以表象為民主,實際為寡頭政治?
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可否加以改進,來克服這些現象?有沒有其他的制度可供學習或選擇?這些制度最後會朝同一方向演進嗎?這些都是還沒有解答的問題。看來,歷史可能沒有結束,還會繼續演進下去。
國家如此,人民團體和企業也是一樣。對於規模較大、股權十分分散的上市公司而言,其股東大會也是由(股權)投票決定政策;如何有效監督管理團隊,落實股東利益,一樣有治理問 題。沒有哪一種制度,已被歷史公認為最佳的公司治理模式。即使同屬股份有限公司,不同類公司的理想治理模式可能也不同;跨國企業在不同國家的分公司,其治理模式可能也不相同。在這裡,歷史更沒有結束,還會演進下去。

第3 節 從民主到民粹
民主國家治理問題的核心,在於「盲目民粹」的盛行。如何形容「民粹」這兩個字?很多人曾經給了不同的詮釋,其中一位美籍印度裔經濟學家普拉納布.巴丹(Pranab K. Bardhan), 在其所著《覺醒的泥足巨人》(Awakening Giants, Feet of Clay, 2012)一書中的描繪,引人深省。在該書的最後一章,他指出了印度民主制度的十二個盲點:
一、 競爭性民粹(competitive populism):「用短期甜頭討好選民⋯⋯公用道路、電力、灌溉很難收費,導致這方面投資低落。」
二、 侍從主義(clientelism):「選民支持和給予特定個人或團體預算利益形成對價關係,與廣大的公共利益脫節。特定族群或種姓享有公共職位的一定數目,但最後只讓這些弱勢族群中的少數菁英份子獲利,他們占在位子上當作整個族群的裝飾。」
三、 欠缺審議(lack of deliberation):「議會變成喊口號、叫囂以及誇張演出的場所,立法的程序淪為次要,真正的討論根本沒有。許多重要法案沒經過什麼辯論,甚至不到一小時以內就草草通過。」
四、 群眾動員(popular mobilization):「包含執政黨在內的各政黨,動輒聚眾遊行來展現政治實力,以人數眾多導致都市生活癱瘓為傲。」
五、 決策死結(decision deadlocks):「經常發生,重大的政治和經濟成本從而產生。」
六、 不負責任的反對黨(irresponsible opposition):「反對黨即使不負責任也無人追究,例如:站出來反對當他們是執政黨時所支持的政策。」
七、 從爭端中獲利(fishing in troubled waters):「政治投機份子有許多機會可以故意製造話題,以族群、地區或宗教之不同來分化選民—挑起族群的恐懼和焦慮往往是有效的動員工具。」
八、 習慣性反對現任(anti-incumbent):「印度選民和美國選民相比,似乎直覺性地反對現任者,不論政績如何。」
九、 選舉頻繁政策短視(frequent elections and short-sightedness): 「在任何時點,離下一次的某種選舉都不會太遠⋯⋯短期考量最優先。政策追求民粹式的快速止痛,忽略可持續的基本結構改善。」
十、 公共服務品質下降(degradation of the quality of public servi-ces for common people):「有錢人愈來愈由私設機構取得原本屬於公共領域的服務(如教育),一般民眾所能得到的公共服務愈來愈有限,其品質則日益低落。」
十一 、地方民主虛弱化(weak local democracy):「地方政府的主要功能,在於把中央政府設計、贊助和交辦的政策所產生的利益,導引到他們所希望的方向或特定團體去。許多地方政府無財力、沒被授權,或者無能力執行地方自發性的公共建設計畫⋯⋯經常有挪用經費,或讓非目標團體成員享用服務的情況。」
十二 、公共決策無力跳脫民粹(failure of collective action to over-come populism):「民粹阻卻長期投資但無法被克服的無力感⋯⋯行政及政策決策程序的過度政治化⋯⋯法院塞車、警察貪腐及人際關係掛帥的政治運作使得『法治』成為笑柄⋯⋯這些都繼續在傷害經濟成長,也不利於解決仍然廣泛存在的貧窮問題。」
以上這十二點,明顯可用一個名詞來做涵蓋性的描述,就是「盲目民粹」。在盲目民粹當道的時候,專業和代議政治的本質幾乎不存在,所有政治人物都在鏡頭面前表演給一般民眾看。其結果往往是只有表面、沒有真相,只有謾罵、沒有討論,只有今天、沒有長期,形成集體選擇(collective choice)弱智化的傾向。
對企業而言,同樣的情況也可能發生。例如:敵對方欲收購股權分散的公司時,會想盡辦法獲得一般股東的支持。可能被訴諸的手段包含召開記者會、丟出具聳動性但不一定為真的議題、刊登媒體廣告、高價取得「購買」委託書的通路等。公司現有經營階層作為防守方,可能鼓勵員工走上街頭,展現排斥併購的向心力。整個過程,也可能有盲目民粹的痕跡。最後做出來的選擇,也可能出現弱智化。

第4 節  審議式民調提供了一盞可破除盲目民粹的明燈
要如何破除盲目民粹的魔咒?或許我們可以從美國的陪審團制度獲得一些靈感。陪審團的成員,是從當地公民隨機抽樣所產生的樣本而來,他們要參與整個審判過程,而後下出有罪或無罪的結論。如果抽樣產生的陪審團成員,詳細聽取雙方辯論,加上成員彼此的深入討論,最後可以做出(在大多數情況)合理的決定,為何同樣的機制,不能用於決定公共政策?抽樣而來的公民, 經過學習、觀察和深入討論的過程,為何不能做出理性的決策? 沒有「媒體」在中間,當然也就沒有了表演的必要和可能性;沒有「代議者」在中間,也就沒有代議者和選民之間目標不一致的問題9;回歸「民主」的原始風貌,有何不可?
依循著這個思路,就可以在文獻的瀏覽中發現,史丹福大學詹姆斯.費什金(James S. Fishkin)教授所創立發展的「審議式民意調查」(Deliberative Polling10;詳Fishkin, 1991;以下簡稱「審議式民調」),恰好就是以上想法的具體呈現。
費氏的方法是先取一個具有代表性的隨機樣本,並針對某特定議題做第一次民調(此稱「前測」問卷調查),然後邀集樣本成員在一個地方舉行審議會議,共同討論特定議題;與會者會收到平衡性的簡報資料以利討論。參與者隨機分成小組,在專業主持人引導下進行討論,並形成相關問題;這些問題隨即在大會中由不同陣營的專家回答、辯論,並和參與者一起討論。在一連串的討論結束之後,這個樣本的參與者針對同樣的問題再被詢問一次意見(「後測」問卷)。結果顯示意見轉變的話,就表示被抽出來的代表性民眾在有機會較充分瞭解議題資訊之下,做出不同的選擇。
審議會議的詳細程序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