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問─誰會是世界的主人
作  者╱
安東尼•盧多維奇
譯  者╱
陳蒼多 譯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博雅文庫
出版日期╱
2016/02/01   (1版 1刷)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957-11-8344-2
書  號╱
RI18
頁  數╱
256
開  數╱
25K
定  價╱
320


以精闢簡潔的論調闡述尼采作品及哲學思想,是眾多研究尼采的文學中較獨特的一本著作,本書由外文系教授陳蒼多將原著翻譯著作,讀者可盡情細細品嚐尼采的哲學思想。
本書原名《Who is to be Master of the World? 》(誰會是世界的主人?)原文作者是英國著名哲學家、社會學家、社會批評家,精通數國語言,著作40本,翻譯作品超過60種。本書算是最早闡述尼釆及其學說的作品之一,寫於尼采去世後的八年,在汗牛充棟研究尼釆的作品中是很獨特的一本,因為作者把尼釆的精髓濃縮在精簡的篇幅中,每種論點都佐以尼釆作品中的文字。那麼,到底誰會是世界的主人呢?一讀本書便可一窺究竟。

安托尼•馬媔•盧多維奇(Anthony M. Ludovici,1882—1971),英國哲學家、著名作家、尼采主義社會學家和社會批評家,其創作涉及形而上學、政治、經濟、宗教等。以藝術和繪畫為職業生涯,曾任雕塑家羅丹的私人秘書,最終轉向寫作,著作超過四十部,譯著超過六十部。他也是最早把尼采作品譯成英文的人。
※譯者簡介
陳蒼多 譯
師大英語研究所碩士,政大英語系教授,出版翻譯作品兩百多種,創作六種,現專事翻譯與寫作。

01 尼采:不道德者   
02 超人   
03 所有價值的重估   
04 尼采:道德家   

東大教授十小時
教會你大學四年
的社會學
博幼的故事:用
教育讓孩子成為
自己的太陽
李家同閱讀筆記
:聊電影聊小說
聊好書
跨越三個世界的
魅麗與迷思:科
技、人文、社會
的知識凝煉
世界社會科學名
著精要
大學抓地了沒?
當學士袍遇上市





按照順序接著處理尼采的「超人」學說,是很合適的事,並且也是基於前一次演講所陳述的理由。我們記得,我們曾在前一次演講談到,道德價值是十分沒有意義的—如果它沒有獲得某類特殊的人所支持,做為其目的、目標。
「誰會成為世界的主人?」這是在我上一次的演講中一再出現的問題。我們看出,這完全是品味的問題,尤有進者,這是我們自己要決定的問題。我們也看出,在決定這個問題時,我們又涉及一個更複雜的問題—道德的問題,並且這個問題制約了另一個問題。
以尼采的「超人」—他在人方面的品味—為例,在時間來臨時,我們首先最好準備好去瞭解他所希望藉以達到目標的那種道德。我已經告訴你們了,我將在最後一章討論這種道德。

尼采談到自己時,把自己視為初生之子,並且補充說:「初生之子經常被獻祭。」初生之子經常被獻給那些放置於社會古老偶像聖壇上的古老偶像。初生之子年輕,他們的肉仍然很嫩,會滿足古老的口味。既然初生之子可以刺激古老的偶像祭司,他們如何可能避免成為祭品呢?2
尼采在一八八三年時就已經能夠以這種方式談到自己,以及他希望集合在身邊的那些人。他已寫了他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的兩個部分,已向世人發表了五部最具獨創性的作品,並且從這些作品為人接受的情況,他開始瞭解到:他口中說出來的話,並不是當時的人耳中聽得進去的。
人們不喜歡他們所不瞭解的話。新奇的東西令他們厭煩,凡是會影響他們的得意自在感覺的事物,他們就毫不猶疑地加以拒絕。簡言之,就如同他告訴我們的,他們把他像初生之子一樣,獻給那些仍然支配著他們的偶像。
尼采特別診斷了歐洲的文化,發現它患了一種可怕的疾病—「意志的麻痹」3
他發現歐洲人沾沾自喜地安於一種可憐的自滿,而他的一生就是努力要喚醒歐洲人去感覺到所面臨的危險。
是的,他很擔心歐洲人,甚至希望他們有一個可怕的敵人4,迫使他們要下決心變得同樣可怕。一方面,有一種「寂靜主義者」(Quietist)相信:「一切都是同樣的;沒有什麼事情是值得的,這世界是沒有意義的,知識被窒息了」;另一方面,有些人仍然狂熱地堅信基督教是最好的選擇,最好的鴉片—最柔軟的躺椅。還有另一種人,雖然對於超世俗的可能性顯得很冷漠,卻願意接受任何主張或信仰,只要它的明確目標能夠使得追隨者大大遠離任何種類的痛苦。
然而,所有這些人卻一致同意「進步」這個觀念的理想化。它意味著,在某一個時候—盡可能在很近的時候—整個文明世界就不會有令人害怕、令人顫慄的事物。5
在所有的地方,美德都與那些會帶來最大可能的安逸的特性結合、混淆在一起。最有美德的人是最溫馴的人,因為他最不可能騷動其他人的感覺,最不可能在象徵平和與舒適的靜水中引起漣漪。
「遵從一種既定、無害、馴服的類型」,「習俗、觀點都千篇一律」,以及「幾乎沒有欲望」—當尼采把注意力集中在歐洲人時,歐洲人的理想就是這些。那些實現這些理想的歐洲人,則相信他們自己已經解決了生活的問題。
尼采及其充滿活力的教導,把冷漠的人從睡眠中驚醒。他從信仰宗教的人的身體下面奪走柔軟的躺椅。有些人認為最大的善必定是在於完全壓制痛苦,他對這些人說出了這段話:「什麼是善?你們問道。勇敢是善。就讓少女們去說:善是同時美妙又動人的。你們說,善的目標甚至會使得戰爭變得神聖?我對你們說:善的戰爭會使得每種目標變得神聖。
「戰爭和勇氣比愛鄰人做了更多偉大的事情。」6
他對所謂善良的人大動肝火。他告訴他們說,他們是粗俗的群眾,他們所專心的事情是舒慰自己以及讓自己屈服。「只要事情把個人提升到群眾之上,造成鄰人的恐懼,你們就說它是『惡』,」他說。另一方面而言,「寬容、謙虛、自我適應、自我同等化的傾向,以及欲望很平庸,則會在你們之中贏得道德的卓越和榮譽。7
一個表現沾沾自喜的滿足在打著瞌睡的歐洲人,聽到他這樣說就斥責他;這有什麼好驚奇的嗎?
我們在《超越善惡》之中讀到這樣一段話:要耳朵去聽任何新奇的事,都是困難又痛苦的。我們聽到陌生的音樂會不舒服。當我們聽到另一種語言時,會不自主地試著把這種語言的聲音變成我們比較熟悉的聲音—例如,我們會去做改變的工作,把法文的écrevisse(螯蝦)和chaussée(人行道)變成crayfish(螯蝦)和causeway(人行道),把德文的weissager(假聰明者)變成wiseacre(假聰明者),因為我們的感官……「厭惡新東西」。8
因此,尼采自己的公開表現不僅令當代人不安,也讓他們的耳朵很痛苦。有些人無論如何試著要瞭解他,但瞭解的方式是:把他的哲學等同於他們認為已經知道的什麼東西。在這些人之中有人把他的哲學稱之為「利己主義」9和「唯物論」。10
我希望能夠告訴你們,他的哲學既不是「利己主義」,也不是「唯物論」。田尼斯博士(Dr. Tienes)在一本有趣的小冊子11之中稱呼尼采為「進化」的道德哲學家,而這個稱號確實很相配。但史賓塞的說法卻很對:「『進化』的學說在其純科學的框架下,並不涉及『唯物論』,雖然其反對者堅稱如此。」
當查拉圖斯特拉第三次向人類提出忠告時,他是在人類之中尋求他們的改變……「他希望知道人類同時出現什麼變化,他們是變得較高還是較小。」他在這方面所說的很多事情,會讓英國讀者想起吉卜林(Kipling)那首名為〈異教徒讚頌〉的歌中的深奧詩行:

「我將艱辛地旅行到南方,確定
我是否只是幻想著
英國的陽光變弱了
英國的微風變無力了,
並且有什麼東西隨著這一切而變小著。」12

在查拉圖斯特拉的經歷史的第三本書中,我們讀到他如下的評論:

「一切都變得較小了!」
「到處我都看到較低的門。跟我同類的人仍然能夠穿過這樣的門,但—他們必須彎腰!」
「我穿過這些人,張開著眼睛,我不羡慕他們的美德,他們因此不原諒我。」
「他們咬住我,因為我對他們說:『小的人需要小的美德。』也因為我很難瞭解為何需要小的人!」
「我講話時,他們咳嗽,他們認為咳嗽只是嫌惡強風。」
「他們無法預知我的快樂是很強烈的!」
「我們還沒有時間給查拉圖斯特拉!—他們這樣說,表示異議。但『沒有時間』給查拉圖斯特拉的那種時間又有什麼重要?」
「他們會樂於誘惑我、奉承我,要我接受小的美德。他們會樂於說服我的腳去配合他們的小的快樂節奏。」
「我穿過這些人,張開著眼睛。他們已變得更小,正變得越來越小。其理由在於他們的那種快樂與美德教條。」
「他們的美德甚至也是少少的,因為他們欲求安逸。但只有少少的美德才能與安逸相容。」
「這兒的男人微不足道,因此女人努力讓自己變得有男子氣概。只有具足夠男人成分的人,才會挽救女人中的女人成分。」
「他們內心深處顯然最想要一件事:不要受到任何人的傷害。因此,他們去設想每個人的希望,並對他們好。」
「但這就是懦弱,雖然它被稱為美德。」
「對他們而言,美德就是造就『謙遜』和『馴服』的東西。因此,他們讓狼變成狗和人,而狗是人最佳家畜。」13

如此,尼采帶著非常焦慮的心情看著現代歐洲人的情況。他看出,人類仍然有無窮盡的最大可能性。他很想知道如何把人類導進思想和價值評估的管道,使他們處在更自傲、更尊嚴和更高貴的狀態中。基於這個目的,他宣稱,新哲學家、新指揮者—新的評估價值的人是必要的。比到現在為止更嚴厲的領導者必須出現,他們的內心必須像銅,他們的良知必須像鋼,才能夠承擔起重大責任,去支配那些諸如已很滿足的現代歐洲人那樣靈巧、狡猾、鬼祟、喜愛舒適、膽怯的群眾。但是這樣的哲學家確實正要出現,他們一定要出現,他告訴我們說,他們的影像在他眼前盤旋!
尼采唯一擔心的事是,這些將要出現的領導者可能失敗或墮落,他所焦慮、感到悲傷的唯一事情是,他們可能迷路,或故意放棄他們的路,受到眼前龐大工作的挫折或打擊。14
「我是單單一個人,啊呀,只是單單一個人,」尼采失望地叫出來,「而這座大森林,這座處女森林」象徵錯誤、偏見,象徵小氣、近視、即刻追求利益的原則!
哦,願我有狗、助手、偵察員來幫助我進行我的大狩獵,但這樣的狩獵需要勇氣和睿智,而學者和所有能夠幫助我的人,在現今都不習慣於危險。在大危險開始的地方,「他們就是在這樣的地方不喪失敏銳的眼睛和鼻子」。15
「要把很多人從人群中引誘出來—這是我為何出現的原因。眾人會對我生氣:查拉圖斯特拉希望被牧人稱之為強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