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休兵,不要鬧了!
作  者╱
李家同著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博雅文庫
出版日期╱
2014/12/08   (1版 2刷)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957-11-7872-1
書  號╱
RI15
頁  數╱
232
開  數╱
25K
定  價╱
320 (特價 253)


李家同
民國28年生,台大電機系學士,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電機博士。歷任靜宜大學校長、暨南大學校長。97年退休後,擔任清華大學、暨南國際大學、靜宜大學的榮譽教授,以及總統府無給職資政。

研究領域為符號邏輯、演算法設計分析、生物計算、生物資訊等。曾獲得許多獎項的肯定,包括國科會連續五屆傑出研究獎、教育部工科部學術獎,也是美國電機電子學會榮譽會員。

李教授信仰天主教,在大學求學期間,就常去台北監獄與新店軍人監獄當義工,目前仍為新竹德蘭中心的義工,教孩子數學與英文。由於他長期關懷弱勢團體,文章帶有人道主義色彩,並深受廣大讀者的喜愛。著有《讓高牆倒下吧》、《陌生人》、《幕永不落下》、《鐘聲又再響起》、《一切從基本做起》、《李伯伯最愛的40本書》、《大量閱讀的重要性》、《人類面臨的重大問題》等暢銷書籍。

第一章 九年一貫
第二章 九年一貫課程要求孩子們的十大基本能力
第三章 快樂學習?
第四章 建構式數學
第五章 廣設大學
第六章 專科學校的沒落
第七章 廢止大學聯招
第八章 十二年國教的基本觀念
第九章 免試升學
第十章 特色招生
第十一章 結論
後記

東大教授十小時
教會你大學四年
的社會學
博幼的故事:用
教育讓孩子成為
自己的太陽
李家同閱讀筆記
:聊電影聊小說
聊好書
跨越三個世界的
魅麗與迷思:科
技、人文、社會
的知識凝煉
世界社會科學名
著精要
大學抓地了沒?
當學士袍遇上市





後記

這本書快出版的前夕,教育部又為了十二年國教明年該怎麼做,開了會。說實話,我實在搞不清楚到底最後的結論是什麼,反正是相當複雜就是了。為什麼我說我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呢?我記得教育部曾經說過,以後一張志願卡可以填兩種志願,當時我就非常好奇,有兩點使我感到困惑,(1)究竟這個志願卡是如何設計的?學生可以將免試的志願和特招的志願混在一起填嗎?如果如此,處理這種志願卡的演算法是什麼樣子的?(2)學生該如何填志願?他該將免試的志願放在前面嗎?舉例來說,他要是想進A學校,他該把A校免試填在前面,還是A校特招填在前面呢?沒有想到的是,教育部最後的公佈,未來免試會先放榜,特招會後放榜。所以,我一開始的憂慮都沒有了。但是,這種做法會不會引起相當多的空額呢?我都不敢問了。問的話,好像有點表示我的愚笨。

我又發現一件是,那就是免試的確是有法律根據的,免試這個名詞出現在高級中學教育法裡,但是免試沒有提到會考,會考是根據教育部的另外一個行政命令提出的,而這個行政命令,教育部聲稱是根據高級中學教育法而來。使我感到困擾的是,既然高級中學教育法中沒有提到會考,會考如何說是根據此法而來?

最值得大家知道的是,成功中學收了一個會考成績零分的學生,這是因為二免的原因。這一個消息引起了很多大陸網友的注意,也紛紛在問這是怎麼一回事。還好,國際媒體沒有報導此事,成功中學是一所菁英份子才能進去的學校,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十二年國教的目的隱隱約約的是要打敗明星學校,看來他們是成功了。

更值得注意的是,十二年國教有一免、二免以及三免,三免的結果是,很多學生無校可進,這也是我國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現在發生了。

我忍不住要告訴大家,一位俄國的數學家Grigory Perelman最近得了數學界最高的榮譽,獎金一百萬美元,但他拒絕領獎,當然也拒絕領獎金。這位老兄可想而知是不會做班長的,也不會做風紀股長,更不會參加任何的社團活動。如果他參加免試升學的考試,在比序上會大幅度的落後。在台灣的很多地方,他進不了他想進的明星學校,只能進一個普通的學校。可是在俄羅斯,他進的是一個特殊學校。

所謂特殊的學校,並不是說他有一個特殊的科目可教,而是他的學生非常特殊,可以唸相當難的學問。這位數學家當年就有一位非常傑出的老師教他,否則他絕對不可能有如此好的學術成就。

我們的教育當局認為特殊學校不能說就是學生特殊,我也搞不清楚他們的特殊學校的定義為何。以建中而言,建中一個典型的明星學校,它的確培養了相當多的傑出校友。為什麼它能夠做到這一點,無非是它所收的學生都非常聰明,因此可以學相當艱難的學問。我們國家有一個法,叫做基本教育法,法中明文規定,我們的教育必須因材施教。十二年國教提倡的是混材施教,要將程度不怎麼好的學生也送到建中去,將很多可以進建中的學生,因為比序的原因,而進不去建中。這種做法其實並沒有能夠將很多社區高中變好,但是絕對可以將建中的學生程度拉下來。

過去教改毀掉了我們良好的專科學校,現在大家又要專心一致地毀掉明星學校。如果我們一定要大家不要有明星學校的迷思,那我們就要等教育部的下一個教改,毀掉明星大學,使得全國大學遍地開花。令人困惑的是,政府一方面要打倒明星高中,另一方面又要使得我們的明星大學能夠進入世界百大之中,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想沒有人知道,因為我相信政府官員也搞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是非常同情教育部的,部長、次長、處長成天在為了十二年國教開會、協調,在各個部會中,教育部應該是最單純的,教育部的任務應該就是將我們全國學生的品質往上提升,不僅聰明的孩子會學得更好,不夠聰明的孩子也應該學得不錯。可惜教育部在這方面已經完全無力照顧,從早到晚都在研究如何升學,但是又不肯用簡單的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就只好在枝節上東改西改,其結果是造成了零分也可以進明星高中的情況,已經開學了還有學生沒有學校可進。

辦教育的人最重要的是要將聰明的小孩變得更有學問,要讓弱勢的小孩也有一定的學業程度,不能太差。現在我們的做法是硬要將聰明的小孩拉下來,可是也沒有將弱勢的小孩拉上去。前些日子,有一所偏遠地區的國中,他們的老師發現十六位新生中,能夠從二十個英文單字中唸對十個以上的,只有六位,這二十個單字無非就是father、mother、student、teacher、boy、girl等等。在聽寫的時候,會正確地寫出十個單字以上的,只有一位。

我感到非常傷心,因為我們現在的教育當局既沒有將程度好的小孩變得更加好,也沒有使得全國的孩子們都有一定的程度。難道教育當局對我們學生的程度問題沒有興趣,而只對如何升學有濃厚的興趣?

12年國教有一個口號,叫做「適性揚才」,但是沒有12年國教就無法「適性揚才」嗎?許多高工高商原本就熱門,並不是因為12年國教才讓國中生多出的選擇。在培養餐飲人才的學校裡,很早就有「南高餐北開平」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