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嘉雯青春經典講堂:紅樓夢
作  者╱
朱嘉雯 著
出版社別╱
小五南
書  系╱
悅讀中文
出版日期╱
2018/09/01   (1版 1刷)
  

I  S  B  N ╱
978-957-11-9855-2
書  號╱
ZX21
頁  數╱
184
開  數╱
20K
定  價╱
280 (特價 221)


  本書以內容主題概分為四大主題,四十二篇,包括:「紅樓夢1天生我材必有用」、「紅樓夢2世間好物不堅牢」、「紅樓夢3春蠶到死絲方盡」、「紅樓夢4語不驚人死不休」,以輕鬆語彙來講述各篇故事、剖析其文學等等價傎,即使沒有通讀過《紅樓夢》原著的讀者,亦不會感到層層隔閡。

  各主題中有人物性格的描摹、令人驚絕的細緻小物件、精妙的文學語彙剖析,以及在曹雪芹巧筆下一道道的養生御膳,那既是美食,同時也是精神上豐盛的饗宴……。
2017年廣播金鐘獎得主

  《紅樓夢》是古典章回小說的巔峰之作,有清以來即備受矚目。讀者們都知曉「黛玉葬花」的憂傷情致,然而「齡官畫薔」中小戲子齡官的苦楚戀情,百年來也在在令人動容不捨!身分卑微的齡官愛慕賈薔,曾在地上獨自以金簪劃地,抒發情思;完美小姐薛寶釵,她曾以「金線絡寶玉」,潛意識裡便是想籠絡多情公子賈寶玉,那一個「絡」字,既是動詞也是名詞,真耐人尋味!

  作者朱嘉雯教授專研紅樓,她從原著裡精挑四十二篇情節優美的故事,又化身為風趣靈巧的說書人,娓娓道來為大家講述紅樓人的風月情懷。
※書籍推薦人
紅學大師推薦
白先勇 康來新

朱嘉雯
主講宜蘭警察廣播電台主持《舌尖上的文學》節目,於2017年榮獲第52屆廣播金鐘獎綜合節目獎。
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博士,國立宜蘭大學人文暨科學教育中心副教授,精通紅樓夢等古典小說,為。為漢聲廣播電台「文學大觀園」節目製作、主持;《人間福報》專欄主筆; 台灣紅樓夢學會會長;亦在各地讀書會講述經典文學。
※繪者簡介

吳佳臻
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小比工作室負責人,擅長廣告設計、書籍/封面設計、兒童插畫等等,參與設計繪製的書籍曾多次獲「好書大家讀」、「文化部推介」。

紅樓夢1 天生我材必有用

完美小姐薛寶釵的學養
風刀霜劍,林黛玉的薄命
薛家姐妹花才情動人
哀樂少年賈薔和賈芸
從寶釵之美談起
晴雯的急智與豪俠
大觀園的首席公子賈寶玉
大丫頭花襲人的深度摹寫
潑辣美人不同的人生
鳳姐兒的「辣」

紅樓夢2 世間好物不堅牢

一枝鬢邊嬌欲語
小物件,大時代
吃在嘴裡,甜在心裡
文青味的居家陳設藝術
金線絡寶玉
西洋玩意兒自鳴鐘
精工奪巧的慧繡
手工精製的水晶大吊燈
荷包與對聯
裙拖六幅湘江水
薔薇風細一簾香
蘇州工藝,虎丘耍貨

紅樓夢3 春蠶到死絲方盡

Venturina!燦若金星的偶然事件
一段暮雨兩般情
一場寂寞憑誰訴
脂硯齋的深情閱讀
賞心樂事,一醉方休
襲人身分的轉變
在「醒」與「迷」之間
年年忙過年
騷人墨客的文學語彙花園
錦衣繡食的絕代風華
寶玉用情,「情不情」

紅樓夢4 語不驚人死不休

《石頭記》的創作意識流
《紅樓夢》裡的女性與香氣
《紅樓夢》對照記
桃花簾外東風軟
煙雲泉石,意在筆先
曹雪芹的「棄兒」心態
漂泊亦如人命薄
誰是說故事的人
養生御膳與文學創作

超人不會飛-鋼
鐵人醫生的逆襲
(附贈Susa
n音樂創作CD

朱嘉雯的167
堂經典文學課:
聊齋誌異、金瓶
梅、西遊記、紅
樓夢(全套4冊

陳淑玲十二思路
翻轉作文1:加
減擴縮改變
陳淑玲十二思路
翻轉作文2:學
搬代
左腦+右腦的寫
作課-聰明打造
你的國寫作文力
三國笑史全集(
全套8冊)




寶玉用情,「情不情」

     賈寶玉一落胎胞,口中便銜著五彩晶瑩的鮮明美玉。這寶物來自當年女媧補天所煉頑石,後遺落在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上。經僧人大展幻述,點化成為掌上明玉。其才雖然不堪補天,然已經鍛鍊,靈性自通。在賈府眾人的護擁下,它的光彩象徵著門楣的顯耀。
     然而賈寶玉一生卻不斷地與它對抗,彷彿這瑩潔美麗的玉,生來就是他命中無形的魔咒與枷鎖。他幾番掙脫不下來,最終也只是弄得身心俱疲,遍體鱗傷。《紅樓夢》第三回寶玉和黛玉初相見,只一聽說林妹妹並沒有玉,寶玉登時發作起癡狂病來,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罵道:「什麼罕物,連人之高低不擇,還說『通靈』不『通靈』呢!我也不要這勞什子了!」嚇得眾人一擁而爭去拾玉。賈母更是滿面淚痕地哭道:「何苦摔那命根子!」然後好說歹說地重新為他戴上。賈寶玉頹然乎其間,徒嘆生命無奈。
     故事發展至第二十九回,寶玉再振平生氣力,不僅摔玉,而且砸玉!一切起因於張道士為寶玉提親,黛玉心中大不受用,奚落了寶玉兩句,寶玉聽見那「好姻緣」三個字,越發逆了己意,心裡乾噎,口裡說不出話來,便賭氣向頸上抓下通靈寶玉,咬牙狠命地往下一摔,道:「什麼撈什骨子,我砸了你完事!」偏偏那玉非常堅硬!摔了一下,竟文風不動,寶玉便又回身找東西來砸,並且是「下死力」地砸!眾人忙上來奪,都奪不下來,最後是襲人苦勸有功,通靈寶玉仍舊籠絡在主人公的頸項上。
     賈寶玉究竟為何鬧到這步田地?紅學家們眾說紛紜。說他為了抗衡家長威權與宗族體制,說他為了愛情為了向林黛玉表白。如果我們將八十回後的續書者視為《紅樓夢》的重要詮釋人,那麼他在故事尾聲中所發議論,便很耐人尋味。
     在第一百十七回裡,賈寶玉失了玉,被和尚送回,但是和尚不近人情地要一萬兩銀子做贖金。賈寶玉索性對他說:「你也不用銀子了,我把那玉還你吧。」然而王夫人、薛寶釵、襲人等哪裡肯放過?玉贖回來之後,賈寶玉本人倒是可以外出同那和尚會面。寶玉這才明白道出了眾人的隱衷:「你們這些人原來重玉不重人哪。」
   我們於是在《紅樓夢》裡看到賈寶玉具有一種奇特的個性,用第三十五回傅家媽媽的話來形容:「時常沒人在眼前,就自哭自笑的;看見燕子,就和燕子說話;河裡看見了魚,就和魚說話;見了星星月亮,不是長吁短嘆,就是咕咕噥噥的。」賈寶玉的表現往往不入世人之眼,故而被譏評為「癡」、「呆」。
     不僅如此,連小書房裡掛的畫中美人,劉姥姥信口開河編造的抽柴火的小女孩,寶玉都要認真訪求、親自慰問。這使我們想起脂硯齋曾提示讀者,本書末回將有一篇〈情榜〉,其中對每一位重要人物都有貼切的評語,屆時賈寶玉的評語將是「情不情」。那意味著賈寶玉是對生活中一切不情之物,都奉獻了真情,無論是魚鳥星月,抑或卷軸美人。
     而所謂的「不情之物」有時也指與寶玉無親無故之人,甚至是寶玉並不鍾情的對象,例如:畫薔的齡官、在園中燒紙祭奠菂官的藕官、獨對賈環一往情深的彩霞,和已經訂親的邢岫煙。儘管有時香菱、平兒等人對寶玉的體貼也並不領情,然而寶玉仍只顧疼惜她們,為她們排憂解難,為她們的薄命悲傷落淚。想來那不情之物都能牽動賈寶玉的真情,更何況是他所鍾情的對象!
     與賈寶玉的情感意識相互對位的,是林黛玉的「情情」。這也是脂批所透露的末回情榜中,作者對於林黛玉性格形象的總結,亦即她總是還抱著一片真情獨鍾於寶玉。然而,作為大觀園內最富有靈性的女詩人,林黛玉也總是對於自然界的不情之物,賦予深厚的情意。她的〈葬花吟〉、〈秋窗風雨夕〉、〈桃花行〉等作品,皆因其化不情為有情的點睛之筆,而使得大觀園裡的落花秋雨,無處不綻放出撼動靈魂的藝術感染力。
     尤其是暮春時節,眼見花謝花飛、紅消香斷,林黛玉憐惜不已,便以一抔淨土,將繽紛的落英細細收藏掩埋,詩人因而有葬花之作。及至清秋時節,連宵的寒意牽引起如泣如訴的愁思,林黛玉便又在不眠的深夜,寫下〈秋窗風雨夕〉。當她將天地間並無知識的花木景物,當作有生命有情感的對象來詠嘆長吟之時,她也與賈寶玉一般地達到了「情不情」的纏綿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