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古埃及
作  者╱
劉增泉著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博雅文庫
出版日期╱
2014/09/01   (1版 1刷)
  

I  S  B  N ╱
978-957-11-7711-3
書  號╱
RH32
頁  數╱
296
開  數╱
25K
定  價╱
320


本書以客觀的角度敘述整部完整的埃及史,其中不乏法老之爭及金字塔時代的輝煌歷史,同時也揭露古埃及人的生活方式面貌,及其發明對後世的深遠影響,真實展現埃及之所以迷人且真實的一面。
尼羅河漲潮所帶來的黑色土地,帶來一段擁有文字、建築、雕塑和繪畫等前所未有的燦爛朝代。金字塔、法老、聖甲蟲、太陽神、咒詛等,這裡是你我既害怕又嚮往的黃金沃土,一個文明古國──埃及。

古埃及文明是人類文明的五大發源地之一,除了建築金字塔、獅身人面像及製造木乃伊而聞名天下外,還發明了許多對後世影響深遠的東西。古埃及的文化非常豐富,創造的象形文字對後來腓尼基字母的影響很大,而希臘字母是在腓尼基字母的基礎上創建的。金字塔、亞歷山大燈塔、阿蒙神殿等建築體現了埃及人高超的建築技術和數學知識,在幾何學、曆法等方面也有很大的成就。

劉增泉

學歷:法國巴黎大學(Sorbonne) 羅馬史博士、法國國家高等社會科學院文化史博士
現職:淡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專書:《古代中國與羅馬之關係》、《古羅馬的旅人》、《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的起源》
翻譯:《簡明西洋中古史》、《拜占庭帝國與東正教世界》、《中歐西歐的羅馬行者》、《中歐西歐的羅馬行者與社會宗教》、《亙古未解世紀之謎》、《文藝復興藝術觀》、《歷史從蘇美人開始》、《簡明西洋上古史》、《羅馬與中世紀》、《歐洲文化史》、《帝俄與俄羅斯》、《簡明西洋近代史》、《中國與古羅馬東部地區的歷史淵源》
編著:《西洋中古史》、《西洋上古史》、《世界現代史》、《希臘史:歐洲文明的起源》、《希臘文化史》、《羅馬文化史》、《西洋文化史》、《法國史》

第一章 緒論
第二章 史前時期的埃及               
第一節 埃及最早之人類群體         
第二節 古老文明的再生               
第三節 文化背景                           
第三章 早王朝時期                     
第一節 第一王朝                     
第二節 第二王朝                        
第三節 社會、宗教、文化            
第四章 金字塔時期:古王國            
第一節 第三王朝、第四王朝                              
第二節 第五王朝、第六王朝                           
第三節 官吏和管理機構                           
第五章 第一、二中間期與中王國時期                  
第一節 第七王朝到第十一王朝            
第二節 第十二王朝                              
第三節 第十三王朝到第十七王朝            
第六章 新王國                        
第一節 第十八王朝                           
第二節 第十九王朝                           
第三節 第二十王朝                           
第七章 第三中間期、後期、外族統治            
第一節 第二十一王朝到第二十五王朝
第二節 第二十六王朝-賽伊特王朝                     
第三節 第二十七王朝到第三十王朝                     
第八章 結論   
注釋
主要參考書目

江河不流:中日
甲午戰爭(上)
江河不流:中日
甲午戰爭(下)
希臘人的故事Ⅲ
:新勢力崛起
希臘人的故事Ⅱ
:民主政治的成
熟和崩壞
希臘人的故事Ⅰ
:民主政體之萌

血之黑旗:IS
IS崛起的祕密




第一章 緒論
  古埃及人在西元前四○○○年,來自於乾旱的撒哈拉地區。他們很早就意識到需要一個強大而有力的政治組織。然而,由於地理因素使這種中央集權制度極不穩固;首先是上埃及和下埃及之間因戰亂而自然的劃分開來,另一個問題則是首都方面的問題,若是選擇位於北部的孟斐斯(Memphis),雖然可以與兩個自然區域相連接,但是有被侵犯的危險,如果選擇位在南部的底比斯(Thebes),儘管可以因位置偏僻避免移民和被征服的困擾,卻使它遠離商業活動。
  西元前三二○○年,埃及經過一場革命建立統一的國家,出現了第一、第二王朝,由斯哥皮翁(Scorpion)和納邁爾(Narmer)統治,這時期的首都在蒂尼斯,他們曾進行一些軍事遠征的活動,攻打西奈半島的貝都因人,侵入紅海地區的商業城市。
  從西元前二七○○年到西元前二四○○年,正是埃及第三、第四和第五王朝統治時期,這是埃及的古王國時期,此時的首都在孟斐斯。第三王朝最重要的國王是左塞爾(Djoser)和他的大臣印和闐(Imhotep),第四王朝則是由金字塔的建造者:賽奧普斯(Cheops,他又稱為古夫,即是著名的古夫金字塔擁有者)、西弗瑞(Chephren)和米加瑞諾斯(Mykerinos)所建立的,他們曾進行遠征,戰績輝煌,此時也是金字塔的全盛時期。第五王朝是埃里奧波里斯(Heliopolis)的祭司們所建立的王朝,他們是太陽神——瑞神(Re)的狂熱信徒。
  正當第四、第五王朝時期,由於大臣烏尼(Uni)進行對努比亞的戰爭,使埃及走向衰落。這時期,佩比二世(Pepi II)昏庸統治埃及長達九十四年(從六歲至一百歲),在他統治期間,埃及受到貝都因人的攻擊,越來越多地方總督擁有獨立自主權(總督為地區的領袖),讓埃及陷入四分五裂之中。
  西元前二十一世紀,貝都因人的勢力被完全逐出埃及,第十一王朝的門圖荷太普(Mentuhotep)將權力延伸到上埃及,建立中王國時期,首都設在底比斯。第十二王朝的阿蒙赫特(Amenemhet)和索奴斯埃特(Senousret)在位時期則是埃及全盛時期。
  這一時期進行了一些革新;底比斯成為宗教和行政中心。在索奴斯埃特統治時期,總督的職權被取消,他們失去權力和世襲位置,行政權重新歸於中央,在宗教信仰方面,人民一樣可以獲得靈魂的得救;此外,平民也能夠接受教育,使得文書的職業成為令人羨慕和嚮往的工作。人們在腓尼基建立商業據點,將埃及的商業擴展到敘利亞和克里特島。底比斯的神祇——阿蒙神,在第十二王朝時期成為全埃及的神祇,其地位等同於瑞神,祂是埃及的最高神祇。
  君權是從蒂尼斯王朝時期即確定下來,它具有強烈的宗教特點;法老(Pharoah)是「大房子」的主人,他是荷魯斯神(Horus)的兒子(祂的外形是鷹),也是瑞神的兒子,更是王國的所有者和專制政權的主人。蒂尼斯王朝創立了一套行政管理制度,此制度於第二王朝和第四王朝時期加速發展,直到第十二王朝的阿蒙赫特和索努斯埃特時期臻於完善。但由於這個地形上過於狹長的國家缺乏便捷的交通工具與道路系統,使得各省總督有機會攬權,一旦法老的勢力衰弱,這些總督就會走向獨立自主。

 第四到第十二王朝時期,強盛的王權是建立在宗教的基礎上,法老必須保證社會秩序、維修溝渠和堤壩、避免敲詐勒索和不義之事發生,因此地方官員亦則成為糾紛的仲裁者。農民種植大麥、小麥、蔬菜、水果、葡萄,以及飼養家畜。此外,還有工業(製油、紡織)和捕魚、打獵等等,這些也形成國家財富的泉源。國家總管所有的生產活動,並供養僕役、軍隊、行政官員和祭司。由於需求不多,因而商業發展仍相當緩慢,城市生活受到侷限。此時埃及的貨幣並不流通,是故形成封閉的、自給自足型經濟。
  古代埃及所有的東西都歸於法老。勞動者既不是奴隸,也不是真正的農奴,他們是農民,依附於法老,他們占人口的大部分,他們貧窮、樸實而順從。手工業者聚集在城鎮和首都,他們遭受的剝削也較少,生活也自由。士兵大部分是外國僱傭軍,不受尊重,但卻擁有土地,他們服從於法老。此外,祭司與書記是享有特權的社會階層。
宗教的起源由來已久,埃及出現了很多神祇,有動物的形狀、人的形狀,這使得其與原始圖騰崇拜說具有一些相似性,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這種宗教一直保持著其平民化和地方性特點。
  對於冥世的憂慮與身後觀,它控制著一般人精神的生活,這也解釋了歐西瑞斯(Osris)的傳說歷久不衰的原因。歐西瑞斯是尼羅河三角洲的王,他是其弟賽特(Seth)野心下的犧牲品,他的身體被切割成碎塊,後來由他的妹妹也是妻子伊西斯(Isis)把這些碎塊用亞麻布聚合起來,並細心的照料,才使他恢復生命。在這塊土地上,歐西瑞斯的繼承者是他的兒子荷魯斯神,法老們則是荷魯斯神的後代,後來歐西瑞斯成為陰界的王和靈魂的審判官。
  古埃及的天文學非常發達,天文觀測可以上溯至西元前二七八五年與西元前二七八二年之間,儘管埃及曆法是憑經驗制定,但可能很早就已經制定了。另外,醫學方面也有相當的成就,因為木乃伊的製作必須要有解剖學與生理學的知識,但由於對傳統的尊重,也使這兩種學問的發展受到限制。
  至於文學作品主要有民間故事;包含諷刺詩和金字塔文獻等。藝術是由法老提供資金,並加以引導而創作。藝術創作的重要時期,也就是君主統治的鼎盛時期,不管是在第四王朝時期(金字塔王朝時期),還是在第十二王朝時期,全都屬於這種情況。
  西元前一五八○年,西克索人被阿莫斯(Ahmose)徹底逐出埃及,並且建立了第十八王朝,從此之後埃及進入新王國時期。在圖特摩斯一世(ThutmoseⅠ)和圖特摩斯二世時期(西元前一五三○年至西元前一五四○年)的埃及擁有一支強有力的軍隊,軍隊載有弓箭手的戰車,這些弓箭手在戰爭時常發揮決定性的作用。外交方面,埃及也與鄰近國家保持活躍的雙邊關係。圖特摩斯三世的主要對手是米坦尼人(Mitanni)。米坦尼統治著小亞細亞,處於東方商業道路的十字路口。由於這個地區沒有自然邊界和缺乏強有力的政府組織,因此埃及與鄰近西北部的西台人和東南部的亞述人衝突不斷。此時的埃及通過一個新的協定,接受了和米坦尼人的姻親關係,阿梅諾菲斯三世(Amenophis III,西元前一四○三年至一三六五年)及阿梅諾菲斯四世時期這種關係尤其顯著。阿梅諾菲斯四世忽視對外政策,而這時期的西台人是在蘇比魯里(Soubiloulioums)的統治之下,也是國力達到最強盛的時期,他們極力擴展勢力,並將其勢力延伸到敘利亞和腓尼基地區。

  第十九王朝的塞提一世(Seti I)和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統治時期,他們再發動了新的軍事行動,不久就占領了巴勒斯坦和腓尼基,西元前一三一五年,塞提一世在加代什戰勝西台人,拉美西斯二世仍繼續對外發動戰爭,戰爭也變得更加的嚴酷。
  第十八王朝是由阿梅諾菲斯和圖特摩斯家族交替繼承埃及的王位,圖特摩斯家族直到西元前一四五○年一直掌握埃及王位繼承權。如果沒有出身於合法婚姻(元配)的男性繼承人時,王位則傳給女兒,女兒則嫁給她們同父異母的兄弟。
  圖特摩斯三世(西元前一五○四年至西元前一四五○年)也是第十八王朝最為興盛的時期,其父親圖特摩斯二世去世時他還很年輕,由他的繼母哈特雪普蘇(Hatshepsut)攝政。哈特雪普蘇與祭司合謀,非法保留了二十二年的攝政權,她曾經為自己取過男性的法老名字,但始終沒有指揮軍隊。她死後,圖特摩斯三世亦極力地破壞她的名譽,並毀掉她在神廟內的畫像。
  從西元前一四八四年到西元前一四五○年,圖特摩斯三世進行了十七次戰爭,將埃及的領土向南拓展到尼羅河的第四瀑布區,向東北征服巴勒斯坦和敘利亞,由於他的征服和溫和的政策,使他成為埃及最偉大的君主。
  在平凡的法老之中,阿梅諾菲斯四世是最獨特、最有爭議的一位法老王,他對國家事物漠不關心,但卻致力於宗教事務。他是太陽神——阿頓(Aten)的狂熱信仰者,認為太陽的圓盤象徵著太陽神張開的雙手,向世界傳播著快樂和繁榮,因此他反對底比斯的阿蒙神,而簡化的信仰使他的宗教變為最早的一神論信仰。他自稱為阿肯納頓(Akhenaton),意即阿頓神滿意的人,並建一座新城阿庫答東(Akhetaten),將首都從底比斯遷移到這個新城市。他的妻子娜芙蒂蒂(Nefertiti),後來成為這個新宗教的虔誠信仰者。
  然而在埃及史上,拉美西斯二世卻是這些法老中最重要的一位,他長期致力於修建神廟與宮殿,以及現在藏於開羅博物館的木乃伊,使其名聲很高。他統治埃及很長的一段時間,輝煌的外表掩蓋了國家衰微的真相。西元前一二三五年至西元前一二二四年,他的繼任者梅納普塔(Merneptah)統治埃及時,已經遭到來自海洋民族的威脅,這時期鄰近的希伯來人興起,埃及境內的希伯來人就是在他的治下時,由摩西帶領同胞離開埃及這個「被奴役之地」,回到迦南定居。
他死後,混亂和外族入侵毀壞了埃及這個國家,直到第二十三王朝時期才出現埃及歷史上最後一位著名君主拉美西斯三世,他以拉美西斯二世為榜樣進行大量的建築工程,並再次擊退海洋民族,顯示了他的軍事成果。
西克索人統治之後,埃及君主的權力加強,法老是財產分配者、萬能的保護者和施恩者;此外,法老也是先知、人民的領袖,並擁有無限的權力。由於實行中央集權制度,朝廷因而出現兩個「大臣」,他們一個在底比斯,一個在孟斐斯,同時負責全國的治安,並管理公用事業,例如糧倉、國庫、公共建設等。
  新王國時期的建築物很多,尤其是底比斯以及尼羅河東岸的帝王谷有許多神廟建築,其中以卡納克(Karnak)和路克索(Luxor)神廟最為有名。卡納克神廟至今尚殘存一部分,它是由一百二十四根巨大的石柱排列而成,其中有些石柱高達七十呎,柱頭的直徑長二十呎,上面可以同時站滿一百人,至於中間的大殿大到可容下一座歐洲大教堂。像這樣的列柱式的神廟建築,後來傳到歐洲,成為西洋建築特色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