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基督教,讀這本就對了(套書)(全套2冊)
RH41+ZW12
作  者╱
C.S.路易士(C. S. Lewis)、凱文•德揚(Kevin DeYoung)
譯  者╱
謝宗哲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博雅文庫
出版日期╱
2022/01/21   (1版 1刷)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626-317-542-6
書  號╱
RH1A
頁  數╱
400
開  數╱
20K
定  價╱
710

※推薦文
Preface for “The Biggest Story”
推薦序

Storytelling is one of the best ways to teach people! We remember enjoying the bed time stories our Moms told us. We don’t want her to stop until we fade away into sleep. And of course there are all the Bible stories that shaped our godly value system during Sunday School or in youth group.
說故事是讓人們理解的最好方式之一。從小到大,每個人想必都曾經很享受媽媽唸床邊故事給我們聽,我們從不希望她突然中途停下來,總希望一直聽故事直到我們睡著為止。當然,許多關於我們對於 神的信仰與價值觀的塑造,也常常都是在上教會主日學與青少年小組的故事分享中潛移默化。

As a German pastor and being in leadership in Tainan, Taiwan, for 20 years, I understand both western and eastern culture. Many educational methods might differ, but when it comes to storytelling all cultures have one thing in common: young and old love learning through stories. Observing my own children, I understand that school education is burdensome and exhausting. How do we teach them about God and His Word? One more teaching? Another time of sitting in a classroom?
身為一位來自德國的牧師,並且已擁有在臺灣臺南帶領教會二十年的資歷,使我充分了解東方、西方兩種文化。東西文化兩者之間或許因為教育方法有許多不同,但「說故事」是無論男女老幼都喜歡藉此來學習的方式,這就是可以跨越東西文化差異找到的共通處。當我觀察我自己的孩子時,得知學校的教育似乎帶給他太多的壓力與挫折。那麼,我們該怎麼教導孩子們關於 神與祂所說的話語呢?難道會是另一堂課?亦或是另一段必須讓孩子再坐在教室裡的時光?

The goal of God’s Word is revelation and transformation. Knowing God and being transformed into His likeness. The stories in the Old Testament are stories of a perfect God with His imperfect people, drawing us into the scenery to identify with their sin and weakness. The snake is still active today and we are faced with the same dilemma: We need Jesus, the snake crusher! Jesus himself was a story teller! His way of teaching was to tell stories and parables, having people sit around him with open ears and open hearts! He also walked with all kinds of people and they experienced wonderful things together: healings and miracles as well as adventures and times of trials. Those in turn became the stories of the New Testament.
通常 神的話語,其目地是在於啟發與轉化;即了解 神的心意,並進一步用述說的方式轉化成祂所喜悅的。在《舊約聖經》中的故事就是描述完美的 神與祂不完美的子民,並將這些子民刻劃到這些景象中以辨識出他們所犯的罪與軟弱。故事中的那條蛇直到今天依然活躍,我們也仍然面對著同樣的困境──我們都需要耶穌,也就是那位屠蛇的勇士!耶穌也是一位擅長說故事的人,祂教育子民的方式就是說故事與傳講寓言,讓人們自然地圍坐在祂的身邊專心聽講。祂也曾和各種人同行,並一起經歷了許多美好的事情,包括醫治與神蹟,以及好幾次的冒險與試煉,這些經歷後來都變成了《新約聖經》的故事。

The Bible is “The Biggest Story”. Kevin de Young uses this condensed version to feed our new generation with a language that is easy to listen to and with portions that are good to digest. The illustrations of Don Clark present a visual art that matches the quality of the content. May God use this book in your life to transform you to become the person God intended you to be!
這部《聖經》就是「The Biggest Story」。本書作者凱文•德揚(Kevin de Young)將厚重的《聖經》改採這個濃縮版,並搭配白話、流暢的文字,分成幾大部分餵養給新世代的孩子們。而東• 克拉克(Don Clark)的插畫,則讓本書呈現出完美搭配這些故事的視覺藝術。願 神在你的人生中能用這本書來轉化你,並讓你成為 神意圖想讓你成為的人。

May God’s Bless is always be with you.
願 神的祝福總是與你同在。

Johannes Kühhorn
Senior Pastor Tainan Dayspring Church
顧約翰(Johannes Kühhorn)
臺南晨光教會創辦人/主任牧師

C. S. 路易士(C. S. Lewis)
出生於北愛爾蘭,但長年居住於英格蘭,是威爾斯裔英國知名作家及護教家。他以兒童文學作品《納尼亞傳奇》而聞名於世,此外還有神學論文、中世紀文學研究等諸多著作。

凱文•德揚(Kevin DeYoung)是密西根州東蘭辛大學改革教會(PCA)的高級牧師。他在福音聯盟擔任理事會成員,並在DeYoung、Restless和Reformed擔任博客。他在改革宗神學院擔任系統和歷史神學的校長教授,並且是萊斯特大學的博士候選人。
※繪者簡介

東•克拉克(Don Clark)是一位藝術家,也是Invisible Creature的創始人之一(Invisible Creature是一家位於華盛頓西雅圖的著名設計工作室)。他曾為如Target、樂高、WIRED雜誌、Nike、Adobe、Xbox、紐約時報等等工作。

◎《反璞歸真─純粹的基督教》
前言

第一章 是與非——發現宇宙意義的線索
人性法
幾點異議
這個律真實存在
這個律背後的東西
我們有理由感到不安

第二章 基督徒的信念
兩種對立的上帝觀
進攻
令人震驚的選擇
完美的贖罪者
實際的結論

第三章 基督徒的行為
道德三部分
基本德性
社會道德
道德與精神分析
性道德
基督徒的婚姻
寬恕
大罪



再論信

第四章 超越人格——三位一體教義初階
造與生
三位一體的上帝
時間與超越時間
好的感染
固執的玩具兵
兩點注釋
我們來假裝
做基督徒困難還是容易?
計算代價
計算代價
好人或新人
新人


◎《兒童的聖經故事》
推薦序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給父母的話

跨域閱讀大補帖
─從歷史、文明
最初開始(全套
2冊)
跨領域人文素養
閱讀,讀這本就
對了!(套書)
(全套2冊)
何謂歷史?
反璞歸真─純粹
的基督教
顛覆你的歷史觀
:連歷史老師也
不知道的史實
中國傳統生命禮





《反璞歸真─純粹的基督教》

前言
這本書的內容最初在廣播節目中播出,後來以《廣播講話》(1942)、《基督徒的行為》(1943)和《超越人格》(1944)的名字分作三冊發表。在付梓成書時,我對原先在廣播中所講的內容作了一點補充,其他地方基本保持了原貌。我認為,廣播講話應該儘量接近真實,聽起來不應該像在朗讀文章,所以,在廣播講話中我採用了平常談話中使用的省略形式和口語。出書時,我又把它們還原了回去,用do not代替了don’t,we have代替了we’ve。在廣播講話中,我想突出一個詞的重要性時就加重這個詞的語氣,在成書時這些詞都改用了斜體表示。現在我幾乎認為這是一種錯誤,是在說話的藝術和寫作的藝術之間進行了一個不恰當的糅合。講話者為了強調應該使用不同的語氣,他的表達手段很自然地讓他使用這種方法。但是,作家不應該為了同樣的目的而使用斜體,他有其他的方式來引出關鍵字,應該利用這些方式。在這個版本中我又增加了省略形式,把原先用斜體詞的大部分句子都重新改寫了一下,(希望)沒有改變我一直想要保持的那種「通俗的」或者說「熟悉的」口吻。對有些問題,我認為自己的認識比十年前更深刻,原先的版本有些地方遭到了誤解,在這些地方我都作了一些增減。
我應該提醒讀者,對任何一個在基督教的兩個「教派」之間猶豫不決的人,我不能給他提供任何幫助,從我這裡你無法獲悉自己應該成為聖公會教徒,還是衛理公會教徒、長老會教徒或天主教教徒。我有意在自己的書中省略了這一部分。我絲毫不隱瞞自己的立場,我是英國國教會的一個極其普通的平信徒,既不屬典型的「高派」,也不屬典型的「低派」,或任何其他典型的派別。但是,在本書中我並不想勸說別人站到和我同樣的立場上來。自從成為基督徒以後,我就一直認為,我為那些不信教的「鄰人」所能做的最好的事,可能也是唯一的事就是向他們解釋各個時代幾乎所有的基督徒都共同持守的信仰,並為這個信仰辯護。我之所以持這種觀點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那些讓基督徒之間產生分裂的問題往往涉及高級神學,甚至教會歷史,這些問題應該永遠留給真正的專家來討論。這些問題我自己也不能理解,我非但不能幫助別人,自己還需要幫助。其次,我認為我們必須承認,討論這些有爭議的問題根本不可能將一個教外人士引領到基督教會中來。對這些問題,無論我們寫什麼、說什麼,我們不但不大可能讓他加入我們的團契,還極有可能妨礙他進入任何一個基督教團契。除了在那些已經相信存在著一位上帝、耶穌基督是他的獨生子的人面前,這些分歧永遠都不應該討論。最後,我認為,討論這類有爭議的問題的作家無論在數目上還是在天賦上,都遠遠超過了為「純粹的」基督教辯護的作家(「純粹的」基督教一詞出自巴克斯特[1]),我認為自己能夠發揮最佳作用的陣線也是看上去最薄弱的陣線,所以我理所當然地加入了那段陣線。
我認為自己的目的就是這些。在一些爭議性的問題上我保持沉默,如果你們不因此作一些臆想的推測,我會感到非常高興。
這種沉默不代表我自己抱一種騎牆的態度。基督徒之間爭論的有些問題,我認為還沒有人告訴我們答案,有些問題我也許永遠不會知道答案。倘若我問這些問題,即使在一個比現在更好的世界裡,(就我所知)我得到的答覆也可能與一個遠比我偉大的提問者[2]得到的相同,那就是,「與你何干?你跟從我吧!」[3]但是有一些問題我確實有自己的看法,只是沒有說出來,因為我寫作的目的不是要闡述「我自己的宗教」,而是要闡述「純粹的」基督教,那種不管我是否喜歡,在我出生之前久已這樣,現在仍然這樣的基督教。
我只在聲明基督由童貞女所生時才提到聖母馬利亞,有些人便由此得出一些沒有根據的結論。我對聖母馬利亞不作更多的談及,原因不是很明顯嗎?多說就會立刻將我捲入極為爭議性的領域,基督徒之間在這點上的爭議最需慎重。在這個問題上,天主教徒不但以所有真誠的宗教信仰都普遍具有的那種熱情持守著他們的信念,而且還(很自然地)以一種獨特的,在某種程度上說俠義的敏感來持守它們,這種敏感是男人在自己的母親或愛人的名譽受到威脅時即會產生的。所以,當你和他們意見有分歧時,他們就很難不把你看作異端,外加無禮之徒。恰好相反,新教徒在這個問題上的對立觀點喚起的情感可以追溯到所有一神教的原始根源。在激進的新教徒看來,造物主和造物(無論它多麼神聖)之間的區別有被抹殺的危險,多神教又復活了。所以,當你和他們意見有分歧時,他們就很難不把你看得比異端還壞,你就是一個異教徒。若有什麼話題絕對能使一本有關「純粹的」基督教的書身敗名裂,若有什麼話題能使尚未相信那位童貞女之子即是上帝的人讀了而全然無益,那無疑就是這些了。
奇怪的是,從我對爭議性的問題保持沉默當中,你甚至無法斷定我究竟認為它們重要還是不重要。因為是否重要本身就是一個爭議性的問題,基督徒之間的分歧之一就是分歧的重要性問題。兩個不同教派的基督徒往往爭議不了多久,其中一個就會問:某某問題是否「真的重要」?這時另一個人就會回答說:「重要?這絕對是最根本的問題。」
我講這一切只是想讓讀者明白這本書的性質,我無意隱瞞自己的信念,也無意逃避對其所負的責任。對於這些信念,我前面說了,我毫不隱瞞,引用大家常說的話就是:「這些信念都寫在公禱書中。」
這樣帶來的危險是顯然的,我可能會把英國國教會特有的,(更糟糕的是)把我自己特有的東西作為基督教共同的東西提出來。為了儘量避免這種危險,我把本書第二部的原稿寄給了四位教士(聖公會的、衛理公會的、長老會的和天主教會的),徵求他們的批評。衛理公會的教士認為我對「信」講得不夠充分,天主教會的教士認為我在解釋贖罪時過分貶低了理論的重要性,其餘的內容我們五個人觀點都一致。我沒有請人對這本書的其他部分進行類似的「審查」,因為這些部分的內容基督徒之間可能會產生分歧,但是這些分歧只存在不同個人或不同思想方式之間,而非不同教派之間。
根據書評及收到的大量的來信判斷,這本書(不管在其他方面有怎樣的缺陷)至少成功地向人們展現了一個大家均認可的,或者說共同的、核心的、「純粹的」基督教。這樣,人們可能就不會認為,省略了那些爭議性的問題之後,剩下的就只是一個含含混混、沒有生氣的最大公約數。實際上,這個最大公約數不但明確而且醒目,它和一切非基督教的信念之間有一條深淵之隔,基督徒之間最大的分裂也無法真正與這條深淵相比。倘若我沒有直接為基督教的團結事業作出貢獻,我或許讓人們清楚地看到了團結的必要性。從其他教派堅定的信徒那裡我幾乎沒有遇到想像的神學方面的反對意見,對我的反對更多地來自英國國教會內部或外部的邊界人群,即那些沒有明確地歸屬任何教派的人。這對於我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安慰。在她[4]的核心,在她(在其他部分提到信仰、教會等用的是它)真正的子民聚集的地方,各教會在靈裡面(倘若不在教義上)彼此最為接近。這說明儘管有種種信念的分歧、種種性情的差異、種種相互迫害的記憶,在每個教會的中心都有一個東西或一個人在用同樣的聲音說話。
我對自己在書中不談教義的解釋即到此。本書的第三章論及道德,在此我對有些問題也避而不談,是另有原因的。自從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在陸軍服役,我就非常討厭那些身處安全舒適之中、激勵前線士兵的人。因此,我不願意多談自己面臨不到的誘惑,我想,沒有誰會受到引誘去犯一切的罪。那種促使男人去賭博的衝動我碰巧沒有(毫無疑問,我也為此付出了代價,我缺乏某種良好的衝動,賭博的衝動就是這種衝動的一種過度或變態的形式),因此,我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就賭博合法性問題提出建議(假如有合法的賭博的話),因為我連是否存在合法的賭博都不知道。我對計畫生育也沒有發表任何意見。我不是女人,甚至沒有結婚,也不是牧師。我認為我不適合在自己不會遇到的痛苦和危險和無須承擔任何代價的事情上持堅定的立場。我也不擔任教職,沒有責任這樣做。
對我用基督徒這個詞來指接受了基督教共同教義的人,有人可能更加反對,實際上已經有人表達出了這種反對。他們問:「你是誰,竟然可以確定誰是基督徒,誰不是基督徒?」或者問:「比起那些相信這些教義的人,很多不信的人豈不更像真正的基督徒,更接近基督的精神嗎?」這種反對從某個角度來說很正確、很寬容、很靈性化、很敏銳,它具備了一切可能的性質,唯獨不具備實用性。按照這些反對者希望地去使用語言,就必然會產生嚴重的後果。我想通過回顧另外一個詞的歷史來闡明這點,這個詞在重要性上遠不及「基督徒」這個詞。
紳士這個詞最初代表一種標識,指的是一個佩帶盾徽、擁有地產的人。稱一個人為「紳士」,不是向他表達敬意,只是在講述一個事實。說他不是「紳士」,也不是在侮辱他,而是在告訴一個資訊。在那個時代,說約翰撒謊,同時又說他是紳士,一點也不矛盾,就像我們現在說詹姆士是傻瓜,又說他是文學碩士不矛盾一樣。後來,有些人說(這種說法很正確、很寬容、很靈性化、很敏銳,什麼都好,就是無用)。「可是,毫無疑問,對於一個紳士來說最重要的不是盾徽和土地,而是行為,不是嗎?無疑,行為舉止與紳士的頭銜相稱,才配稱為真正的紳士,不是嗎?從這個意義上說,愛德華當然比約翰更像紳士,不是嗎?」他們的想法很好。正直、謙恭、勇敢當然比佩帶盾徽強得多,可是這不是一回事,更糟糕的是,這不是大家的共識。在這種新的、純淨的意義上稱一個人為「紳士」,實際上已經不是在告訴人們有關他的資訊,而是在讚揚他,否認他是「紳士」就是在侮辱他。當一個詞不再用作描述,純粹表示讚揚時,它就不再告訴你有關物件的事實,只是告訴你說話者對那個對象的態度。(一頓「不錯的」飯菜指的只是說話者喜歡的飯菜。)紳士這個詞一旦被靈性化、純淨化,脫離了它原來粗俗的、客觀的含義,指的幾乎就是說話者喜歡的人,所以,紳士現在變成了一個無用之詞。我們已經有很多表示讚揚的詞,不需要再用它來表示讚揚。另一方面,假如有誰(比如說,在曆史著作中)想要在過去的意義上使用這個詞,他就必須作一番解釋,因為這個詞的含義已經發生改變,無法再表達它過去的意思。
現在,我們一旦允許人們將基督徒這個詞的含義靈性化,使它變得深邃純淨,它也很快就會變成一個無用之詞。首先,基督徒自己將永遠無法將這個詞運用在任何人身上。我們沒有資格說誰在最深層的含義上接近或不接近基督的精神,因為我們看不到人的內心,不能論斷別人,上帝也不允許我們論斷別人。如果我們說誰是或不是這種純粹意義上的基督徒,我們就太傲慢了,這種傲慢是有害的。顯然,一個永遠無法運用的詞用處不大。至於非信徒,他們無疑很高興在純粹的意義上使用這個詞,在他們的口中這只是一個表示讚揚的詞,稱一個人為基督徒,即意味著在他們的心目中這個人是好人。但是,這樣來使用這個詞絕不是豐富了語言,因為我們已經有了好這個詞。同時,基督徒這個詞的意思也已發生改變,不能如實地表達它原來的含義。
所以,我們必須保持它當初字面的含義。「基督徒」這個名稱始於安提阿(使徒行傳11:26),指「門徒」,即那些接受了使徒教導的人。我們可以用這個詞來專指那些從使徒的教導中充分獲益的人,也可以把它引申到指那些從純粹、靈性、內在的角度說,遠比其他的門徒「更接近基督之精神的人」。在此涉及的不是神學或道德的問題,只是用詞的問題,我們要讓所有人都明白大家談論的是什麼。當一個人接受了基督教教義,行事為人卻與之不相稱時,說他是不好的基督徒比說他不是基督徒,意思要清楚得多。
我希望讀者不要認為,我在此提出「純粹的」基督教是要用它替代現行各教會的信條,彷彿一個人接受了它就可以不接受公理會、東正教等等似的。「純粹的」基督教更像一個門廳,從這裡有門通往不同的房間,我若能將人領入這個門廳,便達到了自己預期的目的。火爐、椅子、飯菜不在門廳,而在房間裡,門廳不是住所,只是等候的地方。從這裡你可以去試敲不同的門。就此而言,我認為最差的房間(不管是哪一間)也比門廳強。誠然,有些人可能發現自己需要在門廳等候相當長的時間,而另外一些人幾乎立刻就能確定自己該去敲哪扇門。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差異,但我確信,上帝讓人等候一定是因為他知道等候對此人有益。但是,你一定要把在大廳裡的這段時間看作是等候,而不是安營紮寨,一定要不停地祈禱以求得到啟示。當然,即使在門廳裡,你也應該開始努力遵守整座房子裡的人共同遵守的規則。最重要的是,你必須追問哪扇是真理之門,而不是看哪扇門的顏色和裝飾最令你悅目。明白地說,你要問的永遠不應該是:「我喜歡這種敬拜儀式嗎?」你應該問:「這些教義是正確的嗎?神聖是否在這裡?是良心驅使我來到這裡嗎?我不願意敲這扇門是否出於驕傲,出於純粹個人的喜好,或是因為不喜歡這位看門人?」
到達自己的房間後,你一定要友好地對待那些選擇了與你不同之門以及仍在門廳等候的人。他們若錯了,就越發需要你的禱告,他們若是你的仇敵,你要遵行誡命為他們禱告,[5          ]這是整座房子共同遵守的一條規則。


◎《兒童的聖經故事》

從前從前,星球上住著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他們曾經是這顆星球上最快樂的人。的確,因為當時他們是星球上唯一的人類,生活得非常幸福。
他們的名字是亞當、夏娃,是 神所創造的。祂以自己的形象來創造他們,以作為反映出「神之榮耀」的小鏡子。就像 神所創造的其他事物一樣,祂也將它們創造得很好。
他們身為 神的孩子並生活在 神所創造的美好世界裡,那是一段幸福美滿的時光。

但不幸的是,這樣快樂美滿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很久。
在一個非常糟糕的日子裡,亞當吃了 神早已事先警告他不能吃的那棵樹上的果子。亞當辜負了 神。那是個可怕的一天,也是這顆星球歷史上第二個糟糕的一天。
因為,一條蛇說了一個關於那棵樹上的果子的謊話欺騙了亞當和夏娃。牠告訴他們:只要把果子吃下去,他們就能像 神一樣;但事實正好完全相反。當他們吃了一顆果子之後,就發現他們已漸漸遠離了 神。

他們忽略了 神的警告,卻相信那條邪惡的蛇所說的謊話,讓其取代「真理」──想靠近 神,並讓祂靠近我們──卻因此變得不再容易了。

 神對於亞當和夏娃偷吃禁果的行為感到很不高興,祂也對那條蛇感到很不高興。於是, 神對男人、女人與蛇及其他東西都下了詛咒。
 神將亞當和夏娃逐出了原本為他們所創造的樂園。因為不能再讓這麼壞的人類和與這麼好的  神繼續住在一起了。
他們必須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