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與他的核子武器:一觸即發的世界危機
Der Wahnsinn und die Bombe: Wie Nordkorea und die Großmächte unsere Sicherheit verspielen
原文作者╱
Thomas Reichart
作  者╱
托馬斯.萊夏
譯  者╱
傅熙理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博雅文庫
出版日期╱
2018/12/01   (1版 1刷)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957-11-9990-0
書  號╱
RT14
頁  數╱
212
開  數╱
25K
定  價╱
320 (特價 253)


北在2018年頻頻出招的金正恩,心裡的算計是什麼?
北韓真的會放棄核武?全世界沒有一個人猜得準?
北韓問題不能只用常人的思維!
聯合國祭出了嚴厲的經濟制裁,但北韓卻還是能夠研發核武,錢從哪裡來?
北韓是目前世界上最危險的國家,而掌握核武按鈕的金正恩是最難捉摸的領導人!
今日,能夠瓦解北韓的,不是美國,而是中國!

  封閉的國家,血腥的獨裁者,核彈測試和大張旗鼓地恫嚇:德國第二電視台東亞區台長托馬斯.萊夏(Thomas Reichart)帶領他的組員,過去三年曾多次深入北韓。他獲准於當地進行採訪,洞察這個國家的權力結構與內部生活。他走訪平壤、踏上北韓嚴格控管的邊界、進入鄰國與對手的權力中心、抵達美國於此區域的軍事據點。他在首爾獨家訪問官階最高的脫北者、與非法和北韓交易的中國走私販會面、在澳門追查手足相殘的內幕。此外,他還分析運用針對北韓與亞洲地區所做的情報部門報告、統計數據以及研究。他的調查結果清楚披露了核武災難岌岌可危。

托馬斯.萊夏(Thomas Reichart)

1971年出生,自2014年起領導德國第二電視台東亞區位於北京之分部,負責報導中國、南北韓、日本與菲律賓。他之前是德國第二電視台首都特派記者,負責重點為「內部安全」與「情報部門」,也是「迎向二十一(Frontal 21)」節目的記者。
※譯者簡介
傅熙理
傅熙理
東吳大學德文系畢業。定居奧地利,兩人三貓的極簡生活。以靈性成長為人生主要目標,兼職翻譯與瑜伽老師。聯絡合作:fuxili58@gmail.com

前言
1 權力中心
2 誰是金正恩?他想要什麼?
3 獨裁者的炸彈
4 一瞥北韓內幕
5 南北韓分裂與南韓所扮演的角色
6 制裁——北韓如何與之交鋒?
7 川普因素:美國與北韓
8 唇齒般緊密相依?中國與北韓
後記——威脅是?對策是?
文獻

中國外交與台灣
:「一個中國」
原則的起源
什麼?!這才是
真的北韓人:看
韓劇、聽K-P
OP、當低頭族
,以及與脫北者
親戚往來的日常
生活
現代日本外交史
:冷戰後的摸索
及首相們的決斷
中南海:你所不
知的中國政治樞

電影與政治
認識聯合國




第二章
誰是金正恩?他想要什麼?


  金正恩一向是個撲朔迷離的人物,就連他的出生年份也始終沒有個定論,到底是一九八二、八三還是八四年出生?他是統治北韓的權力無限的「最高領導人」,當地人人將他塑造成神一般的形象。二○一一年底父親金正日死後,他接掌大權,西方情報單位必須承認,當時對他幾乎一無所知。原因在於,金正恩是三兄弟中最年輕的,長久以來大家都未把他當作繼承家業的候選人。

  我第一次見到金正恩是二○一五年秋天,正值朝鮮勞動黨七十歲生日的一場軍事遊行上。他站在離我三十公尺遠的觀禮台上,觀賞他手下軍人的行軍隊伍。他是一個胖乎乎、不怎麼高的男人,頂著一頭兩側剃短、前額黑髮留長並向內捲起的髮型。他經常低著頭,眼神看似在放空。若有人向他歡呼,他便向前踏一步,左手撐著欄杆,對那些人揮手。那天金正恩要在久違的三年後發表第一次公開演說。印象中,對此他並非特別興致盎然。

  軍事遊行上,他以一身標準的扣子扣得老高的西裝現身,就和祖父金日成與父親金正日的昔日穿著一樣。他的胸膛上釘著一枚紅胸針,胸針上有兩位前人的肖像。從他站上講台的樣子以及擴音器裡傳出的沙啞古怪的聲音,我大概知道了,為什麼金正恩剛開始受人如此低估。他的談話和手勢顯得非常呆板,幾乎不曾抬起頭,僅照著稿子唸。儘管如此,這次的演說仍是他政權一次重要且關鍵的表述。演說中他提出政治仰賴的思想方針,以及外交政策跟進的目標。演講一開始,金正恩就談及金氏王朝的思想支柱,並向祖父金日成與其「主體思想」致敬,該思想為國家帶來政治主權、經濟自給自足以及軍事自主等。金正恩表示,這項政策將北韓建設成社會主義的堡壘。緊接著他向父親金正日和其「先軍思想」(軍事優先)一鞠躬,感謝該思想,朝鮮人民軍才能轉型為菁英革命軍,有能力將任何侵略者一擊殲滅。

  儘管數千名軍人剛從他面前金日成廣場行軍走過,但接下來他的演講中幾乎不再提及軍隊,而是聚焦在人民與勞動黨身上。這當然也不奇怪,畢竟這天慶祝的是朝鮮勞動黨的七十大壽——然而以往從未有人關心黨週年紀念,這次也是另有理由:金正恩在此拉開政治權力轉變之序幕,喚起了大眾視聽。他創立的三點策略:軍事、人民與國家的青年,此後將成為國家最重要的棟樑。金正恩藉此表示,他的領導並未放棄父親的「先軍策略」,而是倚賴更多的樑柱。立基於這三根樑柱,他看起來更像個權力無限的獨裁者。

  到此為止,他已經說了十分鐘的話。他的聲音越來越沉著、也越來越宏亮。他表揚黨,並向人民保證照顧他們的利益。看到金正恩眨眼間表現得像個自信的領導人,真令人驚訝!彷彿他是唯一一個有能力保衛國家不受外來威脅的人選。

  演講中提到,北韓歷史上,他們必須一再挺身反抗美帝國主義者,為了自我防衛,國家必須勒緊褲帶,但即便遭到制裁封鎖,國內還是發展出了經濟,因此保障人民團結與追隨黨也更顯重要。這應該也是為北韓社會持續徹底軍事化所做的辯護。金正恩接著以極大的嗓音說,北韓已做好進行任何形式戰爭的準備,美帝國主義者所希望的戰爭。這正是指以核彈恫嚇。這個時間點,金正恩已安排過兩次核彈測試,緊接在幾週後,又會再測一次。

  金正恩以再一次號召統一,並以危脅美國為演講作結,之後他走近欄杆,舉起雙手向歡呼的群眾揮手。當時他笑得燦爛,像個知道自己是手握天大權力的人。

  然而,獨裁者獲得越多的權力,他就會越害怕,害怕權力再度被人奪走。金正恩當然不會直截了當地說出他的擔憂,但自此刻起,大家可以在許多事上解讀出,他很可能是坐立難安的。例如二○一七年二月十三日就是這樣一個日子。

  那天早上快九點,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踏入吉隆坡機場第二航厦,在指示版上尋找亞洲航空前往澳門的一八二號班機。此時兩個女人接近他的身後。突然一個女子抹了些什麼在他臉上,另一個女子則在上頭用塊布按上。兩人溜走前還給四個身穿灰色西裝的男人打了暗號:豎起大拇指。監視器記錄下,其中一個女子和其中一個男子,之前曾一起坐在機場的咖啡店裡。遭到兩個女人攻擊的男人,感覺有點錯亂,他向機場安全人員求助。從錄影資料中可以看到,他如何作勢模仿兩女對他做的事。接著他們帶他到機場的急救站,這也被監視器拍了下來。男人持有姓名為金哲的外交護照,但實際上這不是他的真名。

  還在急救站時,他就出現了血液循環障礙,忍受著極大的痛苦。他相信,他遭人下毒了。人員將他送到醫院,送醫途中他便失去意識。遭到攻擊的二十分鐘以後,金正男——金正恩的異母兄弟,死亡。

  接下來幾天,馬來西亞警方逮捕了兩個女子,印尼籍的茜蒂艾莎和越南籍的段氏香。兩人向警方供稱,她們以為自己在參加類似「你懂幽默嗎」的電視節目。艾莎說,為此她拿到了九十美元。馬來西亞的警察首長對兩女的說法半個字也不相信。段氏香在攻擊後急著去廁所,「她非常清楚布上有毒,她必須洗手。」

  警察的調查顯示,兩女的確不是獨自犯案。馬來西亞警方逮捕一個馬來人和一個北韓人。另外四個攻擊後直接由吉隆坡飛走的北韓人,將遭到通緝。調查員查出,共有八個北韓人涉及這起暗殺事件。

  馬國當局數日後揭露,金正男中了液態VX毒劑,這是一種強烈的神經毒,開發用來化學作戰,只要幾滴就足以取走一條性命。根據美國非政府組織「核威脅倡議」的估計,北韓持有兩千五百至五千噸的化學作戰物質,VX也包含在內。北韓駁斥他們參與這次的謀殺,其他嫌疑人也否認參與。然而所有調查都清楚指出,這場謀殺是由金正恩主導的委託。

  只是,為什麼金正恩要謀殺自己的異母兄長呢?他想要藉此達成什麼目的?這個問題指向金正恩統治與金氏王朝的核心本質,涉及到權力的繼承與鞏固。

  金正男在許多方面都與他的異母弟弟相反。他驚艷於南韓的經濟成就,喜愛南韓電視劇與所謂的「韓流」。他公開主張開放國家經濟,並拒絕王朝的繼承、金家統治的傳承。若他成為她們父親的繼承人,那麼很多事應該會變得十分不同。同時,金正男還可能成為這個區域霸權(中國或美國)對付金正恩的另類人選。他是霸權願意與他私下握手協定,於北韓進行權力轉換或政變的人選。雖然金正男本人不斷表示,自己一點也沒有統治北韓的雄心壯志,但這應該沒有安撫到他的異母弟弟。事實可能正是因為金正男在北韓代表著恰好相反的政治投影,才令金正恩將矛頭指向他,下達殺人指令。

  金正男比金正恩大十歲,是金正日和第二任妻子成蕙琳所生的大兒子。金正恩是第三個、也是最小的兒子,他的母親高英姬出生於日本,是金正日的第三任妻子。金正恩還有一個哥哥叫做金正哲,父親卻明顯從未將他視為可能的接班人選,因為他覺得他太過懦弱。不論如何,金正日的前主廚藤本健二是這麼說的。

  金正恩和金正男素未謀面。他們的父親刻意讓兩個家庭疏遠,大概是要避免衝突。手足相殘在韓國史上是個一再重複上演的題材。早在朝鮮王朝時代,掌權者就曾殺害親兄弟來取得並鞏固大權。

  兩個異母兄弟過著非常相似的少年時代。金正恩在極度嚴密的保護下成長。一九九○年代時,他顯然匿名生活在瑞士,於伯恩的一所學校上學,也在那學會了德文。現今他當時的同班同學說,覺得他是個安靜友善的少年。他們以為,他也是來自駐瑞士首都的許多外交官家庭之一。事實上,年輕的金正恩沒有父母在身旁,他隻身一人待在伯恩,由北韓外交官照料。他熱愛籃球,是芝加哥公牛隊的球迷,特別喜歡麥可.喬登。他喜歡穿耐吉球鞋,最喜歡的歌曲是德國流行樂團「摩登語錄」的「路易兄弟」,也因此,想必他當時並非走在流行的尖端。其中引人玩味的是,今日我們聽到金正恩許多反美的措辭,當時的他卻是美國或西歐流行文化的愛好者。

  金正男也在瑞士上過學,不過是在日內瓦。他在西方世界非常如魚得水,以至於回到北韓後和父親起了衝突。他們的關係在二○○一年破裂,當時他試圖拿假護照,偷偷摸摸前往東京旅行。他在當地入境時被識破,金正男說,他只是想去迪士尼樂園玩。

  他的父親大發雷霆,將金正男的繼承權取消。此後他多半待在中國與澳門經濟特別區,消磨時間。他是家族裡的黑羊,但卻始是終歸屬於統治王朝的一分子。

  金正男曾經給過日本記者五味洋治深入瞭解金氏王朝的難得機會。和父親鬧翻後不久,他在北京機場結識了這位記者。五味洋治當時是一家日本報紙的中國特派記者,不知如何,兩人成了朋友。他們交換電子信箱,見面一聊就是好幾個鐘頭。五味洋治領帶打得井井有條,帶著細框眼鏡的嚴謹樣子,比起記者,反而更像個政府官員。也許正是他嚴肅認真的模樣,讓金正男信賴。從兩人私下的對話中,誕生了一本金正男傳記,裡頭大方公開地談論北韓政權。

  二○一七年秋天,我在東京與五味洋治會面,此時離金正男遭到謀殺後已經過了九個月。自謀殺以來,五味洋治原本已不再接受採訪,但他為我們開了個特例。我們很快就察覺到,那件事後,他的心情十分沉重。他的記者同僚未曾讀過他的書,就指責他,說因為出版了這本書,所以他也應該為金正男遭謀殺共同承擔起責任。日本警方建議他,為了自身安全,最好別太靠近月台邊,不要一個人穿越馬路,尤其夜晚更要謹慎,駕車時更要特別小心。知道了蓄意謀殺看起來經常像是意外後,五味洋治變得更加不安。

  他將金正男描述成擁有自由精神的友善人物,強烈批評北韓政權及其王朝原則。五味洋治說:「人民的生活條件應要提升,這點他特別惦記在心。他相信,北韓經濟亟需開放才能有所發展。對我們來說,這聽起來很正常,但身為金家的一員,說這話則需要鼓起勇氣。」

  洋治說,金正男覺得,若事態如此持續下去,那麽北韓終將走向毀滅。也因此,金正男匿名前往北京與澳門,因為他對中國的經濟感興趣。他們載他在上海四處逛,到北京、到傳說中的中國經濟起飛源頭深圳,也許是因為相信金正男有朝一日仍會成為北韓的掌權者,並開放封閉的王朝。因此他在澳門時,大概也受到中國人的保護。

  澳門可算是亞洲的拉斯維加斯。近年來這個城市遠遠拉開與美國賭徒天堂的距離,成為博弈大都會的龍頭。我在二○一七年秋天前往澳門,想追尋金正男的足跡,以及北韓的秘密交易。我抵達時,正巧煙火劃過各大賭場酒店上方,同時還有五彩繽紛的嘉年華遊行,迎接我的到來。燈火通明風華閃耀的澳門——這裡是金正男的世界。昂貴的五星酒店,在裡頭的商店,花五千歐元可以幫你把iPhone鍍金,或花五萬歐元換個鑲鑽的保護殼。高級餐廳、女伴服務、巨大的賭場大廳,裡頭輪盤、百家樂、撲克,令中國富人日日一擲千金。我們在這裡打轉的同時,聽到一個中國人正給北京家裡的親朋好友打電話:「我剛輸了六萬塊(換算約八千歐元),你給我再存個十萬(約一萬三千歐元)到卡片裡唄?」他說這話的語氣,好似飲料剛喝完便再點杯新的般自然。

  金正男在澳門過的是花天酒地的生活,還在賭場裡輸了一大筆錢,五味洋治說,「他和朋友大吃大喝,特別是和南韓的朋友,出手請客很大方。」宛如北韓的花花公子在澳門,但實際上他在那裡的生活,就跟孩提時代起,從父親那裡學來,在平壤所習慣的生活方式一樣。就算人民挨餓,金氏領導家族依舊樣樣不缺。唯一不同的是:北韓的放蕩生活是隱藏在王宮城牆後頭進行的。

  金正男最愛的餐廳卻是家簡單的韓國小店,就在前方引道鎮坐著一頭大金獅、氣派的美高梅酒店附近。餐廳歸一個南韓人所有,裡頭的服務生和廚子則來自菲律賓。我向他們出示金正男的照片時,這些人說,是呀,他們還記得他,記得很清楚。其中一位向我指出他最喜歡的座位——狹窄的樓梯上去一樓,經過眾多來客的相片。老闆將金正男的相片取下了,他們說,後來有太多人問了。右上角窗戶旁有六把矮凳和一張帶著凹槽放煤炭用的桌子,上面可以烤韓式培根肉。菲律賓籍的服務生端上醃菜和泡菜,將肉放在上面,他們學過怎麼做才能和韓國本土一樣。但是他們更有效率,為了讓肉快熟,除了爐內生火外,另外還使用了本生燈。我想像著,金正男第一次見到這裡時該有多驚訝,他的視線是如何在黑白相片上遊走,那些相片掛在牆上,展露出緊接在韓戰後一九五十年代的韓國風光。金正男的鄉愁一定很強烈,才會一再回到這個地方。金正男結了婚,有兩個小孩:一男一女。他在澳門住的房子位在富人區,可眺望珠江三角洲匯流處和中國。這些房子的窗戶寬敞,門面則遭海風催老。我在室外泳池前打聽金正男的事情,泳池救生員轉身背對我,不回應。他們不想洩漏鄰里街坊的秘密,不准談論名人及其放蕩的生活。

  金正男是商人。他在澳門與馬來西亞投資許多公司。根據五味洋治的說法,他在澳門,有時至少會幫助父親規避國際制裁。澳門很久以前就是北韓秘密交易的大本營。例如,某棟大樓裡,箱型冷氣流下淚水般鏽漬的地方,曾經是朝光進出口公司的所在地。根據美國情報單位的認知,這家公司在一九九○年代早期,為了北韓的商業,流通買賣假美元和武器,好取得國家核子與飛彈計畫所需的外匯。公司駐點底層的大理石牆面上,我們還發現了公司招牌的痕跡。接著管理員便過來把我們趕走。

  直到一九九○年代末期,澳門還是葡萄牙的殖民地,是個長期受人漠視的地方。沒人對這裡流通的生意抱有太大的興趣。早在一九七十年代,葡萄牙人就想要將澳門讓給中國人。這裡的一些銀行,例如匯業銀行,早就作好協助客戶規避經濟制裁的準備。金正男在這個地下世界是個重要人物。五味洋治說,金正男的朋友有時會委託他,在澳門管理他們的北韓帳戶。這是一項他提供給父親的服務,也許還附帶抱有一線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再與父親和好如初。這亦顯示出,當時金正男還不是獵物,不是人人得而誅之的對象。只是這支王朝的新芽,帶著崇高理念與自由思想由日內瓦歸鄉,卻沉淪在澳門的賭廳裡。金正男因此也賭掉了北韓經濟與政治開放的機會。

  這段時間金正恩在平壤。自從從瑞士返鄉後,他還不曾離開過北韓。二○○九年,父親金正日將北韓情報局的指揮棒交接給他;二○一○年,任命他為將軍並進入黨中央委員會;此外,他還是軍事委員會的副委員長。這麼一來,北韓不論老少都明白了,他大概就是繼承人。最晚出生的將成為老大。王朝的延續有譜了,第三代姓金的,將繼續統治下去。

  金正恩本身的想法和他的異母兄弟不同,他強烈認同王朝原則,將延續金氏王朝視為優先,其他任何事物都比不上它。據說他和妻子李雪主生下了三個孩子,但是大家對他們比對金正恩本身所知的更少。金正恩特別模仿祖父金日成的服裝與習慣。二○一一年底,金正日去世,出於禮數,首先將金正恩提名為國家領導人。二○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金日成廣場的一場正式儀式上,他受封為黨與軍事的最高領導人。很快地,他就開始透過公開宣傳炒作,成為受人愛戴、神樣的領導人。在國家葬禮的相片上,金正恩緩步跟隨載運著父親遺體的黑色禮車。最早出生的金正男,依儒家傳統原本應該率隊的人,卻不見蹤影。

  金正男在得知父親死亡的那一刻起,就陷入了恐慌。五味洋治說:「那幾天我試圖聯繫他。兩天前我們還交換過郵件,但自從他父親的死訊公開後,郵件來往就全然中止了。」他曾經嘗試過打電話給他,但聯絡不上人。金正男想必非常震驚。只要父親還在位的一天,他就感到安全。他知道,儘管對北韓有所批評,但只要他是金正日的兒子,就不會出事。但如今,他素未謀面的異母弟弟掌權,他有預感,一切都將改變。他不想再公開對北韓發言,還請求五味洋治,傳記的出版先緩一緩。金正男的擔憂很快就成真了。首先,北韓停止提供他資金,金正男逐漸陷入難關,最後他不再上豪華酒店,因為付不出五位數的帳單。

  金正恩甫為北韓領導人,起初很多人(因為他偶爾失控的演出)相信,他還太年輕沒有經驗。一些北韓專家還曾表示,如今實質的權力掌握在國家控管武器的地方:軍隊。實際上,現今北韓的軍隊已喪失許多權力。執政後沒幾年,金正恩就一個接著一個處決高階將軍與士官。處決浪潮還打到金正恩的舅舅張成澤的身上,他是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被視為北韓實質的強人。即使南韓報紙大幅報導,顯然也無法阻止金正恩將他舅舅的黨人、親戚甚至兒女都一併處決。和在朝鮮戰爭後將競爭的延安黨人趕盡殺絕的祖父金正日如出一轍,金正恩對付可能或他主觀認定的對手也毫無顧忌。據南韓情報局所知,金正恩在二○一一年上台後不久,就對異母兄長下了暗殺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