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逆轉力:數據狂人、棒球老教練和他不起眼的球員們
Big Data Baseball:Math,Miracles,and the End of a 20-Year Losing Streak
作  者╱
特拉維斯•索奇克(Travis Sawchik)
譯  者╱
史丹丹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博雅科普
出版日期╱
2018/07/01   (1版 1刷)
  

若無法看見預覽文件請按此下載


I  S  B  N ╱
978-957-11-9763-0
書  號╱
RM42
頁  數╱
376
開  數╱
25K
定  價╱
450 (特價 356)


十年來,大數據的技術和分析方式已有巨大的進展,每年自動生成的棒球資料量已經等同於二十世紀的資料總量。

大數據究竟是萬靈丹,還是虛有其表的裝飾品?

《魔球》故事十年後,大數據已經不是「新」策略,幾乎每個大聯盟球隊都聘請了至少一位數據分析師,但也幾乎每位分析師都抱怨:「分析結果並未用在比賽上。」為什麼?因為經驗豐富的老教練、老球員不相信也不買帳,過往的經驗和傳統局限了球隊的發展,大量資料來襲,管理思維卻沒有跟著更新,導致球隊無力招架,根本不知道怎麼利用。

所以,當新工具遇到舊領導,管理才能和溝通能力才是關鍵。

看匹茲堡海盜隊經驗老道的教練和大數據分析師如何通力合作,在資金短缺又沒有後援的情況下,用有限的資源和突破性的超凡戰略贏回比賽,徹底改變了球隊的命運。大數據給予可能,但領導管理能力和溝通技巧同樣重要,從本書實例可以看到大數據在實踐和應用時,該如何面對矛盾、如何整合不同的意見才能有效率的合作?本書適合對商業管理和改善團隊經營有興趣者,同時也是一本有趣的大數據入門書,如果你同時是棒球迷,那就更不能錯過了!
※書籍推薦人
國立臺灣大學管理學院 任立中
中華職業棒球大聯盟現任會長 吳志揚
行政法人國家運動訓練中心首任執行長 邱炳坤
國立體育大學 校長 高俊雄
熱血棒球主播 徐展元
翊起運動創辦人 徐裴翊
亞洲棒球總會(BFA)技術委員長 楊清瓏      
拍胸脯推薦!
※推薦文
|推薦序•陳成業|

     隨著資訊科技的快速發展,大數據的應用已經在許多領域獲得實踐。或許你無法想像大數據與棒球運動之間有何關聯?但是,它的確已經對美國職棒大聯盟(MLB)造成深遠的影響,並且正持續進行著!

     在《魔球》一書中,奧克蘭運動家隊(Oakland A)是如何運用數據科學,將這支長期戰績墊底的球隊,以相對低的球隊薪資在大聯盟中贏得好成績的故事,相信大家仍然記憶猶新。運動家隊主要是利用球員進攻端的觀點—以上壘率(on-base percentage)的數據挑選球員。此舉成功提升球隊戰績,並成為棒球界佳話。

     本書的主角匹茲堡海盜隊(Pirates),在連續二十個球季沒有打進季後賽的窘境下,索性抱著「把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以大數據的思維為基礎擬定戰術,成功地以相對低的球隊薪資終止球隊長年戰績不佳的軟弱形象。乍聽之下,這樣的故事與《魔球》所敘述的並無不同,但進一步仔細窺探,海盜隊所做的努力,遠超過在球員卡背後就可蒐集到的上壘率數據,而是有系統的建構資料庫蒐集並分析大量的數據資料,並轉換為有效的戰術。

     本書主要是探討防守端的觀點,描述海盜隊如何以移位防守(shift of defense alignment)等策略,成功扭轉二十個連敗球季慘況的故事。此外,以大數據的思維終止二十個球季的連敗紀錄,固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更具挑戰的應該是數據分析師、球員、教練團與球隊管理階層之間的衝突與對立。因此,建立彼此互信與充分溝通的組織文化即成為海盜隊極需面對的挑戰。

     本書內容生動有趣,是一本兼具知識性、趣味性與啟發性的好書。本書所列舉的例子,讓讀者快速瞭解大數據如何改變棒球戰術以及影響大聯盟球隊的思維。筆者很樂見此書的中譯本問世,讓更多對大數據或棒球運動有興趣的人能透過這本好書,一起見證大數據在運動領域的影響力。

     筆者同時具備美國北科羅拉多大學運動管理與應用統計雙博士學位,加上多年運動領域學術研究心得,深知運動與數據科學相輔相成之重要性。因此,筆者強烈推薦本書,相信本書能帶領讀者進入另一個不同的思考境界!


                                                               陳成業
                                                              國立體育大學管理學院 院長
※總校閱簡介
陳成業
現任
國立體育大學管理學院院長
國立體育大學休閒產業經營學系專任教授
亞洲運動管理評論期刊 總編輯
經歷
臺灣體育運動管理學會秘書長/常務理事
教育部體育運動政策白皮書撰述委員
國立體育大學體育處處長

特拉維斯•索奇克(Travis Sawchik)
曾獲美聯社體育新聞獎和眾多國家級獎項,長年擔任匹茲堡論壇報的記者,以海盜隊及美國職棒大聯盟為核心主題,其文章亦可見於知名運動網站如ESPN、Grantland.com和美國職棒大聯盟官網等。
早年和父親一起觀賞比賽的經驗養成了他對運動的熱愛,然而身為一名記者,好奇心是他最強大的力量。



人物表

第一章 會面

自己跑來匹茲堡,這個決定到底對嗎?現在,是對是錯已經不重要了。他發誓不再回頭看,也不再去理會是對是錯。現在處於這個境地,要做的就是解決問題。

第二章 心魔

赫德爾飽受壓力和期望的滋擾,又不能自律。《體育畫報》雜誌往往喜歡去抓住運動員的極端——那些巔峰和低谷。自那張封面推出來之後,他就不停走下坡。

第三章 試驗場

「玩這個遊戲,使我想弄明白,最好的球員的真正價值是什麼,因為眼睛往往靠不住。你做的東西,感知到的東西,並不一定就是真實的。」迪萬說。守備球員在場上的位置應當怎麼安排,靠感覺往往出錯。

第四章 隱藏的價值

然而,社會上有數以百計,甚至數以千計的業餘愛好者,獨具匠心,兼有統計學天賦,而且跟各支球隊一樣,也對尋覓棒球運動中的隱藏價值興趣濃厚。他們發現了球隊還未曾想過要使用的一種資料。

第五章 後無退路

赫德爾知道,大家心中有一堆疑問要問,所以請福克斯和菲茨傑拉德伴在左右,也有這方面的考量。他承受不了球員「造反」,不服從計畫的後果,這是他最後一次翻身的機會。

第六章 賽場移防

一百多年來,這樣的球一般會成一壘安打,然而那次沒有。巴默思正好守在那裡。他一把接住,持球觸二壘,來了個封殺出局,把球傳向一壘完成雙殺。海盜隊更加堅定了決心實施移防計畫。

第七章 失人失心

額外多在這裡接一個球,遠不如花天價簽下一個強棒或王牌投手那樣引人矚目。海盜隊發現的價值,棒球記錄卡沒有印,也沒法借廣告牌四處張揚。海盜隊盼望多勝幾場能提高上座率,但球迷還是不買帳。

第八章 造金

特點,正是莫頓尋求的東西。西瑞吉希望莫頓能回到感覺自在的狀態。西瑞吉覺得投手遇到的很多事情,他都感同身受。這,是他最厲害的一個技能。2011年上半年,被降級的莫頓被交托到他的手上。

第九章 全明星賽上不見身影

「我們上了去紐約的飛機。我環顧四周,發現整個頭等艙都被我們占了。全是我們的人,」洛克對記者說,「我說,這仍是個好兆頭。」然而,飛機上明顯缺了一個人。誰呢?

第十章 球場與測量

站在棒球界一群通曉分析學的觀眾面前,因澤裡羅語出驚人,宣布他和自己的團隊已經解開最大的棒球之謎。他說,很快,棒球場上球員的每個動作、每個步伐、每次投擲,都可以測量並量化了!

第十一章 投手競賽

這場勝利令廣大球迷欣喜不已,相形之下,對海盜隊而言,最為重要的是看見科爾邁出了下一步,在各隊的競逐中幫海盜隊贏了關鍵的一場比賽。可有個麻煩的問題:2013年,科爾還能繼續投多久?

第十二章 難以置信

庫埃托送出一個快球,在那裡等著揮棒的正是馬丁,他一棒子把球擊到左外野的看台,擊出又一支本壘打,全場球迷狂喜不已。他們二十年所受的屈辱化為能量,在那晚爆發,縱情歡呼,聲音猶如瀑布入潭時的怒吼。

後記 循循環環無休止

致謝辭

Google
Analyti
cs 疑難雜症
大解惑:讓你恍
然大悟的37個
必備祕訣
大數據決策分析
盲點大突破10
講:我分類故我

漫畫+圖解財經
數學:學習經濟
和商用數學最容
易上手的方法
區塊鏈的衝擊:
從比特幣、金融
科技到物聯網顛
覆社會結構的破
壞性創新技術
當虛擬實境和人
工智慧齊步走:
從現實、科幻、
產品、企業到未
來的影響
諾貝爾經濟學家
的故事




第一章

會 面

  對人對事,敬而無畏,這是柯林特.赫德爾(Clint Hurdle)的人生信條,也是他常說的一句話。但如果說2012年10月初的一天,在家中等候客人的赫德爾未感到惴惴不安的話,倒是一件怪事。那天,赫德爾家屋外,天空灰暗,與賓夕法尼亞州西部連綿起伏的岡巒上片片色彩斑斕的樹木,或橙,或黃,或紅,形成鮮明對比。賽季結束,不少教練和經理心中不免感到幾分沮喪。自各投手捕手2月報名參加春訓,直至初秋,這將近八個月的時間,大家日日與棒球為伴,突然,一切戛然而止。赫德爾的棒球隊,匹茲堡海盜隊(Pittsburgh Pirates),從附加賽開始後,就沒有比賽了。距離海盜隊上次進入季後賽,已過二十年了。等待客人的時候,這件事一直縈繞在赫德爾腦際。

  在他答應當匹茲堡海盜隊主教練之前,一幫好友曾勸他拒絕此職。這個工作不會有任何前途,這句大家在電話裡勸他的話,他仍記得。二十年來,海盜隊一直沒有進入季後賽;如此長的時間裡毫無成績,在北美職業運動史上,可謂絕無僅有了。1992年國家聯盟冠軍系列賽(National League Championship Series)上,錫德.布裡姆(Sid Bream)趕在巴裡.邦茲(Barry Bonds)的球傳回本壘前,劃過本壘板,贏得制勝的第七場比賽。自此之後,海盜隊就再未打進過季後賽。那天,錫德滑壘沖回本壘,對匹茲堡而言,這一天也幾乎成了匹茲堡棒球的死亡之日。

  海盜隊盛極轉衰。隊員、教練、高管來了又走。觀眾人數也不如從前。年年唯一不變的是不停的輸球和投入俱樂部少得可憐的錢。自20世紀90年代初起,電視收入暴漲,但由於各地區電視收入不很均衡,大市場球隊和小市場球隊收入差距急劇拉大。因此,海盜隊花不起大價錢去買高價的自由球員來強大自己的球隊。2010年,海盜隊開賽日所開薪資總額為3 500萬美元,排名最後,而大聯盟球隊的平均薪資總額為8900萬美元。其農場系統 也頗有不順,在選秀方面錯失不少良機。譬如,2002年,海盜隊一著不慎,漏選普林斯.菲爾德(Prince Fielder)、紮克.格林基(Zack Greinke)、史考特.卡茲米爾(Scott Kazmir)、尼可拉斯.史威瑟(Nick Swisher)、麥特.凱恩(Matt Cain)、科爾.漢梅爾斯(Cole Hamels)等後來表現出眾的明星,而是用第一順位選擇了布賴恩.布林頓(Bryan Bullington),布賴恩.布林頓是後來公眾一直記憶猶新的劣馬之一。

  赫德爾心中清楚,匹茲堡的三支運動隊中,海盜隊的地位已淪居三者之末,明顯落後於隸屬美國職業橄欖球聯盟(NFL)的鋼人隊(Steelers)和隸屬國家冰球聯盟(NHL)的企鵝隊(Penguins)。這兩支球隊近來都曾榮獲冠軍,而海盜隊自2001年之後,吸引前來觀賽的球迷不過兩百萬人次。

  許多朋友勸赫德爾靜待良機,不去北美職業運動界最不堪的海盜隊,改投別家球隊。但身為一名大聯盟的主教練,赫德爾是成是敗,僅剩一次機會,而這一點,各位友人不會說出來,當然也不必說。如果赫德爾丟掉這個工作,再當主教練的機會就十分渺茫。他7月已滿55歲,年輕不再。那為何要在匹茲堡再試試一展拳腳呢?

  他聽了不少他該拒絕這個工作的原因,並在腦中一一過了一遍。可最後,他還是不忍婉拒這個工作。

  2010賽季,赫德爾任德州遊騎兵隊(Texas Rangers)的打擊教練。他知道,自己想做的是主教練,而非助手。跟多數棒球教練一樣,他更喜歡手握教練無上大權:填寫上場陣容名單。他喜歡領導他人,喜歡親手打理球隊的方方面面,而不喜歡做專司一事的專家。也許,他心想,帶領匹茲堡的那支棒球隊重振雄風,將來或許能造就一段傳奇。挑戰,他反而喜歡。

  幾經斟酌之後,赫德爾決定還是幹這個差事。他自忖這件事適合自己,但得說服太太卡拉(Karla),令她相信去匹茲堡於夫婦二人也很好。先前,赫德爾曾在丹佛(Denver)任科羅拉多洛基山隊(Colorado Rockies)的主教練,住在這個城市,夫婦二人都很喜歡,因此赫德爾還得說服太太,令她相信,匹茲堡絕非冷冰冰的、教人避而遠之的工業城。赫德爾可向太太大侃匹茲堡的復興業績。在工業盛後轉衰的眾多城市之中,匹茲堡大概是轉型最為成功的例子了。各鋼鐵廠關門結業之後,百姓日子都過得緊巴巴,但繼而城中醫療產業興起,市場蓬勃發展。城市地下和周邊丘陵地下的煤礦熱鬧不再之後,又出現了勃勃發展的天然氣產業。21世紀頭十年後期全國不少城市房價暴跌,經濟崩盤,匹茲堡卻屹立依然。

  儘管如此,匹茲堡的棒球隊卻極待振興。2001年,城中一座新體育場PNC球場(PNC Park)開始對外開放,不遠處就是匹茲堡阿利根尼山隊 (Pittsburgh Alleghenies) 19世紀起初舉行職業棒球賽的地方。體育場嶄新,可球隊在賽場的表現卻不見起色。這支球隊能像這座城市一樣重獲新生嗎?赫德爾相信答案是肯定的。他令太太卡拉確信,自己能在匹茲堡有番作為。

  2010年11月14日,赫德爾正式任職海盜隊。談及一些意見和做法,他常說「照單全收」。為表露自己全心投入這個城市和球隊的心跡,他長居匹茲堡。他在漢普頓鎮(Hampton Township)買了一棟殖民地時期風格的宅子。此宅十分寬敞,以磚砌成,坐落於漢普頓鎮郊區山岡的一大塊地皮上,在球隊場館以北15英里處。

  兩年之後,他在同一所房子裡等待;重建海盜隊的信心,已被時間和疑慮消磨殆盡。他的合同期只剩一年,而且前兩個賽季都以輸字收場。他做大聯盟球隊主教練十年,起初效力科羅拉多洛基山隊(Colorado Rockies),卻以十個賽季九個失敗收場。每逢比賽,他都要吃一整盒口香糖,嘴像工廠裡的壓印機一樣不停嚼著,似乎這樣能減輕壓力。然而,赫德爾這種非賽季期的焦慮並非只出於對比賽結果的擔憂。從上個賽季後半段開始,每個人都難免聽到外面一些要海盜隊從頭再來,調整領導層的話。海德爾很可能又要搬家,但搬家無疑對一家人來說是件頭疼的事。家裡有兩個孩子,曼迪(Maddie)十歲,克裡斯汀(Christian)七歲,都已習慣這裡的生活。自己跑來匹茲堡,這個決定到底對嗎?現在,是對是錯已經不重要了。他發誓不再回頭看,也不再去理會是對是錯。以前,自己也曾經歷逆境。現在處於這個境地,要做的就是解決問題。

  赫德爾任海盜隊主教練,頭兩個賽季不很順利。海盜隊在2011年和2012年兩個賽季的前半部分成績都出人意外的好,令人滿懷希望與期待,可到兩個賽季的後半部分,表現卻糟糕透頂,出現十九連敗和二十連敗。匹茲堡人稱這兩個後半賽季是「大敗一」和「大敗二」。赫德爾知道,絕不能再來個「大敗三」,否則自己就完蛋了。

  做過大聯盟球員的赫德爾,身高6英尺3英寸,體重200多磅,十分魁梧。由於他雙手猶如捕手手套一般粗實,銀髮粗短,體格高大,不論走到哪裡,往往都給人以威嚴之感。但是,當他在家等候客人,想到自己球隊的處境時,雖然外表剛毅,卻也感到很無力。

  終於,一輛車開進了他家所在的街道,沿著社區寬闊的林子,朝自家的車道駛來。他知道即將到來的是什麼,那就是未來和變化,而這,也是我們許多人最害怕的。




  朝前門走來的是尼爾.亨廷頓(Neal Huntington)。他身高5英尺8英寸,兩肩寬廣,但跟赫德爾相比,他只到海盜隊主教練肩頭的位置。他一頭金髮,面相年輕,不像是已經43歲的人。跟赫德爾不同,說話謹慎、為人精明的亨廷頓並非職業選手出身。亨廷頓出生於新罕布什爾州一戶奶農家庭,並非上流社會出身,但曾就讀麻塞諸塞州一所精英學校——安默斯特學院(Amherst College)。小時候,8月中旬悶熱的牲口棚裡氣溫高達近百華氏度,大家在裡面垛草捆,幾個哥哥站在地上往上扔,他就在椽子上面接。那番場景,他仍歷歷在目。他還記得,幾個草捆沒接住,引得哥哥們哈哈大笑,不一會兒就再無力招架,任憑飛上來的草捆「狂轟濫炸」。就是在自家牲口棚裡,他懂得了勞動的價值。

  亨廷頓學習成績優異,但一直熱中的卻是棒球。他選擇安默斯特學院是因為該校是能給他打棒球機會的最佳學校,雖然只能打第三組別(Division Ⅲ)的大學棒球賽。說到打棒球,亨廷頓並無天分,但也可能正因如此,他總在思考這項運動可以採用什麼策略以及如何去發現一些小優勢。他從小就對團隊建設的理念著迷。他愛玩一種模擬真實棒球賽的盤面類遊戲——APBA棒球,玩時總喜歡找漏洞,加以利用。
這個遊戲有一套紙牌,每張代表一個大聯盟隊員和他的技能。盤面就是棒球場,可以在上面移動跑壘員,也可呈現壘上有人、無人等不同的局面;遊戲還配有骰子,扔骰子可得出不同點數。這個遊戲很簡單,投手紙牌和打者紙牌相配,擊球次序由扔骰子決定。扔骰子得出的隨機點數對應不同的場上局面,而這些局面,又是基於各個球員在實際比賽中的資料表現。亨廷頓總找遊戲的漏洞。創建上場打序時,他偏愛跑得快的跑壘員,因為他知道這樣的跑壘員可以輕易成功盜壘。

  成年前,他一直認為自己會過簡單的生活,譬如在哪裡教教書,同時做做棒球教練什麼的。可是,天意難測,蒙特利爾博覽會隊(Montreal Expos)總經理丹.杜奎特(Dan Duquette)同樣曾就讀安默斯特學院,他致電自1966年起就任母校棒球主教練的比爾.瑟斯頓(Bill Thurston),說自己想找個夏季實習生,問他是否有合適人選。瑟斯頓推薦了亨廷頓。亨廷頓1992年開始實習,後來成了蒙特利爾博覽會隊的全職職員。由於蒙特利爾資源少,球隊人手也少,許多工作不得不委派亨廷頓去做。有些工作其實是打雜,但有些是美差。

  1994年,亨廷頓任博覽會球隊的影像高級球探。該隊是最早使用這個方法的球隊之一。很多俱樂部都雇有球探賽前在球場研究對手球隊。博覽會隊很早就裝了一個NASA級的超大電視衛星天線,可從空中探看部分球賽。亨廷頓被派去負責錄製對手球隊的比賽,觀察每一個對手球員在賽場的表現,同時也負責錄製己方球隊的表現,以便莫伊塞斯.阿魯(Moises Alou)、拉裡.沃克(Larry Walker)、馬奎斯.格裡森(Marquis Grissom)等名將賽後觀看,評估自己的打擊狀況。1994年8月11日勞資事件發生時,博覽會隊雖然總薪資不過區區1900萬美元,但在各大聯盟中,成績最佳。隨後一個賽季,亨廷頓晉升為球員發展副主管,躋身四名全職人員組成的前台部門。另外三人是主教練、棒球運營副總裁、小聯盟運營主管。

  在蒙特利爾獲得的經驗十分寶貴。亨廷頓目睹了市場最小的球隊在國家棒球聯盟(National League)如何成功,之後不久,他就將改投美國棒球聯盟(American League)中環境最艱難的克利夫蘭印第安人隊(Cleveland Indians),參與一場即將到來的棒球資料革命。

  20世紀90年代初期,克利夫蘭印第安人隊總經理約翰.哈特(John Hart)接手該隊時,該隊正處谷底,一度是喜劇電影《大聯盟》(Major League)的嘲弄對象。然而在哈特帶領下,印第安人隊扭轉乾坤,竟在1995年和1997年打進聯盟總決賽的世界大賽(World Series)   。身為一名小聯盟主教練和球探的哈特由此脫穎而出,賺取了登上總經理之位的「傳統資本」。效力印第安人隊,哈特經歷的艱難困苦與經濟限制比他效力別家球隊時所經歷的都多,但他自創了許多應對之法,其中用得最長的,大概是他稱之為「實驗性項目」的。

  在哈特領導下,印第安人隊雇用年輕而饑渴的精英大學畢業生研究剛剛開始出現的棒球資料學,用以完善原來的挑選球員的方法:以傳統方法,依據主觀意見,物色新球員。該實驗性項目使得每年12月,哈特參加冬季會議這一棒球界年度大會時,他對各個對手已有盡可能的了解。冬季會議期間,正是球隊相互交易、球員簽約、新產品推出的時候,前來參加者除數以百計心懷希望的求職者外,還有球員代理、媒體工作者,以及眾多高層人員。在酒店酒吧,人們交換各小道消息和情況,直至淩晨才散去。哈特想知道對方候選球員的合約、服役年數、表現趨勢、品質等,而且他希望在和別家球隊談交易或和自由球員談事情時,這些資料已通通濃縮進一份文件夾報告中,能輕易查得。這些工作全交給了他那支高學歷、低薪水的外行大軍,其中就有1998年加入的亨廷頓。
  亨廷頓獲任該隊的小聯盟運營副主管,也成為棒球界精通資料的早期人物之一。跟他一樣,他的同事也沒有一個做過職業棒球運動員,而沒有這個背景能進大聯盟前台部門的人是極少的。儘管如此,他的四位同事——保羅. 德波戴斯塔(Paul DePodesta)、喬希.伯恩茲(Josh Byrnes)、馬克.夏皮羅(Mark Shapiro)、克瑞斯.安東尼提(Chris Antonetti),最後都當上了大聯盟總經理。

  「我們肯定是走在前面的一群人。現在,這(資料分析)(在棒球運動裡)可是個重頭。」哈特說,「我認為,我們之所以走在前面是因為我們認識到了自己的局限……我們弄了個實驗性項目,請了一些年輕聰明,又想投身棒球運動的人。(他們)給我們帶來了一些很先進的東西,得以讓印第安人隊在賽場上技壓群雄。這很有樂趣。我們當時在初期階段。」

  然而,這些初出茅廬、聰明而廉價的精英學校畢業生所帶來的優勢並未持續多久,因為其他球隊開始覬覦這些分析員。

  「第一個被挖走的是保羅.德波戴斯塔(Paul DePodesta)。他在我們的球員層次表上是第三或第四層的人物。」哈特說,「我記得,奧克蘭運動家隊(Oakland Athletics)總經理比利.比恩(Billy Beane)打電話給我。當時我就知道,我們的方法管用。比利在1998年冬季會議的時候打電話給我,他說:『約翰,你那邊有個人我很感興趣,想請他。』我說:『哦,真的嗎?』他說:『就是保羅.德波戴斯塔。』我說:『哦,不是吧。』」

  亨廷頓後來升任印第安人隊副總經理,直至2007年海盜隊向他拋出繡球,請他做總經理,他才離開。海盜隊看中亨廷頓,是因為他當過球探,培養過球員,做過資料分析員,有各種經驗,而且堅韌不拔,是小市場球隊許多成功故事的中心人物。該隊新任總裁弗蘭克.康納利(Frank Coonelly)較亨廷頓入職稍早。兩人都贊成一份大幅增加資金投入球員選秀的計畫。但亨廷頓和海盜隊高層想做別的事情,也就是印第安人隊制勝的一個關鍵所在。

  在哈特手下做事時,亨廷頓曾接觸印第安人隊的專有資料庫「鑽石眼」(Diamond View)。據《克利夫蘭誠報》(Cleveland Plain Dealer)報導,鑽石眼第一個版本於2000年問世,緣起是哈特的副總經理馬克.夏皮羅(Mark Shapiro)請示哈特,想請人建立一個電腦資料庫,用來對每個競爭對手的優秀球員及其考慮招錄的球員進行排序。這個軟體跟哈特命人撰寫的冬季會議報告相比,基本是其電腦版和升級版。
鑽石眼早於奧克蘭運動家隊的魔球理論(Moneyball Oakland A’s)問世,是已知最早的綜合性棒球運動資料庫,可以迅速處理大量資料,找出趨勢,預測球隊表現,同時每天輸入新的資料。鑽石眼很快得以改進,除球探報告和表現指標之外,還可輸出影片、傷情報告、薪酬數據。印第安人隊借助鑽石眼做了不少重大決定,譬如,根據《克利夫蘭誠報》報導,該隊決定2002賽季之後不再與年輕不再的吉姆.湯米(Jim Thome)續約,部分原因就是因為鑽石眼。鑽石眼揭示,之前22個賽季裡,貝瑞. 邦茲(Barry Bonds)是唯一一位年過35歲,水準仍然出色的打者,而湯米卻想再簽六年,那屆時就滿37歲了。印第安人隊斷然拒絕與湯米簽一份期限未滿他就已滿35歲的合約,因此他改簽費城費城人隊(Philadelphia Phillies),一簽六年,結果果然在34歲時就開始明顯走下坡路。

  亨廷頓還注意到,印第安人隊在其薪酬分析中發現,上至1985年起,凡打贏聯盟總決賽世界大賽的大聯盟球隊,沒有一個把15%或以上的總薪酬支付給單一球員。鑽石眼的分析結果同樣影響了印第安人隊就湯米所做的決定。它讓市場很小的印第安人隊看到了大量資料和分析結果,最後得以避免意氣用事,與湯米簽約。

  亨廷頓來到匹茲堡,海盜隊還處在「蒙昧時代」。當時,《魔球》一書出版已經四年,印第安人隊利用鑽石眼更已將近十年,可海盜隊竟連一個基本的分析部門都沒有。在亨廷頓的帶領下,海盜隊終於從零開始建設分析部門。海盜隊想研發自己的「鑽石眼」。要建設一個分析部門和專有資料庫,海盜隊需要資料構架師、分析師、軟體。建好顯然需要時間。

  可在匹茲堡,時間這種資源很稀缺。耐心漸少,壓力漸增。亨廷頓的前五個賽季,每個賽季都輸。同在匹茲堡,別家球隊卻戰績非凡:打橄欖球的鋼人隊就在2005年和2008年贏了總冠軍超級盃(Super Bowl);隸屬國家冰球聯盟(NHL)的企鵝隊也在2009年捧回了一次史丹利盃(Stanley Cup)。人們的T恤衫上印著一句話:「匹茲堡:冠軍和海盜隊的家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