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論馬克宏
MACRON PAR MACRON
原文作者╱
Eric Fottorino
作  者╱
艾瑞克.弗多希諾
譯  者╱
邱瑞鑾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博雅文庫
出版日期╱
2018/07/01   (1版 1刷)
  
即日起五南舊官網僅提供書籍查詢,如欲購書,請至五南新官網 https://www.wunan.com.tw/
I  S  B  N ╱
978-957-11-9670-1
書  號╱
RB34
頁  數╱
120
開  數╱
25K
定  價╱
350 (特價 277)


法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統,既不偏左也不偏右,只是照著自己的想法往前走。
所謂的「馬克宏現象」是什麼?
為什麼馬克宏能在法國捲起「馬克宏旋風」?

馬克宏認為,政黨是沒有意識型態的。
馬克宏認為,政治就是接受不完美。
馬克宏認為如果要前進,就必須把話說出來。

和以前的領導者不一樣,馬克宏說出了想說的話,明確表達出想做的事,這是「馬克宏路線」。
法國社會太過僵滯,必須突破現狀;年輕人與老年人的工時不應該一樣;重視小學教育,班級人數減半,大增教師名額;再生能源與核電不應該是二者選一。
 
本書內容為《一》週刊對馬克宏所做的訪談集結而成,書中論及法國社會深層的問題,並談到馬克宏的智識養成過程、對政治的看法以及其文學品味,馬克宏認為,讀哲學可以將哲學理論與現實連結起來,政治哲學可以用概念來詮釋現實,藉著哲學之光照清現實。透過本書,將能知道到馬克宏得到法國人支持的原因,並理解新一代領導人與眾不同的思維。
※審定者簡介
蘇卓馨
法國巴黎第二大學政治學博士,現為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助理教授。

埃瑪紐耶爾.馬克宏(Emmanuel Macron)1977年出生於亞眠,他是在2014年8月到2016年8月間,擔任曼努埃爾.瓦爾斯政府的經濟暨金融部長時,成為眾所周知的人物。他後來辭去部長職務,投入他自己在2016年4月所創立的「前進」的政黨活動中,他擁有哲學高等深入研究文憑,也是國家行政學院的畢業生,曾任職財務總監察局,後來在2008年到2012年間,在羅斯柴爾德銀行擔任投資銀行家,後來又擔任銀行股東,在2012年時成為愛麗舍宮的副秘書長。2016年11月16日,埃瑪紐耶爾.馬克宏宣布參與法國總統大選。
※譯者簡介
邱瑞鑾
法文翻譯工作者、臺灣作家,翻譯作品的讀者年齡層涵蓋3歲到99歲。除了譯有多本法國文學經典名著,包括:《第二性》、《潛水鐘與蝴蝶》、《戴眼鏡的女孩》、《種樹的男人》等,還有《世界建築自己做》、《老鼠郵差來了!》等兒童讀物,並著有《布朗修哪裡去了?一個普通讀者的法式閱讀》。期望能透過閱讀、翻譯、寫作,繼續為大朋友和小朋友開啟更多認識世界的窗,以及探索文字之美的機會。

前言
I. 我結識了保羅.利科,他在哲學方面重新教育了我
II. 法國社會迫切需要和解
III.參與者
IV. 多樣與陽光
V. 我無法想像我的生命裡沒有書
VI. 講稿中的馬克宏
VII. 三個不同角度的觀察
 一個浮沉子?不,是一個新品種
 一隻布穀鳥不會比一隻燕子更能喚來春天
 機動靈活的社會對上沉滯的既得利益者的社會:馬克宏的兩難

毛澤東祕錄
新人生觀
遇見張愛玲─她
從海上來
回首̶
6;揮手─李家

唯我獨尊─科比
布萊恩
籃球之神與最接
近神的男人(全
套2冊)




VI. 講稿中的馬克宏
艾瑞克.弗多希諾/撰寫

埃瑪紐耶爾.馬克宏他提出了什麼樣的政見嗎?在他刻意避免和其他人做一樣的事的情況下,我們這位總統候選人提出了「我與國家的契約」的政見。這個政見是由他親自擬定,回應了由「前進者」幾個月來從法國各地收集而來的意見。他與他合作的伙伴──主要是經濟學家尚.匹薩尼.費理,他也是策略與展望的主任委員──馬克宏展現在公眾面前的政見不是像列目錄一般的一套措施,而是他對法國所下的承諾。「政治,是一種風格。是一種魔法。必須勾畫出我們想要帶來的核心內容。」前進的創建人馬克宏這麼表示。馬克宏公開的幾場演講讓我們可以看出他的主要路線,以及他的企圖心。就從他在法國奧爾良和在德國柏林的兩場演講說起。第一場演講談到了聖女貞德的激勵人心之事。第二場演講談到了歐洲,尤其是談到和德國之間緊密而特殊的關係。親近馬克宏的人士在談到馬克宏在奧爾良的講稿時表示:「在這場演講中他放了最多自己。」這場演講是講於二〇一六年五月八日,正是在英國脫歐的前夕。這一天,馬克宏應用了東尼.布萊爾在他那個時代率先採用的「三角法」──薩科奇也曾在二〇〇七年模仿這種方法。三角法,換句話說,也就是將對手的參照對象化為對自己有利的論點。馬克宏在發表這篇對聖女貞德致意的講稿時,碰觸到了長久以來為「民族陣線【1】」──尚.馬利.勒朋和瑪琳.勒朋──所獨占的主題:
   聖女貞德,就像米舍萊【2】所寫的,是個活生生的謎。沒有人真的握有她、握有她人生的真相及記載。沒有人能夠拘囚她。然而卻有那麼多人提到她,想要利用她。他們這麼做一點也配不上她,他們背叛了她。他們運用她做為分裂國家之用,他們背叛了她。
     這段話就像是對著勒朋丟了一塊石頭。他緊接著將聖女貞德占為己有:
  她知道她生下來並不是為了活著,而是為了行不可能之事。她像根箭一樣往前衝刺。她大力劈向當時的政治系統。
在這段話裡,如果以馬克宏來取代聖女貞德,就會發現馬克宏的兩個特徵:行不可能之事、破壞當前的政治系統。
   第三件值得從聖女貞德上學到的事是,她團結了全法國。她出生時,法國是分裂的,分成了兩半,並因和英國之間無休無止的戰爭而動盪。她知道該怎麼團結法國,護衛法國。〔……〕她團結了來自各地、出身各不相同的軍人。
和解、團結、安定……這位總統候選人不斷地搖晃著他的旗幟。
至於他於二〇一七年一月十日在柏林洪堡大學的演講,他談到了法國與德國之間必然的聯結;在馬克宏眼中,法德兩國是歐盟的真正的靈魂所在。我們差點兒就以為聽到的是羅貝爾.舒曼【3】在一九五〇年的談話:歐洲應該從兩個國家開始,巴黎和柏林。為了讓法國人與德國人能有機會彼此瞭解,這篇講稿是以英文發表的,在法國報刊上並不曾翻譯為法文【4】。沒翻譯出這篇有關法德同盟之意義和核心的講稿真是遺憾,特別是在一些敏感的問題上,像是移民潮、社會安全問題,和情報交流問題。就移民問題,馬克宏間接地批評了布魯塞爾的政策,同時也批評了巴黎所採取的政策。他對移民危機的問題是這麼說的:
誠實地說,在法國和在德國這個危機是非常不同的,因為它對這兩國的影響是不同的。我希望能在這裡再說一次我在幾個天前在德國報刊的社論上所說過的話。我認為德國在處理這次的移民問題上處理得很明智,很有勇氣。為什麼?因為當我們說到移民時,涉及的其實是我們共通的價值。我們面對的是因政治因素而無法待在自己國家的人,逃離自己的國家,以保護自己,保護家人。在我們幾番論戰中,我們往往把難民、移民、恐怖份子和伊斯蘭教徒混淆在一起,形成了大雜燴。我們在面對恐怖份子時,態度必須嚴正、頭腦必須清醒。我們在面對社群主義的興起、面對那些想要弱化並破壞我們社會的人,我們必須立場堅定。我們這麼做,是為了保護我們的人民、護衛我們的價值;不過如果我們忘記了我們守護的價值,那麼這場爭戰的意義又何在呢?德國在這場危機中的反應是強大的、是具有啟示作用的,它告訴了我們,我們的價值在今日有多麼的重要。
當我們聽到馬克宏在柏林發表以下這些談話時,是不可能懷疑德法兩國之間有密切關係的:
在今日,我的談話其實可以更具有煽動性:我大可以跟各位說現在再提歐洲是跟不上時代了。特別是在法國總統大選中,如果我跟大家說法國和德國之間越離越遠,現在應該是建立新的同盟的時候,跟大家說「我會翻桌,以便對德國態度強硬【5】」,這其實是對我的競選有利的。因為在法國,這是得人心最好的方式。不過這是行不通的。〔……〕純然是蠢事。
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我們的挑戰是一樣的?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恐怖主義不只是法國或是德國的問題?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因應氣候變遷而做的巴黎協議也是柏林所面臨的問題?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在全球化的世界中,必要的保護不是來自國家政策,而是來自歐洲的堅定力量?我們的利益是相通的。〔……〕我從幾個月以來就在推動我們系統的「革命」,試圖改變承自二次大戰後以來的政治、經濟部署。我時時提到歐洲,我護衛歐洲所提出的各項計畫,我也向那些為整合歐洲、團結各國人民而付出努力的人士致意。這些有智慧的前輩在當時想出了這個近似瘋狂的主意,史上第一次不以服從或暴力來整合歐洲人民。歐盟的獨特性是什麼?它是我們第一次在歷史上創立的一個沒有領導霸權的政治實體。超過六十年來,它是一個創造和平、自由與發展的組織。在幾年前,做個歐洲人還是件平凡無奇的事。但在在今日,做個歐洲人幾乎是意味著挑釁。
今天晚上,我要向各位呈報的計畫是,我們為法國、為歐洲所提出的計畫是建立在兩個重要的觀念上:一,更多的主權,但是更多的歐洲主權;二,歐洲各國人民的合一,這即意味著更多真正的民主。
在這兩根支柱中的首要探 ──歐洲主權──馬克宏提到歐洲安全的挑戰,它「同時是國家內政的問題,也是歐洲的問題」。如果說他向最近創立的歐洲邊防部隊、歐洲海防部隊致意,但他其實認為這樣的配置仍是不夠的。
不過我們應該走得更遠,應該設定至少可動員五千人的目標,增加這支部隊的資源,使它可以長期保護歐盟國家的邊境。我們在法國之外需要警力,因為這是保護我們人民的最好方式,而不是在法國與德國、比利時、荷蘭的邊界扣留外來移民。這沒有任何意義。這簡直是瘋狂。對那些從義大利蘭佩杜薩島、從希臘列斯伏斯島,或是從希臘雅典來到我們邊界的移民,有效控管他們也是很重要的。為了取信於法國人民,我需要一個更務實、更有效率的歐洲。那些聲言要毀掉申根公約的人,是想要以各自國家的力量來回應這件事。這是沒有效率的。不過,當您說:「我要維護申根公約」,即是意味著「我要加強申根公約,以保護我自己以及我國民的安全。」
這一次,他不再以抒情的口吻來陳述,而是列出具體事物:發展共同的移民政策、和移民所來自的國家以及過渡國家達成合作協議、幫助其發展。還要創立一個共同的情報系統,「超越國家的界線,好讓緝捕罪犯和恐怖份子更加有成效,甚至在未來創立共同警察以打擊組織犯罪和恐怖主義。」從他的講稿中,我們瞭解到和德國合作是馬克宏的「主旋律」;馬克宏重拾德國前總理威利.布蘭特的說法,並將這說法轉為對自己有利:「現在應該讓生來就是要生活在一起的人們共同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