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敗戰論:戰後日本的核心
永続敗戦論――戦後日本の核心
作  者╱
白井聰著
譯  者╱
黃錦容 譯
出版社別╱
五南
書  系╱
博雅文庫
出版日期╱
2017/12/01   (1版 1刷)
  

I  S  B  N ╱
978-957-11-9425-7
書  號╱
RT09
頁  數╱
240
開  數╱
25K
定  價╱
380


白井聰
1977年,東京人。一橋大學社會學研究科博士後期課程修了。博士(社會學)。曾任日本學術振興會特別研究員、文化學園大學助理教授,現為京都精華大學人文學部専任講師,專攻是社會思想、政治學。著有『未完のレーニン』(講談社選書メチエ)、『「物質」の蜂起をめざして――レーニン、〈力〉の思想』(作品社)、『永続敗戦論――戦後日本の核心』(太田出版,合著有『日本人が知らないウィキリークス』(洋泉社新書)。
※譯者簡介
黃錦容 譯
國立政治大學日本語文學系教授/系主任。日本筑波大學畢。學術專長為「日本近現代文學」、「女性主義研究」、「日本次文化研究」、「日本戰後社會思想研究」。經典專書譯注:九鬼周造《粹的構造》(聯經出版,2009);專書譯注:東浩紀《遊戲性寫實主義的誕生:動物化的後現代2》(唐山書局,2015)。

台灣版序
導讀

第一章 「戰後」的終結
 第一節 「我們活在侮辱之中」─後三一一的經驗
 第二節 「戰後」的終結
 第三節 永續敗戰

第二章 告知「戰後的終結」之物─對外關係的各種問題
 第一節 領土問題的本質
 第二節 北韓問題所見之永續敗戰

第三章 作為戰後的「國體」之永續敗戰
 第一節 美國的影子
 第二節 至今為止戰勝了什麼

結語:三個光景
後記

中南海
金正恩與他的核
子武器:一觸即
發的世界危機
電影與政治
認識聯合國
什麼?!這才是
真的北韓人:看
韓劇、聽K-P
OP、當低頭族
,以及與脫北者
親戚往來的日常
生活
虎媽對全球化的
預言:輸出自由
市場與民主政治
會換來種族仇恨
和世界動盪




第一章 「戰後」的終結

第一節「我們活在侮辱之中」──後三一一的經驗

  「我們活在侮辱之中」
  二○一二年七月十六日,在東京代代木公園舉行的「再見核電十萬人集會」之中,大江健三郎引用了中野重治的話語,如此說道。這句話,巧妙且精確地說中了三一一以來我們所被擺放的狀況。沒錯,我們正活在侮辱之中。我們被迫活在侮辱之中。大江的這個發言,直接指向以推翻高漲的反對聲浪的型態,關西電力大飯核能發電所竟然以「守護國民生活」(野田首相•當時)為理由而強行再啓動這件事。但,其內涵的意味是更為廣泛的。
  從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以來持續發生的事態,一個接一個地攤在陽光下的各種事件所顯示出的整體,只能稱之為是對住在這個日本列島上大部分的人之一種「侮辱」。以那個事故作為契機,讓日本這個國家的社會,暴露出了其「真正的」結構。所暴露出來的,是這個國家的人民被何種性質的權力所統治、所生活之真正結構。令人悲傷地,這個結構用「侮辱」來稱之是恰當的。
  所以,我們可以生氣;事實上也正在生氣;同時也應該生氣。我們到底承受了多少侮辱?又或是我們正承受著多少侮辱?──因為人類是健忘的生物,所以我無法在此一一羅列出來。但是,在此回顧並多少確認這個事故,也應該不是毫無意義的事吧!

「侮辱」 的經驗

  首先,事故發生當時,政府並沒有盡全力疏散核電廠周遭的居民避難。最能說明其來龍去脈的,就是在當時並沒有對民眾公開緊急時迅速放射能影響預測網路系統(SPEEDI)的資料這個事實【1】。而且,這份資料對國民隱匿之外,但另一方面卻完整地提供給了美軍【2】。菅首相(當時)則稱他「不知道」SPEEDI的存在,不斷繼續撇清關係。當然,關於此事,民間事故調查委員會也嚴厲地批判SPEEDI根本只是「為了維持核電廠的建設地點,以便收買居民的安心的『欺騙假情報』罷了」【3】。開發工程花了三十年以上的歲月,投入一百億日圓以上的資金,為了每年花費七億日圓稅金投注在維持營運的這個裝備,事實上竟是如此地被使用。而一如往常,這件事依然沒有一人為此被追究責任。
  我們也有必要重新回想起,成為流行名言的「預測之外」(想定外)一詞其中的內涵。沒有預想到全部電源喪失事故的政府•電力公司,本身在事故以前所採取的方針原本就在討論範圍之外了。更具體地來說,在二○○六年的國會中,吉井英勝眾議院議員(共產黨)就已經提出「有關如何從巨大地震的發生導致安全機能喪失等核電廠的危險來保護國民的安全之提問書」。指出核電廠有可能因地震•海嘯而引發全部電源喪失的問題。更何況,不必等這些來自外部的批判,東京電力本身長期也一再反覆地檢討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海嘯對策強化的必要性。現今的這些報導多為二○○六年【4】與二○○八年【5】間的東西。但東電卻在自己公司的事故調查報告書上,基本上仍持續地遵守著從事故發生當時以來不斷重覆聲稱的「預測之外」的說明。
  我們不可忘記,事故現在還是距離善後完成的狀態十分遙遠。事實上,即便是現在,仍有許多人蒙受著被曝的風險在現場從事作業。依據種種的報導判斷,相較於這些任務之關乎死活的重要性及危險性,也難以認同這些人受到了應得的待遇。首先,二○一二年十二月時,由政府發出的事故「善後完成宣言」完全只是矇混欺瞞。不清楚溶解的核廢料實際究竟在何處,也尚無法把握原子爐收納容器破損的地方及程度,加上也沒有找出方法來取出最終已使用完畢的燃料。甚至連是否能開發出安全的取出方法一事,也是不透明的狀態。無視於上述的種種狀況,強行宣布「善後完成宣言」。政府與東京電力以此為依據(?),片面停止了作業員接受免費健康檢查的權利【6】。有報導指出,在如此不合理的待遇之下,作業員的確保也更趨困難【7】。
  現場的問題被總結起來的型態,可以看出,在事故前核電廠勞動上就存在著隱匿被曝、隱匿勞災、成為薪資榨取溫床之複雜怪異的多重承包結構。在這個三臺原子爐接連融化、建築物屋頂也吹飛了之前所未聞的事故現場,只有這個結構仍然頑強地殘存下來。
  在此,顯露出兩個問題點。第一,盡可能地降低從事此類作業的人們之危險與健康受害問題,並給予其應得的報償之體制並未建立完成。這是第一個關乎人道的問題。第二,是政府是否抱有要讓這個事故在真正的意涵上予以善後的意志這個問題。無論誰都懂得,事故之本來意義的善後問題,是現在日本國家必須以第一要義地視為優先、全力去處理的規劃課題。因此,若我們一個個詢問政治家及相關的高層級抑或是下層級官吏是否有這個意志之時,他們全體大概都會回答「有」吧。但是,關係者全體所擁有的意志,在現實上並沒有成為組織總體的意志之必然性。約在七十年前,這個國家各界的權力者•有識者,幾乎全體在理性上認知到「打了絕對會輸(因此,不應該開打)」,卻仍然開戰了太平洋戰爭。也就是說,問題在於現在的政府組織是否實際有能力體現出願意建構可以適當處理事故之體制這點上。固此,相關人士在主觀意識的層次上要如何思考,那是沒有意義的。仍然由舊態依然的〈無責任的體系〉(丸山真男【8】)的結晶一般之多重承包的勞務結構來承擔現場的作業的這個事實,不正是象徵著如此的體制是不存在的嗎?認為〈無責任的體系〉足以解決由〈無責任的體系〉所引發的事故。如此的夢想不僅是空虛的,更是危險的幻想。就如同對核電廠業界的關係者來說,核電廠的「安全神話」比起實際的安全還更具重要地位。我們也已經看到,對於當今的政治家來說,比起實際上事故的善後作業,「善後完成的宣言」一詞,被認知是遠遠重要的東西。當然,如此的「夢想」有可能瞬間轉化為「惡夢」的。
  若要一一舉出「侮辱」的內容,是沒完沒了的。但我們不能不提出東京電力這個公司現在還仍然存在的這個事實。讓同公司續存的這個決定,是為了確保當下電力供給的安全性。在這個課題之上,更重要的是為了確保住核電廠事故伴隨的賠償•補償的主體下之苦澀的選擇這個側面因素的存在。只不過是因為如此的理由而讓它殘存下來的企業,竟在被要求其進行高爾夫球場的除染之審判場面中,放言大談飛散的放射線物質,「認定為原本便是無主物的想法是符合實際狀態的」【9】。因此堂而皇之地主張他們沒有除染的責任。而且,如此厚顏無恥的主張竟然被法庭採納,獲得勝訴。因這次的事故而受害,而且不斷繼續受害,可預想得到未來也會不斷有無數受害的群眾存在。從這個事件,我們可以如實地看出這個公司與政府,他們是用怎樣的態度在面對這些受害人們。
  而且,「侮辱」的內容也不僅限於和核電廠相關的事件。承受了那個地震與海嘯,許多國民分割出自己部分的勞力及資金,對受災區域及避難災民提供了各式各樣的援助。現在也仍有許多人在持續著如此的援助。這個巨大的天災所帶來的傷痛,就由國民全體來一起分擔承受的感情,對官僚機構來講,卻僅僅是擴大各省的權益及權限之絕佳機會。這便是所謂「復興預算的流用」問題。二○一二年九月,這個意圖被揭露之後【10】,事態發展到政府做出十一月預算之執行停止的政治判斷【11】。
  上面略述的「侮辱」內容一覽,當然只是其中一部分。以政府仍繼續賣弄著事故發生當時的議事錄根本不存在這類遁詞(我確信這些議事錄是存在的。如果真的不存在的話,那政府最好因其過分的無能就趕緊解散比較妥當)這件事為首,侮辱的事件仍無數地存在著。因此,我們是「活在侮辱之中」。但,我們必須銘記在心,讓我們活在如此「侮辱」當中之權力的結構、社會的結構,並非是由三一一這個災難所造成的。這次的事故,正是在我國的歷史中不斷地被存續•維持•強化,而在表面上卻長期被隱藏住的東西。在災害的當下,以任何人都可一目瞭然的型態呈現出來而已。要言之,現行的體制無疑就是戰前•戰爭中的〈無責任的體系〉這個徹底腐敗後的產物。
  然而,不只是政府應該成為被批判的對象。更明確呈現的問題是,陷入結構性腐敗的不只是政府和電力公司這件事。本來被期待應該盡到對國家權力的監視功能之大眾媒體或大學•研究機關等其多數,也顯露出如此完全荒廢至極的姿態。
  若要舉出一例,核電事故發生當時,日本氣象學會的理事長,在學會的網頁上針對同學會會員提到:「學會的關係者若提供伴有不確定性的資訊,則可能攪亂國家的防災對策相關資訊」;「防災對策的基礎,在於以可信賴之單一資訊為基礎展開行動」【12】。試圖抑制氣象研究員們公開發表放射線物質之擴散預測的動作【13】。
  僅僅從此類行為舉止解讀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這般所謂御用學者的心態是不夠的。在理事長的發言之中,尤其令我不禁黯然的,便是「關於放射線的影響預測,國家的核能防災對策之中,文部科學省等已經整備好足以信賴的預測系統;並基於預測系統提供了適切的防災資訊」這個發言。或許,這個理事長並不是意圖說出言不由衷的話,也並非是特別不誠實的人。亦即,他一定是實際上真的相信上面所引述的內容。若是如此,這些發言被視為現代日本知識份子之知識荒廢的紀念碑是妥切的。
  會如此說,是因為對照起「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這句話是描述時而知性又時而狡猾行動之統治者的處事原則的諺語。他竟然沒有察覺到認真地說出「(政府)已經提供了適切的防災資訊」這種看似知性的發言,正顯示了這個理事長他的理智已經完全崩壞了。自己甚至沒有注意到說著多麼意義不明的話。「(政府)提供了適切的防災資訊」﹔「我相信我們被提供了適切的防災資訊」﹔「我期待(政府)能提供我們適切的防災資訊」等等這些言語表達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正因為明明並沒有適切的資訊流放出來,卻說出「有提供資訊」這種違反客觀事實的表達,如此說法是不可能認同的。若是如此,理事長原本除了敘述「相信」、「期待」等主觀的確信之外,其實是無話可說的,但是他卻做不到這點。也就是說,這個有著高尚頭銜的人物,要他僅止於在「信念的表明」這種形式上做出發言,他是做不到的。因此,在此產生了「有提供資訊」這種不知道是在敘述說話者的主觀確信,還是在表述著客觀事實這般無法判斷之不知所云的表達。因此,正確說來,這種說詞甚至連一個御用學者的語法都談不上。這種說詞在主體性而言,已經是化為僵屍的語言。
  就有關學術領域上而言,在此有必要提及目前覆蓋住大學的狀況。工學系各學部與核能利用相關企業•組織之利害關係是非常緊密的。不用說,以利益權利所連結的強固同盟,他們長期以組織性力量封殺了各種對於核能利用的所有批判。但事情演變至今,仍將核電問題視為禁忌的社會氛圍,讓人覺得在一部分大學中已經形成了醜陋邪惡的全體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