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參與的框架與擴散:法、德、英的參與式預算
Framing Citizen Participation:Participatory Budgeting in France,Germany and the United Kingdom
原文作者╱
Anja Röcke
作  者╱
安雅•羅可
譯  者╱
白舜羽 譯
出版社別╱
主譯出版-國家教育研究院 / 總經銷-五南圖書
出版日期╱
2017/01/31   (1版 1刷)
  

I  S  B  N ╱
978-986-05-1681-4
書  號╱
1JF8
頁  數╱
224
開  數╱
20K
定  價╱
280



起源於巴西愉港的參與式預算儘管被譽為民主創新的成果,在擴散到世界其他地方時仍成效不一。本書藉由深度的經驗與理論分析,詳細解釋參與式預算在法、德、英三國的擴散動態,和框架與調整適用的過程。探討的問題包括參與式預算的國家特徵、及其促使社會更加民主的潛能。據此,本書針對三個歐洲國家的參與式預算倡議,進行理論上創新、經驗上紮實的綜觀,並對其提供批判性評估。本書的雙重焦點為個別案例的擴散及施行中的框架,並對其成果進行系統性評估。透過本書的分析,可以更深刻地理解參與式預算及其他公民參與制度流程的「成功因素」與成果。

安雅•羅可( Anja Röcke)

現為德國柏林洪堡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的助理教授。她研究參與式民主及民主創新,近期也涉獵教育社會學。她研究過不同的參與式流程,從柏林的公民陪審團到歐洲的參與式預算,並在這些議題上有許多相關著作。
※譯者簡介
白舜羽 譯
臺大工商管理學系、哲學系雙學士,挪威科技大學應用倫理碩士,英國雷丁大學商學院博士候選人。
譯有《有毒污泥愛你好》、《輕輕鬆鬆實踐綠設計》、《父親的罪》,
合著作品《倫敦腔:兩個解釋狂的英國文化索引》。

謝 辭
引 言

第一部分 分析架構:框架、擴散與民主創新
 第一章 框架與擴散
 第二章 公民參與及民主創新
 第三章 一項民主創新:愉港的參與式預算

第二部分 參與式預算國家模式的發明?
 第四章 法國:「近鄰」民主與參與式民主
 第五章 德國:諮詢、現代化與「公民城鎮」
 第六章 英國:社群培力的國家策略
 第二部分 小 結

第三部分 從框架到民主創新?三個參與式預算的在地案例
 第七章 學校裡的參與式民主?法國波圖-夏洪大區的案例
 第八章 參與式預算作為「公民城鎮」?德國柏林利希騰貝格的案例
 第九章 一種由上而下的社群培力流程?英格蘭索爾福的案例(英國)
 第三部分 小 結

結 論
註 解
參考書目
索 引

團體工作-理論
與技術
風險管理-理論
與實務
社會福利行政
不受統治的藝術
:東南亞高地無
政府主義的歷史
越南移工:國家
勞動輸出政策及
其社會發展意涵
知識因:知識演
化論(知識社會
學)




引 言
  「對我們來說,真正的參與式民主必須做到真正的權力分工﹝⋯⋯﹞要不然你只是應對公民諮詢、傾聽他們的聲音、接近他們⋯⋯儘管這些都很重要。但真正的參與必須要能作成決策,或至少可以影響決策。」這段話語出法國波圖-夏洪大區主席塞格琳•賀雅爾(Ségolène Royal)的前任顧問,賀雅爾是主導地方高中參與式預算(PB)流程實踐的擘畫者。在此案例中,參與式民主成為新參與流程的主要參考架構,此流程讓一般人民即使未經選任,也可參與公共預算的分配。參與式預算在1980年代後期首創於巴西愉港,現已成為民主創新的「經典」案例,與英屬哥倫比亞公民議會(Lang, 2007)或芝加哥社區警務(Fung and Wright, 2003c)等量齊觀。在呼應這種新參與式體制的潮流下,「參與式民主」的理想應運而生(Genro, 1998, 2001; de Souza, 1998)。參與式預算在2000年代間以強而有力的新型態擴散全球,重啟這個來自1960年代的主要訴求(Wainwright, 2009: 22),並成為世界各地左翼與另類全球化運動的主要參照之一。
  本書所處理的理念是關於公民參與及其在參與式預算倡議中的角色,理念在此被視為「框架」(frame),即相對融貫但有彈性的「概念包裹」(ideational packages)(Polletta and Kai Ho, 2006: 191)。行動者不管有意無意,為求更有效地「理解」世界與/或公開發表訴求時,都會運用到這些概念包裹。這項研究計畫的開端,是觀察到2005年前後,法國、德國與英國投入參與式預算的人士,在爭論參與式倡議的目標與意義時,經常援引不同的概念。在德國,提倡普及參與式預算的人士,通常會提到公民城鎮(Bürgerkommune),內容包括增進公民參與,但通常排除參與式民主概念中的權力分工;然而參與式民主在法國的公共論述中,幾乎與公民參與畫上等號;在英國,參與式預算則往往連結到社群培力及社區發展的理念。此外,這些國家實行參與式預算時的程序型態,似
乎也見證了特定的國族特徵。這些觀察引發了兩個主要問題:(1)就英、法、德參與式預算倡議中的擴散、實踐與成果而言,理念作為框架扮演了何種角色?(2)這些國家中參與式預算的具體成效為何?換言之,若民主創新的定義是為了改善民主制度運作所著意建立的新穎流程,可否視參與式預算為民主創新?亦實際達成了此目標?為了回答這些問題,亦有必要針對參與式預算的擴散動態以及調適參與式預算時,這三個歐洲民族國家框架的角色,進行更精確的理解。本章將提供這個主題的概覽、使用文獻與方法論架構。